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我的大师哥们  

2006-12-01 12:35: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大师哥们

 

最近领导人号召要多出大师,闻此消息,哑然一笑。中国盛世空前,但少些大师锦上添花,是有点遗憾。可是出大师不像造皮鞋,压一压就出来了,我很怀疑我们的教育,是否能出大师。弹钢琴的郎郎,打台球的丁俊晖在各自领域算大师了,但都是爹娘逼着退学自己教育出来的。现在的学生从上学就追求分数,念一样的课本,如牛拉磨似的天天转,也没离开那个磨盘,还想着成千里马?好像有一个法国将军说过:如果做元帅须身经百战的话,那么我骑的这头驴子比我更有资格,它的战斗经历,比我丰富得多。天天在那应试读书和成为大师没关系,创造不出任何新东西。

 

大师是什么,是有自己的学问,创新的知识,陈寅恪说过:“中国书虽然多,但值得读的不过几十种罢了。其他无非是抄来抄去,不用看的。”他敢说这话,是把古书基本读遍了,创点新这么容易,你前面有几百代人,聪明人多了去了,你要不是无比的刻苦,无比的聪明,无比的思想自由,就别想大师这挡子事。有了这些,也还要有个宽容的环境,还要有人认识什么是大师。没有自由的学术环境,极大的个人空间,只能生产标准件。我有个朋友可以算准大师,可惜中国没有留住,但想起他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我这哥们姓熊,在澳州国立大学亚洲研究中心留学时我们有机会在一起二年多。现在他是美国一著名大学东亚历史系主任,前两年牛津大学李约瑟中心聘请主任,他是两位候选人之一,可惜落选了,要不然他将是牛津大学首位华人正教授,英国学制是一个系只有一个正教授,牛津还没有华人当过。我去国立大学留学,估计有点沾他的光,他是第一个解放后去那读博的学生,结果因为太出众,人家很积极给中国学生奖学金。

 

我比他晚去一年,正好他母亲和我父亲在一个单位,所以到学校我就找到他,他那形象可够呛,脸上没什么表情,一点不会说客气话,动作较慢,笑起来有点坏笑的样子,最醒目的是脖子带个厚海绵的脖套,后来知道他颈椎有点毛病,可能是总看书不活动落下的。他那屋到处放着摊开的大部头书,他支着脖子在那读,真是一景。

 

熊的父亲是中 宣部的,家住沙滩的老北大红楼的院里,68年插队去云南,不到一年,得了虐疾,后又患肝炎,回家养了几年,最终办了病退,分到街道小工厂,他不去,就那耗着,从69年到78年,他就在家呆着,干什么?面壁读书。他学英文,找的社科院陈翰笙当老师,那时有一帮人跟陈老学英文,包括刘少奇的女儿,后来王光美出狱为此曾登门拜谢。他当时买了好多旧的英文小说,陵格风英语教学唱片等。他和我说,他在院里也开了个班,他当老师,我们大学有个同届的学生,英文很棒,也住沙滩他们院里,我说起他,他自豪地说是他学生。除了英语,他还学古文,日语,历史等等,他没工作,后来本事大了,经人介绍,他曾去社科院考古所当过临时翻译。他和我说起过,给个外国医学代表团当翻译,提前背了很多医学专用词汇。他主要靠自学,英语不是一般的好,听说成仿吾学外语背过字典,背了很多遍,最后背一页,撕一页,老熊到没撕,但我知道他差不多是全背下来了。后来我们俩常一起在计算机室写论文,他成了我的字典,多古僻的中文字,我问他英文,他翻翻眼睛就能拼出来,但最常有的是骂我:你丫连这也不知道。

 

1977年高考恢复,他报的北京一外,口语考官是许国璋,他说他和许讨论了很多本英文小说,许最后给他5+ ,而最高是5分。但是体检他肝功能不正常,分完全超了,也没录取。78年,他把肝的事调好了,上了北大西语系。他英文水平比同学高得不是一星半点,很多课他就申请免修,结果学校特许他提前单独考试,很多基础课都免了。他去考古所当翻译时,就开始对考古产生兴趣,在北大上了两年多,就去考夏鼐的硕士研究生。夏鼐是学术界屈指可数的人物,当时考夏的研究生有考古所另一个副所长的女儿,也很厉害,但夏非要熊,结果他被录取,得罪了个大人物,他又不会人际关系,在考古所跟着夏老,凡人不理,他生性有点狂,跟他在一起,常听他贬讽大家人物,说这是抄的,那是胡说等等。到毕业论文时,让人狠狠的刁难了一次,没通过,他气的可以,夏也跟着他唉声叹气。他告诉我,人家透露,他太狂,有意让他改改,等几个月再提交,准过。他就不改,又耗了一阵,自己联系了澳洲国立大学的博士奖学金,一拍屁股,走了。合着北大,社科院念了几年,一个文凭没有。我有时就逗他,你要拿不到博士,你就算初中毕业生。

 

不知道跟这有点关系没有,他做博士论文,真下了大功夫,题目是“隋唐长安”,我看着他干的,弄了大量的图,把城市每个巷子都标出来了,书稿厚厚一大摞,还没交稿,好几章就在美国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他坏笑的对我说,我后一篇文章成心老引用我自己前面的文章。后来在他这篇论文基础上出版了书,成为西方研究唐代历史的一本名著,后来见面,他道歉没送我一本,说书价太贵了。我至今也没读,反正是真学问的东西,多半非专业的人也看不太明白。再说我英文退步得看那种书都费力气了,但我知道是本学术名著。后来他又有几本专著出版,有本隋炀帝的也出名。

 

他这个人天生就对做学问那套敏感,他做博士就跑到英国几次,请了剑桥中国历史,隋唐卷的主编当他的导师。他全部精力都用在做学问上,包括小聪明。可是生活上他是一塌糊涂,他宿舍就一个锅,可能除了煮面,别的都不会做,我请他到我那吃饭,他吃得那香,后来我家属来陪读,分了个单元公寓,他就跑我那包伙,每月给我饭费,最后有一次,他论文快完了,他去美国某图书馆呆一个多月,他和我商量好,把房子退租了,回来就搬我那小厅住了。这哥们好打发,吃两顿饭,晚饭后我开车带着他去系里,我们俩一般都早上2,3点回来。他平时什么也不买,瞧什么都觉得贵,可能十年都靠家里养,养出来节约习惯,我问他,就这点奖学金,你攒钱干什么呀,他说,到时候我趴炕怎么办,他体质是比较差。

 

这几年,国内有些学术活动,他回来几次,他现在是终身教授,系主任,兼职也不少,他说他们系和日本合作项目多,,常去日本,还当过美国历史年会的轮值主席,不过人还那样,见面去个小饭馆,一起扯扯。他知道我回国去公司,曾说我回来一次,要看你一回,目的看看你怎么发,结果没想到几年前,一次被人骗去百万,我对做生意也很淡漠了,后来见面他也不问了。我曾心里骂过他,他丫的学问太大,我见了他,都不敢再做学问了。心里琢磨改行试试吧,别装模作样地在这行混了。他曾经说过,我什么也干不动,就念书还凑和。得,就让丫在美国当大师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