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宋教仁谋杀案之谜(4)  

2006-09-24 10:32: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凶手武士英

 暗杀宋教仁的凶手武士英,原名吴福铭,山西平阳人,在贵州学堂读过书,曾在云南充当七十四标二营管带。辛亥革命后,军队裁员,他到上海。在那个动乱年代,武只是个被利用的牺牲品,他是个失业军人,并非行动机警的职业杀手。由于生活所迫,受金钱诱惑,出任杀手。事情虽然简单,但由于他自始至终被人操纵,使得我们并不知道他到底是谁,真相到第底是怎么回事,从他出手杀宋到自己被毒杀,每个环节都离奇得不可思议。

 

首先武士英的被捕最奇怪,武在刺杀宋的第二天,便有人到租界巡捕房去报告,而且将他在20日一天的活动都能详细叙述出来。上午几个人找过他,中间出去几次,晚上几点走的,什么时候回来,结帐离开等等细节都由国民党的报案人详细讲述,而嫌疑的理由竟是他向同室房客借了一毛车钱,还回一元钱,声称要发财。而且报案者甚至拿来据说在武住处发现的应桂馨的名片。而更奇怪的是,巡捕房没有采取行动后,出现第二个报案人举报应桂馨,而将应抓捕后,已经得到应被捕消息的凶手武士英,竟主动跑到应家去报信,自投落网。杀了人,不逃避,不躲藏,大摇大摆地吃酒嫖娼,甚至当同犯被捕,幸免擒获后,(据报刊记载:应被捕时,武也在场,经一李姓先生劝说,去应家报信。)犯案本人去通风报信,明明是他自己应该闻风而逃。真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有人操纵?当武前脚进应宅,后脚国民党人就引领着巡捕包围了应府。当时应家有二十多人,武并没有被人注意,又是在后来江苏都督委派专门督办宋案的国民党人陆惠生把他从人群中指认出来,而武当时即供认不讳,承认是杀宋枪手。所有这些细节,简直无法解释,可称无巧不成书了。

 

从破案和武被抓的这些情节看,唯一能解释通的是在秘密谋划杀宋过程中,有国民党人的眼线,或者应桂馨与国民党中要人互通信息,有人知情知底。在策划暗杀时,武与多人接触过,其中有个冯姓者,据说曾任过光复军的军需长,此人在案发后失踪。行动时也有四人以上参加,但是在武被捕后最初所供,杀宋在他嘴里好象是个简单的傻子故事。他称供:本姓本名,实叫作吴福铭,山西人氏,曾在贵州某学堂读书,后投云南军伍,被裁来沪,偶至茶馆饮茶,遇着一陈姓朋友,邀我入共进会。晚上,同陈友到六野旅馆寓宿,陈言应会长欲办一人。我问他有何仇隙?陈言:“这人是无政府党,我等将替四万万同胞除害,故欲除灭那厮,并非有甚么冤仇。”我尚迟疑不决。次日,至应宅会见应会长,由应面托,说能击死该人,名利双收,我才答应了去。到行刺这一日,陈邀我至三马路半斋夜餐,彼此酒意醺醺,陈方告诉我道:“那人姓宋,今晚就要上火车,事不宜迟,去收拾他方好哩。”说毕,即潜给我五响手枪一柄。陈付了酒钞,又另招两人,同叫车子到火车站,买月台票三张。一人不买票,令在外面看风。票才买好,宋已到来,姓陈的就指我说:“这就是宋某。”后来等宋从招待室出来,走至半途,我即开枪打了一下,往后就逃。至门口见有人至,恐被拘拿,又从朝天放了两枪,飞奔出站,一溜风回到应家,进门后,陈已先至,尚对我说道:“如今好了,已替四万万同胞除害了。”应会长亦甚赞我能干,且说:“将来必定设法,令我出洋游学。”我当将手枪缴还陈友,所供是实。问官又道:“你行刺后,曾许有酬劳否?”武言:“没有。”问官哼了一声,武又道:“当时曾许我一千块洋钱,但我只拿过三十元。”问官复道:“姓陈的哪里去了?叫什么名字?”武答道:“名字已失记了。他的下落,亦未曾知道。(《民立报》1913,3,26)

 

但是报刊另外的一些报道,证明武并不是一个如此愚笨之人,他曾经“生计极萧索,时出向上海名人乞募川资”。(《民立报》1913年3月25日。)也“曾代人销售肉桂三支,偷取两支,又将其一支之售价百数十元吞没,复经告发,为法公堂拘获讯实,拘押一月了事”。 “又有人见其时时往来沪,宁,忽对人自称参谋员,忽又自称参议员”。(《民立报》1913年3月27日。)频繁来往上海和南京,所干何务,大可怀疑,而自称议员,参谋,肯定不是倒古董吧。从此来看,武并不是象后来给公众的一副愚傻形象,他作为一个读过书的军官,参加了辛亥革命,他到上海后的社会关系一直没有弄清楚过,北京政府当时发表的一篇声明讲,武士英是黄兴的私人,不知证据何在。不过武在被捕后表现一直很从容,没有任何害怕和罪犯的心理特征。他被带出法庭受审时,居然沾沾自喜地说:“我生平未曾坐过汽车,此次因此案而坐公司车,也是一乐。”他的口供也反复变化,让人看不到真相。刚被捕他表示根本没听说过和不认识宋,甚至杀的谁都不知道。但是马上就供出应指使他去杀宋。

 

而在一星期后的法庭上,他全面翻供。下面我们看看他的表现。

 

当时堂上第一证人吴福铭上堂,先由侃律师诘问,互为问答。

侃问:汝何名?

答:我叫武士英。

侃问:汝是何处人?

答:生长山西龙门。

侃问:向在何处?

答:在贵州学堂读书毕业,即来上海。

侃问:做何生意?

答:贩卖古董。

侃问:何时来沪?

答:时时来往宁,苏,沪间,不记时日。(奇怪处)

侃问:住何处?

答:六野旅馆。

侃问:你知陈玉生其人否?

答:乃系陈易仙,本不认识此人,后在茶寮中谈话始认识。

侃问:你向不认识陈易仙么?

答:不认识。

语至此,武忽作凶悍状,大声言曰:此次杀宋教仁,乃我一人起意,并无第二人。在接下来的询问中,武还否认见过应桂馨,又再次重复杀宋一人所为。在原告律师问后,被告沃律师接着询问,而观其问话,竟是帮助认定武所说的由他一人杀宋的说法。

沃问:光复时尔作何事?

答:在云南巡防营第三营当哨官。

沃问:尔从前即关心政治否?

答:我在贵州时即甚关心。宣统元年,被贵州官吏镣铐递解,我仍在镇远关逃走。

沃问:尔当时所犯何案?

答:因我在校毕业后私自征兵一营。

沃问:后来尔至何处?

答:四川至云南。

沃问:何时至沪?

答:不记得,我常常往来宁,沪。

沃问:宋教仁是尔所杀?

答:是我一人杀的。

沃问:尔何以要杀宋教仁?

答:因宋系四万万同胞之罪人。

沃问:尔何以说他是四万万同胞之罪人?

答:他做农林总长尚做不好,现在他竟想做总统,这还了得么。所以我要刺他。

沃问:尔知宋为国民党何人?

答:宋系国民党会长。

沃问:是何处会长?

答:系国民党全国总会会长。

沃问:尔知国民党是何宗旨?

答:二次革命,推翻中央政府。

沃问:尔何以知道要推翻中央政府?

答:即如现在江西,尚不服从中央命令。

沃问:尔于中央政府如何?

答:我很爱助中央政府。

当后来问到与应关系,武又一次说全是他一人杀宋,与应不认识。后来法官问他:尔称蓄心杀宋已久,在何时?一年前乎?两月前乎?武答:两月前。法官问:尔知前后口供不符否?武回答:知道,但我此次皆说真情话,前次所言多假。(徐血儿等编《宋教仁血案》248—250页)

 

 从武士英的供词看,他肯定受到外界的影响在做伪供,虽然他最早的招供也不见得是真实可信,但后来的供词实在太离谱了。我们尽管不知道幕后的黑手是谁,但从武的话中,可以看到其用心。其一,替应桂馨脱罪,其二,把人们的视线转到北京政府,似乎他的行为是替政府除害。这个背后的指使人有可能是帮会组织,为应解脱,但为什么让武转移目标向北京政府,就很让人费解了。

 

应指使武去刺杀宋,很显然做了一些防范,他是青洪帮头号人物,帮助孙中山组织过卫队,什么样的杀手他找不到,确从大马路上拉来个杀手,他考虑的是不把刺宋与自己的共进会联系,同时他以他前革命党人的身份,也避免和国民党牵连。但是他的防范看来没有起任何作用,这可能是他并没有防范的人把他出卖了。从破案的情况看,他没有防范的正是国民党中人,而反证的结论则是国民党中有人对他的行动知情。

 

武士英的种种行为似乎被神秘的力量控制着,他的背景一直没搞清楚,他的被捕是个谜,他的供词是个谜,而他的死更是一个谜。武是在被引渡到中国法庭,预审前一天突然死亡,而整个事件一点线索都没有,谁有这样大的本事,武到底知道什么秘密,非要灭口,至今没有答案。可是如果根据地当时条件和背景看,有本事不露马脚在军营中致武死地的人是陈其美等人,而灭口大概是担忧武说出有可能引起外界对陈产生怀疑的线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