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梁鼎芬的胡子和辫子  

2010-05-10 10:53: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鼎芬的胡子和辫子 - 思公 - 思公 

 

梁鼎芬的胡子和辫子

 

梁鼎芬(1859—1920年),字星海,号节庵。广东番禺人,清季一大闻人。广东清末民初有过几大名人,紧邻番禺的南海有康圣人有为,香山出个孙大炮中山,佛山有个汪精卫。康,孙,汪名声都比梁星海大,但是在清末文人当中,梁是个星海老怪,他的名气不亚于上述几位。梁一生没当过多久官,可是干的事不仅出名,而且有趣,要是现今,肯定是明星级人物,专门吸引眼球的酷人。

梁鼎芬1880年年仅22就高中进士,授职翰林院编修,可谓少年得志。当时朝内清流清议盛行,谏臣文士放言无忌,时值法国对越南用兵、步步进逼,负责督办越南事宜的李鸿章秉承慈禧意旨,主和不战,迁延观望,朝议燥腾。梁鼎芬少年新进,血气方刚,趁着热议,上一道疏,弹劾深受慈禧太后宠信的北洋大臣李鸿章,曰有可杀者六,痛遭朝廷严谴,他被斥为“妄劾”,“交部严议,降五级调用”。梁的官职本来就不大,仗着翰林院的职位才刚够上书言事,这连降五级,还不直接当衙役了,没辙,他只好遂辞官返乡。

官当不成,梁的名声可是名扬四海,李鸿章当时正如日中天,弹劾他正是自己也可得名的买卖。果然梁回到广东,省内书院纷纷延请礼聘。粵中大书院,有欲延为山長,但是有议论说他年少不相称。梁当时不过20多岁,当教喻尚勉强,当校长确难以服人。梁听说后曰:“此易辦耳,愛少則難,愛老則易。”小梁宣布从此蓄须,还特此举行蓄须仪式。立春日,大开春宴,称“贺须会”。广东名流纷来捧场,粵中名流賀之,香山黃蓉石孝廉,广州詩人也,其在《山草堂燼餘詩》卷六丁亥存稿,刊有賀節庵蓄鬍詩:

  “留侯狀貌如婦人,傾家袖錐西入秦,一擊不中走道路,道逢老人呼納屨。老人頷髭白如雪,留侯心肝堅似鐵,韜精待作帝王師,豈徒魯連與秦絕。歸來翩翩尚年少,胡為唇吻奮鋩戟?韓非說難孤憤存,荊軻怒髮衝巾幘。嗟君行年二十九,識面却從亥溯酉,一朝失意欲成翁,千丈絲愁行白首。髯蘇本是惠州民,張鎬已甘窮谷叟。松針怒茁當春陽,本色鬚眉未是狂,安知從遊赤松後,不作长髯帶革囊。”

  附書札云:「節盦足下:審立春留鬚,憶莫延韓戲袁太冲家青衣云:『鬚出陽關無故人。』昨酒間得新令,拈春字集唐詩二句,上下意相連屬者,僕得句云:『春色滿園關不住,洩漏春光有柳條。』蓋諺云五柳鬚,而足下又却以立春日留鬚,此事屬詞,真堪噴飯。雖然,謔也而虐矣;然如此名句,妙手偶得,不以奉贈,殊覺可惜,輒以告君。」

从此梁鼎芬为当校长开始蓄须,你别说,留胡子后他这校长还真越当越顺。当初梁上严折,很受清流激赏,清流健将张之洞后来放广东巡抚,不仅将梁收为幕府嘉宾,还让其执掌广东最大书院广雅书院的山长,后来张总督多省,梁一直跟随,主管教育。张之洞锐行新政,学堂林立,“言学事惟鼎芬是任”。 特别是在武汉创办两湖书院等,成晚清一教育巨魁。

说完梁的胡子,再说几句梁的辫子。梁的一生趣事颇多,暂且不表。他追随张之洞几十年,张对他优礼有加,不过有一说,梁颇有心计,他买通张的仆人,将张每日所读之书密告他,得到暗报,他去大作功课,结果让张之洞更佩服他学问渊博,无所不晓。张之洞义和团乱后,调京城,入军机,掌权枢。后任端方继任两湖总督,端方是晚清比较开明大员,推行“立宪政治”,他和梁鼎芬意气相投,成为莫逆,端方甚至让他再拉入官场,出任武昌知府。梁对端方感恩不尽。辛亥革命前,端方被朝廷派往四川,特命处理风起云涌的“保路运动”,途中,武昌起义,端方被杀于川境。

不久端方尸体被运回武汉,这时武昌已成革命军天下,梁低调为端方料理后事,他不肯割辩,带着个大风帽藏起辫子。一个则记载关于梁鼎芬辫子的故事,“節庵亦以感恩故人之意,由滬來漢,住漢口大旅社,辮髮短垂,終日戴長尾紅風帽,不露頭角。戴風帽者,師黃梨洲入清妝束也。黎元洪時為中華民國副總統,兼湖北都督,駐武昌,聞之,一日坐都督府,飯後閒話,予亦在座,黎發言曰:梁節庵終日戴風帽,怕人見其辮子,保護甚周,我預備在都督府請他過江宴會,將他辮子剪去,豈不甚善?時興國曹亞伯起立曰:我一人願了此勾當。於是全帖請梁赴府大宴,節庵返帖不來。黎曰:節庵辮子,剪不成了。曹亞伯曰:我統率人馬,過江割之。黎曰:祗剪其髮,勿傷其體。當夜,曹往漢口大旅社見梁曰:先生太熱,請去風帽,勿講禮。梁不應,後至者在梁後,揭去風帽,梁乃以兩手緊掩辮髮;又一人持剪動手,梁乃倒地,兩手護髮,以頭觸地板。又上二人各執其手,持剪者乃一剪而去其辮,再剪三剪,梁先生頭上,已如牛山之濯濯矣。剪者呼嘯而去,梁乃伏地號哭,舊門生如屈德澤等十餘人,咸來慰問。予亦門生之一,後至,見其坐擁風帽流淚。當夜梁即奔上火輪,乘船東去。”

梁鼎芬在清亡后自愿到西陵给光绪守墓去了,辫子也又留起来了。他曾在清朝旧臣中募捐修陵,广受同情,时任总理的赵秉钧还资助在西陵给他盖了几间房舍,他用募来的钱买了很多树种,大搞陵区绿化,前后共栽树四万余株,人称近代绿化先驱。张勋复辟,他曾短暂回京,赏个帝师虚衔,他跑到总统黎元洪府邸要其辞职,索要印信,黎元洪赶快溜出北京。但这也就是昙花一现,没几天,随着复辟失败,他只好又回西陵了。梁鼎芬于20年病故,本人的传世文字不多,他残存下来的诗文、书信,以及奏折与官文,就显得十分珍贵。梁鼎芬死前留言:“我生孤苦,学无成就,一切皆不刻,今年烧了许多,有烧不尽者,见了再烧,不留一字在世上。我心凄凉,文字不能传出之也。”黛玉葬花,星海烧文,可以相比。

梁的同乡康有为曾赋诗赠星海:“一别三年京国秋,冬残相见慰离忧。代陈北阙有封事,醉卧西风剩酒楼。芍药翻红春欲老,杜鹃啼碧涧之幽。繁花零落故人往,惆怅当时旧辈流。”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