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宋教仁谋杀案之谜(13)  

2006-09-28 08:0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一 谋杀新民国

 

宋教仁的死至今已过百年,他带着美好的愿望为一个新生的国家奋斗,确倒在了不知来自何方的枪弹下。他的死没有带来和平,反到给国家带来更多的苦难,真是莫大的悲哀。许多的仁人志士曾经忘我的奋斗过,无数人为美好理念,主义,信仰奋斗,但是往往取得的一点进步和成功,又紧接着被更大的挫折和失败所替代,有时甚至让人疑惑,那美丽动的理想实际代表摄人心性的咒语。欢乐与痛苦,光荣与卑鄙,新生与死神交织着构成时代的印记。中国的传统文化,决定了当时的国人信奉解决政争的唯一方式从来是彻底压倒摧毁对方,却不知道政治上的反对派可以在现有体制内共存共荣,相反相成。

 

宋教仁之死,并非偶然,如果宋没有被刺杀,我们也看不到当时中国会走上宪政和平道路的希望,武士英杀宋,理直气壮地说,宋要当总理,那还了得。这其实代表多数普通百姓的政治水平,对权势者的冒犯,被看成一种罪恶。人们熟悉的是封建时代胜者为王,改朝换代的政治,是你死我活的争斗,是暴力政治。宋积极竞选,争取公职,这种西方政治理念,在当时已成出头鸟,遭到各方非难。他曾公开在报纸上驳斥这样的攻击。1913年3月12日,他在《民立报》发表文章说:“今世人往往有可怪之心理,谓人欲为总统或总理或国务员,即目为有野心,咸非笑之,岂知国家既为民国,则国民自应负责任,有人欲进而为国服务,负责任,乃反以争权利目之,视民国之职务与君主时代官爵相等,致令人人有退让之虚文,视国事如不相关,岂非无识之甚乎?”宋的这些宝贵的西方民主思想,并没有深入广大民众之心,他是个先行者,而他得到的也是先行者的下场。

 

宋的天真宪政思想虽然弥足珍贵,但实际并不容于当时的政治环境。袁政府主要以前清官僚为主,不具备实行现代政治的准备,仍充满旧帝国王朝色彩,统治者不容忍反对派。而孙中山等革命党人更感兴趣的是武装夺回权力。双方均没有诚意。而北京政府内豢养着洪述祖这样的阴险小人,革命队伍里也不鲜应桂馨那样的混混流氓,众多的蛆虫怎么会放过这布满缝隙的蛋。谁杀了宋教仁似乎并不是非常重要,宋教仁那样的政治人物,在当时的中国大环境下,几乎没有生存空间,也最容易成为牺牲品。我们分析宋案时,发现不管是袁世凯代表的保守政治势力,还是孙中山代表的革命政治势力,都不乏除去宋的心理动机。他们的目标都是出于狭隘的权力之争。而自命调和南北的宋即使不被刺杀,也会很快被滔滔的血火斗争淹没。当我们审视一下过去混乱的年代。不能不说,百年的苦难正是那些执掌权力的大人物和万千尚未蒙醒的民众一起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多数情况下,他们兼具了善恶双重角色。一个封建思想如此深厚的国家,一个被这种思想束缚的民族,宋教仁那样具有现代思想的政治家,只能赢得昙花一现的光荣,化成理想的灵魂。

 

我们研究宋教仁谋杀案,并不是为袁世凯或什么人解脱罪责,也不是对革命党人怀有偏见,而是探查历史的真相,如于右任先生所言:期之良史。宋案谜团多多,时隔百年后,我们也并没能将众多的疑问解答清楚。正如所知,宋教仁谋杀案在当时被利用变成开启战端的借口,而后人也对这段历史予以相当严重的歪曲。宋案后民国进入战乱,事实上,当时案情并没有查明,但是国民党人以此谜案抖开战衅,应该是犯了重大政治错误。如果宋为袁政府指使所杀,能给发动者披上些正义的色彩,所以案情当时就被刻意夸张以利于现实服务,很多疑点被忽视,而草草得出结论,并通过舆论大似宣传,造成了先入为主的所谓事实真相。宋案成为被政治利用的工具。

 

比如孙中山在宋案发生后五天,从日本回到上海,当晚国民党领导人就在黄兴家召开会议。估计陈其美已经把从电报局和从应桂馨家抄来的有关电函拿给大家看,所以与会的人员好象没有对袁政府是杀宋的幕后指使人产生怀疑。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动武还是寻求法律解决。他在1915年给黄兴的信中谈到:“犹忆钝初(宋教仁)死后之五日,英士、觉生等在公寓所讨论国事及钝初剌死之由。公谓民国已经成立,法律非无效力,对此问题宜持以冷静态度,而待正当之解决。时天仇(戴季陶)在侧,力持不可。公非难之至再,以为南方武力不足恃,苟或发难,必致大局糜烂。文当时颇以公言为不然,公不之听。” (孙文:致黄兴书,《孙中山选集》) 我们知道,三月二十五日,仅仅离宋刺杀五天,人犯刚刚被捕,没有经过正式审讯,物证也严密地保藏在训捕房,案件刚发生几天,侦察尚未展开。奇怪的是孙中山等人在案情尚未水落石出之际,毫无过硬证据就一口咬定因为总统是暗杀主谋,所以法律根本无用,只有武力才能解决。如此轻举妄动,实在无法理喻。会议以孙中山为首的激进派主张立刻兴兵讨袁,黄兴等温和派则在提出法律解决后,双方妥协,以征求党内地方各都督的意见后再采取行动结束。

 

孙中山的兴兵讨袁论很难理喻,仅仅在半年前,孙中山到北京拜会了袁世凯,两人多次长谈,互相气氛融洽,孙中山甚至说:袁总统富于政治经验,担任国事,可谓中国得人之庆。他甚至提出让袁来做十年总统,他去修铁路,一起完成国强民富。为什么转脸即以一个不明了的暗杀事件为借口,就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和共和国的前途。宋庆龄曾说过孙的性格中有:但知目的,不问手段;但知是非,不顾利害,尤反对调和。在决定新民国命运的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可以看到孙性格的爆发,他的但知目的,则是埋于心底的推翻袁世凯,他的但知是非,则是一瞬间判定的,结果就剩下不问手段,不顾利害,反对调和了。孙这种轻启战端的举动,最后得到了苦果,而这棵苦果是由全体人民共尝。

 

宋案发生后,国民党和北京政府都开始秘密做军事准备,据当时安徽都督柏文蔚记载,他在宋案后到沪,每夜都和陈其美讨论军事计划,而国民党中激进份子也纷纷到各地运动军队。而袁政府也不示弱,他加快完成对外大借款,占得经济先机,热后任命了陆军部长段祺瑞代理总理,并把北军运动到各个战略要地。虽然宋案的法律程序仍在进行,由于双方的不合作,宋案的法律解决无果。四月十七日,宋案人犯和相关文件被引渡给中方,随后公开了洪述祖和应桂馨部分电函摘要作为证据,并提出的组织特别法庭,被袁政府司法部拒绝。袁指责单方面公布宋案证据,并指责黄兴没有任何公职,在相关文件上印似章已属违法。北京政府建议法庭移设在湖北,也没得到回应。后按常规的法律程序,宋案归县一级的小小的上海地方检厅办理。由于武士英的突然死亡,法庭直到55日开庭,上海地方检察厅长陈英开始预审应桂馨。6日,上海地检厅秉公执法,居然按司法程序向北京地检厅发出传票,请京厅传解宋案嫌疑犯赵秉钧到沪候质。同时要求外交部向青岛德国当局交涉,从速将洪引渡归案。赵秉钧拒绝到案对质,他声明:现在秉钧旧疾复发,曾在北京法国医院调治,当有诊断书可证,已于430日呈明总统请假十五日在案,自未便赴沪。而洪的引渡则被德方拒绝。随着双方的军事冲突,宋案的法律解决失败。

 

宋教仁之死无疑是个突发事件,如果秉承中国宪政之父宋先生遗志,弘扬法政理念,以国家和平建设为重,内战也许可以避免。宋案后南北双方也曾私下调停,在调停中宋案被当成筹码,国民党方面同意将嫌疑人锁定在洪述祖为止。但由于各种原因调停没有成功。本来悲剧的主角宋教仁被人遗忘了。只不过是双方各自达成自己目的的引子罢了。

 

当时的国内,普遍舆论是反对武力解决问题的,推翻满清的辛亥革命,受到人民的广泛拥护,而以宋教仁案为借口发动推翻新生的共和国的战争,实在不配“二次革命”的名称。它是少数国民党激进派挑起的,更接近以反袁为单纯目的权力之争。他们打了第一枪,绑架全国人民。这场所谓的革命没有得到大众的拥护,失败的很快。

 

在国民党为背景的《民立报》上,认定袁为杀宋主谋的记者徐血儿也曾发表文章指出:夫大革之役,天与人归,可一而不可再。今日已为民国,苟对于民国而谋乱,即是自绝于国,罪在不赦。即政府为恶,法律与国会,终应有解决之能力,无俟谋乱,以扰苍生。故谋乱之事,为商民所疾视,亦明达所屏弃也。这些话谴责的主要是党内激进派,可见国民党内部很多人对用武力解决宋案也存有强大抵触。

 

云南都督蔡锷,在反对袁复辟帝制的大英雄,当时就毫不含糊地公开声明:查宋案应以法律为制裁,故审判之结果如何,自有法律判判。试问我国现势,弱息仅存,邦人君子方将戮力同心,相与救亡之不暇,岂堪同室操戈,自召分裂!谁为祸首,即属仇雠。万一有人发难,当视为全国公敌。(《蔡松坡集》,上海人民出版社) 当时各省官员,各商会团体等发出了很多反对动武的电文。虽然人们对袁是否对宋被谋杀负责有怀疑,但在反对国民党动武上空前支持政府立场,而袁也正是在这种支持下,态度越来越强硬,陆续撤掉国民党控制的几个省份的都督,激化了矛盾,终于引发民国后的第一次战火。

 

梁漱溟是老同盟会员;辛亥革命后当记者,曾认真观察过民初政治生态的变化。19221月,他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现在很清楚摆在外面的,就是武人势力的局面。至于说到助长这种武人势力的原因,却不能不责备革命先辈,他们无论如何,不应用二次革命那种手段。二次革命实在是以武力为政争的开端。从此以后,凡是要为政治活动的,总要去奔走武人的门下,武人的威权从此一步一步的增长,到现在而达极点。” (《梁漱溟全集》第4 山东人民出版社) 梁的话不可不为中肯。

 

辛亥革命成功,新民国建立,给多少人带来希望的曙光,几千年实行封建专制的国家,要想转型到新型社会何等艰难,辛亥革命的结果无疑已经是最上上的结果,孙中山宣传革命,燃起革命烈火,袁世凯精心运做,促成清政府和平退位,民国建立,他们都是历史功臣。三千年的帝制在基本和平的演变下得以废止,是一个最理想的结局。在此基础上,国家和平地逐步进化,国家会大有希望。孙中山进行的首次革命功劳是不可抹杀的,为国家打开了个新的大门,但破坏这种良好局面的也是孙中山,而直接原因竞是一个人的死,而这个人是最希望国家走上民主,法制,和平发展道路的人。宋教仁的死导致了国民党的二次革命,从此天下演变成武力时代,乱了国家,乱了共和,国民党成为以武装推翻政权的组织,民国政府走上独裁专制,甚至复辟帝制的政权。宋教仁谋杀案不仅谋杀了中国最优秀的政治家,也谋杀了新民国。谁谋杀了宋教仁,也许会有大白的一天,而谁谋杀了新民国,则是一道难解的方程。主张暴力革命的人要杀他,主张复辟专制的人要杀他,他是反对民主,反对宪政的敌人,遗憾的是在中国这样的人很多,不止是过去。(完)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