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金銮琐记》诗中闹义和团的荒唐事  

2010-03-29 10:1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銮琐记》诗中闹义和团的荒唐事

 

1900年闹义和团,举国叫嚣杀洋人,朝廷先剿后抚,最后在慈禧和昏庸的满族王公和保守大臣怂恿下,引义和团入京,大街斩公使,围使馆,向万国宣战。演出种种匪夷所思荒唐事。清末有几种时人笔记描述甚详细,如罗惇曧《庚子国变记》,恽毓鼎《崇陵传信录》,岑春煊《乐斋漫笔》等等,大多亲闻亲历,史料价值很高。其中还有一本高树所撰《金銮琐记》更是一本奇书,全书有130首绝句述史诗,所咏多庚子年间内廷事,饶有风趣,可见当年官场诸多荒唐故事。

四川泸州南门高家,算蜀中书香望族,清末出现过他们高家兄弟一门四举人三进士,在当时是引起轰动了。庚子年高树以军机章京的身份接近清政府的枢机,军机章京也称小军机,官仅四品,但因处权力核心,上通皇帝,下达督抚大员和部院大臣,了解政情,熟悉宫廷内幕,历来所重。所记系耳闻目睹和亲身经历,高树的《金銮琐记》诗中所言义和团事,多为亲历亲闻,他本人也随慈禧金銮一起西逃。下面挑几首高树的诗说说庚子年间荒唐事。

(一)

涿鹿回车草奏笺,婀娜深得相公怜
百人惨戮称遭劫,酷吏心肠铁石坚

注云:刑部尚书赵舒翘,为刚毅所保荐,极博刚之欢心。刚命往涿州察视团匪,密约入京,回京言团匪甚忠义,刚大悦,团匪亦蜂拥至,日以禁洋为事。城外良民老幼男女,将近百人,团匪诬以白莲教,杀之于菜市,舒翘不救,但言劫数而已。

这首诗叙述保守大臣刚毅,赵舒翘等引来义和团,在京杀戮情况,据《庚子国变记》载“拳匪于右安门焚教民居,无论老幼男女皆杀之。继焚顺治门内教堂。城门昼闭,京师大乱。有旨义和团作乱当剿,而匪势愈炽。正阳门外商场,为京师最繁盛处,拳匪纵火焚四千余家。数百年精华尽矣。火延城阙,三曰不灭。时方称拳匪为义民,莫敢捕治之。”“城中焚劫,火光蔽天,曰夜不息,车夫小工,弃业从之。近邑无赖,纷趋都下,数十万人,横行都市。夙所不快,指为教民,全家皆尽,死者十数万人。杀人刀矛并下,肢体分裂。被害之家,婴儿未匝月亦毙之,惨无人理。” 
(二)

殿上咆哮起立愆,端王气焰已熏天
至尊手挽臣衣袖,伪说臣将御袖牵

注云:庚子秋召见臣工,皇上泣曰:“围攻使署,大启兵端,朕一身不足惜,如宗社何?如太后何?如天下臣民何?”命许景澄跪近前,曰:“汝见外洋有此等事否?”以手揽许袖而泣。端王起而咆哮曰:“许景澄,汝拉皇上衣袖何为!”许曰:“是皇上拉臣袖。”皇上闻之,即释手。

(三)

佩符习咒羽林郎,红锦缠腰入未央
谁把干戈作儿戏,六街都唱小秦王

注云:非端王不至大乱如此。

这2首诗描述义和团主要支持者端王载漪嚣张气焰,端王是庚子年拳乱祸首之一,他在自家府里也设坛,家丁头裹红巾,以义和团自诩。端王是道光皇帝的孙子,他的福晋叶赫那拉氏,与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是姊妹,是承恩公桂祥的女儿,即慈禧太后的侄女。

《庚子国变记》载“端王载漪谋废立,先立载漪之子溥俊为大阿哥,天下震动,东南士气激昂,经元善连名上书,至千数人。太后大怒,逮元善。元善先入澳门,屡索不与。载漪使人讽各国公使入贺,各公使不听,有违言。载漪愤甚,曰夜谋报复。会义和团起,以灭洋为帜,载漪大喜,乃言诸太后,力言义民起,国家之福。遂命刑部尚书赵舒翘、大学士刚毅及乃莹先后往,道之入京师,至者数万人。”“载漪于邸中设坛,晨夕虔拜,太后亦祠之禁中。京官纷纷挈眷逃,道梗则走匿僻乡,往往遇劫,屡濒于险。或遇坛而拜求保护,则亦脱险也。”

(四)

八十高年徐太师,伧言俚语信偏痴
谁言避炮猩红染,瞽说无根豫席之

注云:瞎叟豫师言,樊教主以妇女猩红染额,炮不能中,徐相信之,豫师字习之。

(五)

学守程朱数十年,正容庄论坐经筵
退朝演说阴门阵,四座生徒亦粲然

注云:徐相素讲程朱理学,在经筵教大阿哥,退朝招各翰林说阴门阵,盖闻豫瞎之言樊教主割教民妇阴,列阴门阵,以御枪炮云。樊实无其事。

(六)

八卦由来属大阴,肉屏风下阵云深
何时玄女传兵法,欲访青州张翰林

注云:徐荫轩相国传见翰林,山东张翰林曰:东郊民巷及西什库洋人,使妇女赤身围绕,以御枪炮。闻者皆匿笑,荫老信之。

这三首诗所说徐相国即大学士徐桐,是著名晚清保守派,抱守旧学,素恨西洋一切事物,他自己在东郊民巷居所由于邻近使馆,他曾在门上贴对联云:与鬼为邻,望洋兴叹。此人还是两代帝师,在士大夫中颇具影响。但诗中琐记真无比荒唐,他听信谣言,这里说樊教指西教,他竟对什么妇女经血辟邪,什么女子阴户成阵都相信,对义和团那一套刀枪不入看来也深信不疑。昏庸至此,不可就药。果然,在北京城破,他带一家十数口都自尽了。

《庚子国变记》载“义和团谓铁路电线,皆洋人所藉以祸中国,遂焚铁路,毁电线。凡家藏洋书、洋图皆号二毛子,捕得必杀之。城中为坛场殆遍,大寺观皆设大坛。其神曰洪钧老祖、梨山圣母。谓神来皆以夜,每薄暮,什百成群,呼啸周衢。令居民皆烧香,无敢违者。香烟蔽城,结为黑雾,入夜则通城惨惨,有鬼气。神降时,距跃类巫觋,自谓能祝枪炮不燃,又能入空中,指画则火起,刀槊不能伤。出则命市人向东南拜,都人崇拜极虔。有非笑者,则戮辱及之。仆隶厮圉,皆入义和团,主人不敢慢,或更藉其保护。稍有识者,皆结舌自全,无有敢讼言其谬者矣。义和团既遍京师,朝贵崇奉者十之七八。大学士徐桐、尚书崇绮等,信仰尤笃。”

 

(七)
伏韬衷甲卧雕鞍,巷口居民不许看
闻道前军藏大帅,低头牵马渡桑干

注云:仪鸾殿见外国公使,董福祥立殿下,大吼曰:“我不怕洋人!”及败逃,狼狈若此。

这首诗记载陕甘总兵董福祥庚子年入京事,董曾是回族起义军,被左宗棠收服,升任陕甘提督,调入荣禄武卫军,庚子年调董军入城护卫,威风凛凛,其军队配合义和团攻打使馆和教堂,北京城破后落荒而逃,也是一大讽刺。后来,外人强烈要求杀董,但董因护送慈禧西逃有功,在慈禧保护下仅以免职处理。

《庚子国变记》载“太后旋命董福祥及武卫中军攻交民巷,炮声曰夜不绝。拳匪助之,披发禹步,升屋而号者数万人,声动天地。洋兵仅四百,董福祥所部万人,攻月余不能下,武卫军死者千人。董军、武卫军与拳匪混合,恣意劫掠。”“董福祥战于广渠门,大败。时曰暮,北风急,炮声震天,风雨暴至,乃休战。七月二十曰,黎明,北京城破,敌兵自广渠、朝阳、东便三门入,禁军皆溃。董福祥走出彰仪门,纵兵大掠而西,辎重相属于道。彭述方遍谕五城,谓我军大捷,夷兵已退天津矣。及城破,印度兵屯于道,都人尚谓回部救兵来也。”

(八)

西库围攻计妙哉,佛门弟子是奇才
龙刀一柄经全部,函请神僧下五台

注云:尚书启秀,函请五台山僧普净来京,攻西什库教堂。僧言关圣降神附其身,携青龙刀一柄,《春秋》一部,骑赤兔马往攻,入阵便中炮亡,惟马逃归。

这首诗又记载一趣闻,尚书启秀满洲正白旗库雅拉氏人。字松岩,号颖之(颖芝)。同治四年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改刑部主事,历任内阁学士、工部侍郎、刑部侍郎、礼部侍郎、户部侍郎、理藩院尚书、都统、内务府大臣等职。戊戌政变后,为大学士徐桐举荐,授礼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启秀上折奏请从五台山请来和尚助阵,结果大师来,捧着《春秋》书,拎着大刀,号称关公附体,以为刀枪不入,上阵便亡。义和团这种情况不少,以封建迷信对抗现代科技,最后都自食其果。老百姓有些愚昧尚可原谅,大臣要员如此愚昧实不可饶恕。

《庚子国变记》载“东交民巷使馆,以塞门德土为垣,严拒守,不能破也。尚书启秀奏言,使臣不除,必为后患,五台僧普济,有神兵十万,请召之会歼逆夷。曾廉、王龙文,请用决水灌城之法,引玉泉山水灌使馆,必尽淹毙之。御史彭述,谓义和拳咒炮不燃,其术至神,无畏夷兵。太后亦欲用山东僧普法、余蛮子、周汉三人者,王龙文上书所谓三贤也。普法本妖僧,余蛮子以攻剽为盗魁,至尽发蜀中兵,乃捕得之。”

   

  评论这张
 
阅读(15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