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好人胡适(上)  

2006-10-23 08:0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人胡适


自从小时侯中了主义的邪,对各种理论不仅再没弄通过,也渐渐失去兴趣。虽然读书没断过,但水平永远上不去,总停留在人之初,性本善都达不到。胡适是近代鼎鼎大名的思想家,是新文化启蒙运动的主帅,关于他的思想学问的书有很多,读了些,也不太懂,更不敢妄谈。但对这个人印像很深,倒不是他的才学,那些不大懂,而是对他的为人,慢慢形成这样概念,这个人的人品了不起,三十年代“我的朋友胡适之”成了文人中的流行语,以至林语堂曾在文章中,幽默的拿这开起玩笑。在胡适逝世后,蒋介石题的“德学俱隆”还是得到了人们首肯。

人们对胡适的思想和学问的赞许,可能造成对他在人品和道德上的崇高有所忽视。在他的年代,社会急剧动荡,兵慌马乱,象他那样,最终得到“好人胡适”的名声,真是难得。在那种不太好的社会,他竟告诉学生,“做学问要在不疑处有疑,待人要在有疑处不疑。”他自已也是躬身实践,在与人交往中,总是坦荡,热情,与人为善。他的心灵像一潭明澈的湖水。在老朋友陈独秀遇牢狱之灾时,他不因政见不同,倾力相救,在周作人做汉奸前后,之前他是惮心竭虑地劝说,之后又为其尽力开脱。最伤感的一幕可能是,48年底南京派飞机到北平接走了他这个北大校长和清华校长梅贻琦,胡到南京后,费尽力气,说动政府又派出一架飞机,去北平接那些他的学术界名人朋友,当飞机返回,他满怀希望地去机场接,但机舱门打开,仅几个人下来,胡适当时就痛哭失声了。乱世之泪,何人能解。在文革中,有很多老教授,老学者,想到了他们的朋友胡适,和那架空空的飞机。他的得意门生吴晗,在死去前脑海中是否出现过恩师的身影?永远是谜。

梁实秋在怀念胡适的文章中特别指出。“胡先生最爱写的对联是: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认真的做事,严肃的做人。我常惋惜,大家往往注意上联,不注意下联。”胡适不光学问好,他的品行,道德也很让人景仰。我们继承他提倡的民主,自由,最好先少说,而是多学学胡适先生的做人。为此,我准备写几篇小文,谈谈胡适和各种人物交往的逸事,或许通过他和别人的关系能了解怎麽做人的胡适。也许写不出这麽多,也许写的不好放弃,但我很愿意探寻一下胡适,这是个道德的宝藏。

(一) 吹不散的心头人影?胡适与陈独秀



胡适与陈独秀是中国近现代思想界的两个巨人,初为同道,但后来走向不同的方向,他们在思想观念上互为仇敌,但私谊确胜似亲人。在新文化运动中,他们曾是亲密的战友。1916年当陈经办《青年杂志》(新青年前身)时,收到胡适从美国寄来的关于文字改革的稿子,大加赞赏。他马上给胡回信,“文字改革,为吾国目前切要之事,此非戏言,更非空言。。。。。此事务求足下,赐以所作写实文字,切实作改良文字之文学,寄登《青年》均所至盼。”在陈鼓励下,胡适很快写出“文学改良刍议”一文,并由陈登在《新青年》上,吹起了白话文革命的号角。陈在随后告诉胡,“中国社会可共事之人,实不易得,恃在神交颇契,”愿将胡引为同志。1917年,陈到北大,胡回国后也到北大任教,二人协力齐心,推动新文化运动,同成为这次启蒙运动当之无愧的领袖。

五四运动后,两人分道扬镳,陈日趋激进,信仰马克思主义,走上暴力革命之路,并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而胡则坚持科学,民主,成为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代言人。二人之思想已是水火不容。但胡适并没有忘记与陈的私谊,他在1925年给陈的信中,将他们的关系讲的清楚分明。

“你我曾共同发表过《争自由》宣言。争自由的惟一原理是:异乎我者未必即非,而同乎我者未必即是,今日众人之所是未必即是,而众人之所非未必真非。争自由的惟一理由,换句话说,就是期望大家能容忍异己的意见与信仰。
我知道你们主张阶级专政的人已不信仰自由这个字了。但我要你知道,这一点在我要算一个根本的信仰。我们两个老朋友,政治主张上尽管不同,事业上尽管不同,所以仍不失为老朋友,正因为你我脑子背后多少总还同有一点容忍异己的态度“

从上面,我们看到了胡适为人之道的核心??宽容,它反映了人类善良一面最本质的东西。

五四以后,胡陈分手,陈领导的共产党逐渐发展壮大,与国民党合作,共同北伐,取得一系列胜利,但在1927年两党分裂,遭到血腥镇压,共产党也直落底谷。而在此过程中,最惨的莫过陈独秀,不仅两个爱子,延年,乔年惨遭杀害,自己也被当成失败的替罪羊,开除出自已创立的党。此时的陈独秀,众叛亲亡,形影孤零,过着流亡生活。1932年陈在隐藏中被以共党魁首名义逮捕,当时国民党政府已内定由军事法庭审判他,并处以死刑。陈也抱定必死之心,他给人题写下“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的墨迹,但求速死。

这时的陈,在别人眼里,仍是共党匪首,千夫所指,共产党则对他弃之如履,不闻不问,真是四面楚歌。这时,正是胡适,鼓动起北大教授,对陈独秀采取了营救活动,通过各种关系,四处活动,由胡的好友罗文干(时任司法部长)斡旋,在蒋介石首肯下,将陈转到刑事法院,以判刑保全生命。胡这不是第一次救陈,1919年陈被北洋政府拘捕,也是胡适出头营救,那时,他们是战友,这次两人在思想上已是敌手,而陈已如无人答理的丧家犬,胡的援手,无异雪中送炭,难能可贵。

陈在狱中,亲笔给胡适写信,表示了感谢,要知道陈独秀一生孤傲,不管在多潦倒时,高官权贵以可怜心态,送他金钱厚礼,他一概拒之。而在给胡的信中,可看出他对胡的友情和信任。

“适之先生,

此次累及许多老朋友奔走焦虑,甚为歉然。。。。审判约在本月底,计尚有月余逍遥。判决后,以弟老病之躯,即久徒亦等于大辟,因正式监狱乃终日禁闭斗室中,不像此时在看守所尚有随时在外散步及与看守者谈话的自由,所以我以为也许还是大辟爽快一点,如果是徒刑,只有终日闷坐读书,以待最后。如能得着些纸笔,或者会做点东西,现在也需要看书以消磨光阴。先生能找几本书给我一读否?
英文《原富》亚当斯密的
英文李嘉图的《经济学与赋税之原理》
英文马可波罗的《东方游记》
崔适先生的《史记探源》
此外,关于甲骨文的著作,也希望能找几种寄给我,先生要责我要求太多了吧。。。。。。。“

1937年,抗战爆发后,陈得以提前出狱,他出狱后,即住在胡适最好朋友傅斯年家中。在南京,武汉失陷后,陈流落到重庆不远的江津县农村,生活窘迫,最不可理喻的是1938年初,《解放》杂志上污蔑陈独秀是每月拿200大洋的日本汉奸。手段之卑鄙,令人发指,全然要再致陈于死地。反到是九名教授在《大公报》发表声明,为陈辩污。由于手头没资料,没查是否胡适参与此事,或签名。但我相信胡知道会签名,那些人也一定是胡的朋友。1938年胡适为赴国难,终于同意进政府工作,出任驻美大使。他一直关心着陈的命运,他的朋友几次写信告诉有关陈的贫病状况,甚至商量由他想办法让陈赴美。但远在大洋彼岸的胡适显然爱莫能助了。1942年,陈独秀在四川小镇贫困中死去。

不管胡陈在思想上有多大分歧,但胡始终把陈当做朋友对待,对朋友的遭遇,耿耿于怀。他曾对人讲:1919年北大辞退陈,是他最痛心的事,造成中国思想的左倾,《新青年》的分化,北大自由主义变弱。他甚至天真地说:独秀在北大,颇受我和孟和(陶孟和)影响,故不致十分左倾,离开北大后,渐渐脱离自由主义者的立场,更左倾了,实开后十余年的政治与思想的分野。不管此话对错,完全可看到胡适心灵的一片良善。

人只有在困境中才能看到真正的朋友,才能见到真正的博爱,慈悲,仁义。当年谭嗣同弃尸菜市口,三日无人敢收尸,是湘潭会馆的一个老仆佣,为其收尸送回湖南。袁世凯的大公子克定,晚年潦倒,日本人高官厚禄利诱不受,宁忍清贫,而他的朋友张伯驹收留他,供奉十年,不取一文。胡适在陈身陷牢狱,孤立无助,伸出援手。这些才是大的人性,大的道德。

今天,胡适,陈独秀都从历史的尘埃中让人重新拾起,抹去污泥浊水,人们又见到了他们耀眼的光芒。让我们一起吟颂胡适那不朽的诗句吧。“山风吹散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