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李白借助毒品成诗仙  

2009-10-19 19:2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白借助毒品成诗仙 

我并没专门学过古文,但有时写文章总是文白混杂,所以这样,有可能读古书读多了,记得很久前在工厂上夜班,曾把玩一本《唐诗三百首》,立志背下来,每晚背一首,坚持了几个星期,不了了之,但是不少诗都忘了,惟独李白的几首仍能脱口而出。本人有个毛病,干事没恒性,往往干事刚有点眉目,就见异思迁,将前事抛弃,而且不再沾手。只有读书的毛病,算有个常性,主要因为晚上睡觉,不看几眼书,断睡不了,成了毛病。捧本好书自然变成通宵不眠,没好书,床头也总有些催眠的书,比如英文小说,也有一套《全唐诗》,聊做药引,陆陆续续,唐诗读了不少。静夜读诗,更有一番情趣,读多些,发现唐诗确实是李白为第一人,而且比其他诗人高有相当距离。后来者有学其仙风,一看就差一档次,杜甫呕心沥血,诗不能说不工,句不能说不丽,但比起李白,总差那么点神韵。良夜无梦,有时就寻思,太白之高,高在何处,为何如此高不可攀?

 

李白是个酒仙,这个人人都知道,很多人也认为他的诗借助了酒力,“李白斗酒诗百篇”吗。他喝酒是出名的,喝酒也确实能激发人的想象力,自古文人多好之。杜甫作了一首著名的诗《饮中八仙歌》,对唐朝八位嗜酒如命的名人作了生动的描述: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中眠。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曲车口流涎,

  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

  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

  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

  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

  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

  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

  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阔论惊四筵。

  

八个酒仙是同时代的人,又都在长安生活过,在嗜酒、豪放、旷达这些方面彼此相似。同样喝酒,但李白的诗还是比他们高一大头,可见酒力是有限的。这一想,有时就想到歪处,联想到近代很多天才,如疯狂的迈克。杰克逊,马拉多纳等超天才,都有吸毒的历史,而有些使人谜幻的毒品,能帮助他们做出超常人艺术成果。在古代,吸食毒品的历史很长,但那时不叫吸毒,也是合法的。一般巫师制作的混合液体,多含有麻醉剂或幻想类药物,让人产生幻觉,进入疯狂状态,而炼丹炼药,更是一种变相的吸毒。汉朝流行服用“五石散”,曹操也吃,据說是可以强身健体,於是“服石”之风盛行。据传服后混身发热,甚至要泡在冷水中才能解脫,有个大文人就是服五石散后脱光衣服在雪地跑,冻死了。有人索性躲在竹林中,脫光了衣服混日子,还被誉为高士。当时社会上流行宽肥的服裝,也与此有关。这可以说是古代的吸毒潮,所造成严重的社会危害,可以与今日的吸毒相比。 “五石散”从魏晋到隋唐,服者相寻,余嘉锡《寒食散考》等均有考证,曾以此药比鸦片,而余嘉锡“以为其杀人之烈,较鸦片尤为过之”,考史传服散故事,自魏正始至唐天宝,推测这五百年间,死者达“数十百万”。

 

我们知道,李白一生非常热衷于炼丹,他在诗中自云:“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诗中说炼丹吃丹的还很多,比如:“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另一:“太白何苍苍,星辰上森列,中有绿发翁,披云卧风雪。我来逢真人,长跪问宝诀。粲然启玉齿,授以炼丹说。仰望不可及,苍然五情热。吾将营丹砂,永与世人别。”唐代流行吃丹,不是秘密,几乎个个皇帝都热衷于炼丹,不少皇帝們也大都死于丹药。服丹身亡的皇帝就有唐太宗、宪宗、穆宗、敬宗和晚唐的武宗、宣宗等六個,中毒的皇帝还不算。而文人炼丹服药,更成上层社会的时髦风气。

 

白居易在晚年有思归诗一首:“退之(韓愈)服硫黃,一病訖不痊;微之(元稹)煉秋石,未老身溘然;杜子(杜牧)得丹訣,終日斷腥膻;崔君(崔元亮)誇藥力,經冬不衣棉;或疾或暴夭,悉不過中年。”白居易比李白晚些年代,所以没提李白,但李比他们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发现,李白写山的诗最绝,如幻如仙,简直是神来之笔,鬼斧天工,李白游山多与炼丹有关,今四川江油境内的紫云山是李白学仙和炼丹的地点。居安陆期间,于泰山炼丹,并开始真正饵食丹砂。后受元丹丘等之邀,在嵩山炼丹。也曾于曹南炼丹,李白中年后完全沉建在仙药和道书里。他一生三上庐山炼丹,晚年炼丹则集中在敬亭山一带。除此几处,罗浮山、泰山、经县蓝山下、落星潭边、南陵等地,也曾是他的炼丹之地。李白自己也曾说:“炼丹费火石,采药穷山川。”可见他曾为了获取炼丹的材料而满山遍野地跑;而且也曾“闭剑琉璃匣,炼丹紫翠房”。我怀疑,其咏山之诗的神来之笔,当有丹药之力。

 

李白高才不必多言,人也绝顶聪明,是几千年出一个的人物。但是他毕竟是人,别人也有才,也喝酒,也吃丹,比他还是差一大截,这奥秘只能猜了。根据考证,今人基本认定李白出生于中亚碎叶,今吉尔吉斯坦附近。因为在唐朝,“碎叶”在安西都户府的管辖之下,安西都户府是唐朝政府在西域的一个管辖机构。李白懂突厥文,曾让高力士脱靴,杨国忠研墨,读蛮文国书,据说李白的儿子名叫颇黎,用汉语就没办法解释其意义,但它是突厥语中“狼”的译音。狼是突厥人的图腾,是他们民族的象征。李白的女儿名叫阿依努尔,“阿依”是月亮,“努尔”是光。若意译,则是“明月光”之意。他家不是官员,但很有钱,估计是大商人。年轻时李白曾经短时间花去几十万金,诗中“千金散去复还来”并非虚言。碎叶城是丝绸之路的一个交通要道,中西交汇点。唐朝时中外贸易很发达,同时印度,阿拉伯的物品也大量流入内地,其中就有香料和毒品(当时不称毒品,只是香料药材)。

 

中国的鸦片与罂粟,是在唐初由阿拉伯商人朝贡献给中国皇帝而逐渐流传开来的,《旧唐书》载:“乾封二年(西元667年)拂霖遣使獻底也伽”。经过德国学者夏德(Friedrich)以及中国学者岑仲勉等的研究,“拂霖”是伊兰语Frwm、突厥文Purum的译音。“拂霖”也称大秦,也就是东罗马帝国,其中心位置约在今敘利亞。“底也伽”,古音為te ya ka,是当时西方世界的珍貴药品,主要成分是鸦片。后来鸦片通常称作“阿芙蓉”。“阿芙蓉”一词是从阿拉伯語Afyun音而來的,而近代“鸦片”的名字直接来源英語Opium。李白是不是有条件近水楼台先得到类似鸦片的药吸食呢,根据他的条件,很有可能。他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

 

“客有鹤上仙,飞飞凌太清。扬言碧云里,自道安期名,两两白玉童,双双紫鸾笙。飘然下倒影,滌忽无留形。遗我金光草,服之四体轻。将随赤松去,对博坐蓬瀛。”

 

李白会不会有特殊的丹药使其服用,产生更强烈的幻觉,有利于他的诗歌创作,姑妄猜之。印度曾有一个国王,莫卧儿王朝第十二任皇帝巴哈杜尔·沙,史称巴哈杜尔·沙二世。从小就是一个瘾君子,抽鸦片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但他同时也是一位著名诗人,经常写出优美的诗歌。另外李白的死也值得怀疑,《唐摭言》中云:“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死”。后人多以酒醉言之,我感觉“水中捉月”更象吸毒而致。

 

古往今来,很多艺术成果和药品有关。原始社会的人普遍吸食大麻,他们创造的陶器和青铜器上的很多奇怪野兽造型,和飘逸的图纹,很难说不是在服用谜幻植物后超天才的发挥。今天世界很多民族仍保留巫师跳鬼风俗,人吸食特制的药水,如痴如癜。这些中国少数民族今天也有线索可查。李白完全可能得到当时从西方或印度传来的特殊幻药,服用后大脑神经产生强烈幻觉,幻听,幻像,而描述在诗中,就成为不朽的诗篇。你不信,现成还有个例子,前些年,有个脑子特别灵的人,他的想法和同时代的人很另类,他的话也特别经典,什么“活学活用”,“谁不说假话,谁就得垮台。”他把事情看得很透,说话就是经典,他就吸毒。聪明绝顶再加上吸毒,可能就要出超天才了,优秀的体质加上兴奋剂,就可能打破世界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