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清流和晚清政治改革(2)  

2006-10-18 09:3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流和晚清政治改革(2)

 

 

正如上文提到,政治结党是被历代王朝严禁的,清廷也不例外,清流派一直不是一个正式的政治组织,但他却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非正式团体,什么是他的基本联结形态,主要由于清流成员的特殊性质决定。

 

地域关系是清流派的基本结合关系之一。太平天国起义时期,为镇压叛军,曾国藩,李鸿章等均以本省民团起家,湘,淮军为背景的地方色彩在官场滋延起来,在中央政府中,这种同乡关系也成为官员紧密结合的关系纽带。当时即有南北党之称,前清流核心人物李鸿藻,张之洞,张佩伦,被人呼为“北人两张一李,内外唱和,广结党援。”后清流领袖人物翁同和,被人抨击“取才半出乡闾。”

 

在京的同乡会组织更是形成政治派别的场所,一般各省,地区在京城的同乡会馆,会务多由在京任职最高或最有名望者主持。同乡会不仅是本地区出身的官员经常聚会的社交场所,同时也照料来京参加科考的举人,这些举子也热衷与同乡前辈官员建立联系,得到提携。而官员们也把搜罗人材,网罗亲信为己任,这有助加强自己的政治势力。官员与地方绅士有紧密联系,共同利益,这种乡土关系很容易发展成政治关系。

 

科举考试中的门生关系则是维系清流派的重要纵向组织关系。科考后,当科所中的进士,将本科考官视为座师,拜见致谢。清顺治朝,曾禁止考生拜考官,但收效甚微,雍正八年,不得不承认座师与门生的关系合法,故官场上门生之风大行。那些出任多次考官的大员,很容易门生遍天下,成为天然官僚阶层的领袖人物。比如,被看成前清流领袖的李鸿藻,从18711894出任过8次读卷官,副考官和主考官的职位,而后清流的领袖翁同和,不仅自己是帝师,从1858年到1894,也出任近10次考官之职。他们都通过这种条件,形成自己的政治派别,并享有老大的政治地位。

 

科举考试的同年关系则是清流派中一种重要横向组织关系。在同一届获得举人或进士的人,互相称做同年,每一届考试结束,官方会印制一份《同年齿录》,记载每个考中者的家庭背景和教育背景,另有授业老师和保荐官员的名单,这些新录取的官员很容易互相了解,并根据家庭之间,师生之间的渊源建立友好关系。此外,科考通常不是一蹴而成,学子们常要多次参加考试,通过考场外的交往,很多互相熟悉,一科进士不过百十多人,自然多为相识。比如,在后清流成员中,沈曾植,黄绍箕,志锐,梁鼎芬,丁立鈞同为1880年进士。其他成员也大多在科考过程中相识。

 

当然,清流集团组合,除了上述几个主要关系外,亲戚关系,同事关系,利益关系等也起部分作用,但科举考试中形成的特殊纽带是这一政治派别最重要的内在联系因素。因此他们既是官员中的学者,也是学者中的官员,正统士大夫的属性明显。在相似政治观点的前提下,他们经常在政治行动上相互配合,遥相呼应,成为朝廷内的主流政治势力,由于他们是知识界的精英,代表思想界的风向,又是身负重任的官员,参与制订政策和一定统治权力,所以清流极大影响晚清政局,社会舆论和历史进程。

 

 

晚清的清流面临的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是三千年一见的大变局。自秦汉确立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制度以来,改朝换代,兴衰战乱,但是社会制度,道德理念基本没大变,象看不见的长城围起,所有的发展,变革,都只在墙内折腾,即使波澜壮阔,血流成河,大墙依然。中国知识界也熟悉这种周期性历史规律,坐朝论理,头头是道。人类文明的历史没几千年,写书的人基本把事情说清楚了,古代几个文明差不多都是封闭发展的,互相影响很少。基本是相互隔绝,谁也没真正影响谁,物质条件就那末低,一座大山就是个难逾越的障碍,一条大河就是个过不去的门坎,有那么几个冒险旅行家互相盲流了一下,起的交流作用也很有限。所以这几个孤立的文明影响都在一定的地理范围。在这期间,中国算是很牛的,自成体系,不管今天人们怎样诋毁她,说她多残暴,多黑暗,如果客观地把中国文明放到同时代的世界文明里称,咱是足金足两,一点不含糊。再循环下去,似乎也没问题。

 

15世纪以来,欧洲发生了人类文明的巨变,西方文明发生了凤凰涅磐,遇火腾飞了。总之,那地方人的文明本来陷入了宗教的死胡同,对虚无缥缈的上帝苦思求索,无限的遐想荒唐,结果逆反心理,阴差阳错擦出了了科学之光。这种人类的智慧光芒一发不可收拾,开辟了人类文明的一个崭新阶段。但是西方文明最初发展并不文明,还带着旧的帝国时代强横霸道色彩,架着洋炮,开着铁船冲关。西方突然摆脱旧的时代和它的现代科学爆炸式发展,自己都解释不清,清流作为中国当时知识精英的代表,对西方也是从不认识到慢慢了解,在近代西力冲击下,既要担负保护中国传统文化的责任,抵御西方列强的侵略,求强自救,也面临吸收西方先进文明的思想,知识和科学的任务,因此陷入激烈的冲突和矛盾境地。在这个新旧交替,价值观质变的转折年代,清流集团的思想立场也在不断演变,从最初的保守派,发展到调和派,游离于顽固保守和激进改良之间,虽然他们对西方的认识不断深入,仍然赶不上时代的发展,最终也没能找到一条折衷的政治出路。清流的失败,也预示了中国封建文明的失败,维系社会的传统理念破产,一代中国知识精英的末落,犹如大坝决堤,给中国留下洪水滔天的百年激荡。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