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很多伤感的真实故事  

2007-01-08 09: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东升西点网友博文,才想起今天是周总理逝世纪念日,帖篇旧文

“晚年周恩来”作者家事

 

  

  最近刚读完高文谦的著作“晚年周恩来”,翻到尾页,标明已是15版了,甚感欣慰。

 

  我没见过高文谦,但是高文谦一家人和我家人很熟。高的母亲傅秀,原名林锦双,林则徐第五世孙女。40年代初在燕京大学读书,41年太平洋日美战争爆发后,燕京停办,她转到北大,当时已经黄华(后任过外长)介绍加入中共。在北大她与我父亲认识,并一起从事过地下党工作。后受到日本宪兵搜捕,转移到晋察冀边区,又与我母亲相识,所以我父母和傅秀很熟。

  

   傅秀是林则徐后人中第一个为抗日参加中共的,在她带领和介绍下,她的弟弟林墨卿(凌青,首任驻联和国大使),妹妹等多人参加中共。傅本人先在边区“子弟兵”报工作,又任过军区八一学校校长。并多次返回北平开展地下学运活动。解放后她进中央马列学院学习多年,后在中央党校任教。但自50年代末,傅阿姨一家经历了异常悲惨遭遇,傅阿姨的丈夫是傅的燕京同学,同时参加革命后,进入军队工作,1959年,任总参机关党委书记时,因抵制批判彭德怀获罪,遭到迫害,远流西藏,傅也被调出党校,安排在地质部政治部下的一个研究室。文革中更是被关进秦城监狱,单独囚禁8年。(据说与傅在晋察冀是张春桥老婆文静的上级,文被捕叛变,傅是当事者和知情人有关)在文革后期出狱不久,丈夫就去世。(文革后有迫害致死的结论)

 

  我见到傅秀阿姨是文革结束后不久她来我家,她个子矮小,身材偏瘦,因在狱中患严重关节炎,走路有点瘸。但奇怪的是她精神充沛,口才极好,印像较深的是她提到,怀疑牢房里安了特殊装置,能让人产生幻觉。77年傅的大儿子高文宜和老四文实考大学,怕受到政审影响,一起来我家。(我父亲在教育口工作)我也从此认识了文宜和文实,不久二人双双告捷,文宜考上北医,文实考上北二医,正好又和我弟弟同班。他们常来我家,一起聊得很开心。文宜当时婚姻上有烦恼,也在我家商量过。

  

  我母亲四十年代初,在北平做地下工作,被日本宪兵逮捕,后越狱成功,回到晋察冀边区,认识了傅秀,并在华北联大政治班同学,互相谈得来,一直保持好朋友关系。母亲多次说,傅秀夫妇早在50年代就看出党内很多问题,有独立见解。傅头脑有条理,理论水平高,人品优秀,又特能干,完全是女部长的材料。但实际傅秀从50年代就挨整,到70年代中出狱,身体也坏了,没再做太多工作,82年仅以处级待遇离休。但在我和傅秀阿姨多次接触中,从没听到过她对自已的遭遇有任何报怨,也没有显露过任何自悲精神状态。她爱谈国事,议论开阔,见解深刻,消息灵通,疾恶如仇。为人朴素随和,让人感到名门之后的大家风范。据记载,曾国藩在与弟书中,对当时得知林则徐死后,家无尺土私产,仅余二千两银数子女平分,大发感慨:文忠公督抚二十余载,一清如此。傅阿姨那种不卑不亢,精明开朗,爱国忧民形像颇有先祖遗风。

  

   高家子女都很尊敬母亲,他们也很争气。高文谦参军后,好象参加了自卫反击战,转业到中央文献室,他刻苦认真,天资聪颖,89年已是局级室务委员,和周恩来传记组组长。我从80年代中到89年去国外学习,一直没机会见到过文谦。文宜和文实先后去美读博士,现在都从事医学研究工作。由于母亲常和傅秀通电话,高家子女情况都能了解,特别是六四后,文谦因参加支持学运受牵联,后被迫赴美,及在美大致情况,都能从家里听到。文谦由于语言原因,好长时间没有固定专业工作,他的“晚年周恩来”草稿,较早就完成了,但为怕给在京母亲带来“麻烦”,并没发表。宁守清贫,不辱孝道,其心可赏。傅秀阿姨虽然没能亲见儿子大著出版,其子孝心生前享受了。

 

   我最后见到傅阿姨是前几年,她请人骑了个小三轮车,拉着她来我父母家。当我送她走时,看着这个小老太太,坐在小车里渐渐远去的影子,不禁想,谁会想到这个看似贫弱的老人背后的显赫家世,革命资历,坎坷人生。现在写傅阿姨,想起我1985年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读书临行前一天,她打电话来,让我到她弟弟凌青在东交民巷的家,取一封凌给驻澳大使的信,让我遇急时用。信我并没用上,但今天想起,满心还暖意融融。一年多前,傅阿姨病故,去后没举行任何仪式,她的子女给每个亲朋寄了一封联名信,介绍了她去世前后情况。不久,她唯一在京的儿子文青曾到我父母家,我正好不在,也没见到。

  

  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我仔细读了。我对他的平和,公允,严谨,科学的治学态度深表钦佩,对内容就不发读后感了,自有公论。但我愿引用一位长期与周恩来有工作关系和亲身来往的老干部的话,该书读起来很沉重,很伤感。青年读者,包括我这种近50的人,都不会有这种情绪。记得文革结束几年后,开始重播样板戏,引来很多抗议,一老作家说,当初在牛棚挨打时,都用样板戏伴奏,所以一听到这种旋律,浑身就发抖。但今天几乎所有那些事都很遥远。“晚年周恩来”书中的往事,也不会引起当今社会大多数人的很大触动,但凭着我对高文谦一家的了解,文如其人,这是本好书,它的背后有很多,很多伤感的真实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