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可杀可不杀,是个问题  

2006-12-30 10: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杀可不杀,是个问题

 

“To be , or  not to be , that is the question.”这句名言,出自莎士比亚的悲剧《哈姆雷特》中的主人公哈姆雷特之口。一般的译者都将这句话译成:“生还是死 ,这是一个问题”。也常有翻译成“生存或者毁灭,这是问题”。这句话很有哲理,无数人有许多不同的解释,猜测。我把它翻译成"可死,可不死,这是个问题"估计也凑和. 现在我们的最高法院也给人们出了道类似的难题,这就是最高法院院长先讲过,前天法院新闻发言人又再次强调:严格控制死刑的适用,确保社会和谐稳定。他重复了院长讲的原则: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作为中国最高的司法界说出这么一句颇有哲理的办案原则,可能在国际上会引起笑话,如果翻译成英文:can behead,or can not behead, all not kill. 我认为全世界的法官都会瞠目结舌。

 

法院就是按法律给人定罪的机构,如果法律不恰当,可以修改法律,怎么从法官嘴里说出个“可杀可不杀的罪”呢?这玩笑也太大了。既然犯了该杀的罪,想办法不杀,这不是毁坏法律的尊严的严谨吗?不该杀的本来就不该杀,谈什么就不杀了,不是废话吗?如果说你也不知道这个人该杀不该杀,那你还是法院吗?其实最高法院严控死刑的做法是很好的,我原来有个亲戚,他是延安老资格,解放后在王明领导的法制委员会工作,他参预了中国第一部刑法的制定工作,原最高法院任院长也曾是他的同事,我亲耳听他和我讲,他曾给任院长打电话,脑袋不是韭菜,割了就不长了,一定要慎杀人。但是慎杀的意思大家可以明白,你总不能和大众说:脑袋不是韭菜。法院说“可杀可不杀”就是老百姓的语言了,这是比较典型的中国思维形式,缺乏西方法制的严谨性。我们在法律上有许多比较随意的提法,比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宽严相济”“严打严办”等等,甚至有些领导人的指令成为办案的原则,方针。

 

就拿“可杀可不杀”来说,什么是可不杀,必须有详细的法律条款,没有就要立刻制定,原来的不适宜的条款也要立刻修改,你不能让法官去判断,根据他上有老娘,下有幼子,或对社会有贡献等去免他死罪吧。“可杀可不杀”从语法上看是一个具有选择性意涵的概念,但从法律角度理解,它的缺陷无疑是致命的,因为法律语言特别是刑法语言的关键性表述中,往往具有非此即彼的确定性,排斥那种模棱两可的东西。如果我们的死刑法律认定“可杀”,那就是“可杀”;如果认定“可不杀”,那就绝对不能杀。在“可杀”与“可不杀”之间,其法律上不存在中间或模糊地带。而最高法院把死刑判决权收回,如果没有详细的相应法律修改做保障,发生随意性可杀可不杀,法律想执行松点就松点,想执行严点就严点,那就很恐怖了,弄不好,严重降低法律的威严,破坏人们的法制理念和信心。

 

最高法院创造出个:可杀可不杀,我看很可能,警察局就有:可抓可不抓,可罚可不罚。地方法院就有:可判可不判,可管可不管。各个部门也有:可干可不干,可听可不听。我写这篇东西,也在琢磨:可说可不说,说了也没用,最后决定,还是说吧,杀人脑袋可不是可说可不说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