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一只旧帆布袋  

2006-12-04 12:2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旧帆布袋

  

有一只旧的帆布袋总在我脑子里晃,事情过去十几年了,是90还是91年也记不清了,那是我在光大公司工作期间的事,当时这家公司比较特别,总部设在香港,属于国务院部级五大公司之一,89风潮后,只有中信和光大保留下来。因为公司比较独特,有时也有点比较特别的业务。当时中国和韩国还没有建交,不少韩国人通过我们公司发的商务邀请来华,处于半秘密半公开的状态。我接到个任务,去陪同一个韩国的商务考察团,但也不是正式的公司交往,他们自己出钱,到长白山,图门和一些大城市观光,相当旅游,我们给帮助安排。

 

我负责全程陪同他们,看了十几个人的团队人员名单,都是些老头子,身份是这个或那个民间协会的成员。他们的旅行标准很高,要求住宿当地最好的饭店,而且每人都要单间。晚餐必须在住宿饭店单间就餐等等,我感觉这些人身份可能挺高。去机场接他们,果然是一群西服革履,气度不凡的先生,有个人,我看着眼熟,就是想不起是谁。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在一堆非常高档的皮箱行李中,有一只非常旧的帆布口袋,类如邮政用的那种,但是上面贴满了全球各个航空公司的标签,密密麻麻,一层糊一层,这个主人不知在天上飞了几百回。

 

陪同他们的有个韩国商会的工作人员,他们中一些人也能说英语,而那个帆布口袋的主人竟能说中文。事情很快就清楚了,他们都是用假身份到中国来观光的,其中那个眼熟的,是88年奥运会主办时汉城的梁市长,那时我还在国外,看了开幕式直播,看到他主持。团员中有现代集团的副董事长,韩国的酒王,纺织大王等,会讲中文的,叫朴在乙,是韩国的纺织二王,甲乙集团的董事长。朴先生到中国显得很兴奋,开始用英文和我聊,后来干脆说中文,他一嘴东北话,但听着有点怪怪的,完全解放前说话的风格。

 

第二天,他们先在北京观光,车上我和朴坐在一起,不知怎么说起金太阳,我毫不掩饰地表示恶感,朴很吃惊,大概他认为社会主义国家,言论管制厉害,没人敢乱讲,他还非常认真地确认:你说,金不好?我肯定地回答,他马上去用韩语和其他人讲,他们都赞许地看我。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华,不太了解国内私下言论度已经很宽松了。通过聊天,朴对我有好感,晚上请我到他房间聊天。其中那个酒王也来呆了会,朴告诉我,他家在韩国的酒相当在中国的茅台。那个酒王皮肤很黑,脸上还磕磕疤疤的,但风度很好,雍容大方,每次从外面回到饭店,必是他请大家喝咖啡,总之,饮料的事,他认为是他的事。等会我再说他的风采。

 

朴告诉我,他是辽宁出生的朝鲜人,二次大战胜利后,和哥哥一起回到朝鲜,朝鲜战争期间,又从北方到了南韩,他说,走的时候,连鞋都没的穿。这让我想起现代集团的创始人郑周永,他那时从北方逃到南方,别人送了他一头牛,几十年后,他带着一千条牛去还情。朴家兄弟从一无所有,到拼杀成全球著名纺织企业家。(甲乙集团:汉城;1974年5月7日建立。地址:703—033 大邱市西区元大洞3街1124-3;固定资产:23,070百万元。董事长:朴在乙。〈90年代韩国年鉴〉)他忧伤地说,他哥哥已经故去了,就剩他了,我还记得他发音,把朴在甲发成“漂儿着一”自己是“漂儿着二”。接着我问起他那个奇怪的帆布口袋,他感叹地告诉我,他开始做纺织,自己带着样品,全世界推销,一直带着那个包,分不开了。看看放在角落的旧得看不出原色的那个帆布袋,多少艰难困苦隐藏其中。我对他的尊敬油然而生。

 

这些人的来华主要目的是去看长白山的天池,那里传说是朝鲜人的祖先圣地,当时去天池的行程很艰苦,做飞机到延吉,再乘车7,8个小时到长白山,进入山区,只有一条路,还是土路,前面如果有个运木材的大卡车,根本超不过去,就在后面吃着土慢行。但这些韩国老头,一声都不吭,颠了几个小时,到天池下又被林业部门坑了一下,一小段路,只许他们的吉普车上去,一次五个人,每人50美金。后来韩国人普遍认为国内朝鲜族爱坑他们。到天池,每个人都非常激动,酒王拿出一瓶很特别的酒,他们围成一圈,在那唱,祝酒,有的人泪流满面。随后,我们又一起到了图门市,站在河边遥望北朝鲜,对面一个人也看不见,有个小楼,挂着个很大的金日成像。而中国这边很热闹,这些韩国人心情很好,走进一家舞厅,唱起了卡拉OK,让我吃惊的是那个黑脸膛酒王,他的歌声一起来,简直就是顶级的男高音,音色之美,情绪之激昂,在那种环境下,仿佛仙境,每个人都停下来倾听,我听不懂韩文,但我感觉他在对着几百米外的朝鲜同胞唱,他在歌颂祖国的山河,倾诉着思念。朴告诉我,他从小在西方学的音乐。这是我一生听到最美的歌声之一。

 

从长白山下来,朴的思乡情突然起来,他说要回辽宁老家看看,那里还有亲戚。那个随团秘书找到我,希望我给安排,并希望找个人陪他去,费用,不仅后面行程的已付不用管,单独行动只要报个数即可,我打电话和我们公司联系,他们都是假身份进来,没人把他们当回事,都不愿意管这闲事。我回了那秘书,他气愤地对我说,朴那样的人物,要做什么,全世界各地方都会通行无阻的,他是国家级重要人物。可我是个小人物,我当时也不太懂事,也没想到个人出面来帮他。后来,也不知道谁管的这事,朴先生就离队了。几天后团到桂林,朴回来了,但脸色苍白,不停的咳嗽,他告诉我回老家,亲戚帮了忙,但坐了不少次火车,很慢,车厢很冷,(当时是冬天)。仅见到他一天,他们就离境了。

 

几个月后听人讲,朴先生去世了。我一直也没见到正式的消息,我曾经给那个韩国的商会秘书发传真询问,他没理我,我感觉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会不会上次回乡引起了身体的疾病,

我都不知道,近年看到韩国很多大企业集团进入中国,但很少听到甲乙集团的消息,如果朴先生活着,我估计他的名字会在中国很响,他那样迫切地回家,同样也会迫切地回来一展宏图,会有更多的人见识那个独特的帆布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