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名士袁寒云(5)  

2006-10-29 08:5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云剧照

旧时文人,兼通诗琴书画,本不奇怪,但往往一门精专已属不易,而门门精通,世所罕见。袁寒云天资聪明,他达到的境界还是和其贵公子身份有关,一是各门学问都有名师指导,二是天下名士争与其交,往来尽鸿儒,谈笑全名家。切磋辨析,相得益彰。所以他的学艺,往往起点高,终成大家。袁世凯在这点上是有眼光的,在他任直隶总督,就以每月200金一位聘请天津严修等学者名士为子弟教课。比如,在诗词方面,当时被誉为“联圣”的扬州名士方地山,也在袁府家塾中任教,与袁寒云心性和气味相投,一见如故,亦师亦友,交情至死而终。袁寒云一生作诗弄联,天下好手都会遍了,连他老头也知道,世凯曾对他友人云:老二(指克文)日与樊山、实甫闹诗酒,都非能任大事者。说到这,也巧,这樊山正是我母高祖,名樊樊山,清朝遗老,一生做了二万多首诗,当时与易实甫同名词坛。我外公这个孙子辈曾继承一大捆字画,不少是张之洞,翁同和等人之笔墨,文革一把火全毁了,也不知有没有这位二公子的字。易实甫也是个名家,别好哭庵,据云有一次王湘绮嘲之曰:事非一哭可了,况又不哭而冒充哭庵乎?易答:我哭时,你未见,他人也未见,惟我老婆能见而已。

闲话少谈,袁寒云另一大学问是收藏,这起头也是奉高师所成。他拜师于近世藏书大家、版本目录学家李盛铎门,在李盛铎亲授之下,袁公子“半载后,学大进,试举一书,皆能渊源道其始未”。俗话说,艺高人胆大,1916年前,老爷子在位,手头宽裕,他专致力珍本名稀图书收藏。特别求购宋元佳本,据张涵锐《北京玻璃厂私乘》云,由于袁寒云这个神秘买家闹得,当时“宋版书籍,价值奇昂,而嗜此者乃风靡一时”。很短时间,他便萃集宋元版名著百数,特筑藏书楼曰“百宋书藏”,当宋版书增至二百部时,复改楼名为“皕宋书藏”。要知道,宋版书到明代时已按页论价,二百种宋本,实在非同小可。袁寒云收书时间不长,然其聚书之速,藏书之精,令一般藏书家望尘莫及,直到他后来因经济原因,出售善本收藏时,人才得窥其大家风貌。由于小袁知书识源,他的藏品多升值出手。可怜不少书上还钤印着“与身俱存亡”的藏书朱章。

 

寒云对收藏情有独钟,除善本书籍外,举凡铜、瓷、玉、石、书画、古钱、金币、邮票、香水瓶、光怪陆离的稀世珍品,他也有所旁及,他曾自题收藏室“一鉴楼”联,可以看到其藏品一斑,并见其文采一影。

上联云:

屈子骚,龙门史,孟德歌,子建赋,杜陵诗,稼轩词,耐庵传,实父曲,千古精灵,都供心赏。

下联云: 

敬行镜,攻胥锁,东宫车,永始斝,梁王玺,宛仁钱,秦嘉印,晋卿匣,一囊珍秘,且与身俱。

 

民国勾沉大师郑逸梅,曾以陶拙庵笔名长文记“皇二子”袁寒云,蔚为可观,将其学问,著作,爱好叙述颇祥,本文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袁寒云在京剧界留下绝唱,袁寒云票京剧本以票成大家,他为梅兰芳修改戏词,使梅戏增色不少,而当时著名梨园名角,他也差不多都同台合作过。但是在洪宪之后,于表演歌唱中注入了内心的苍凉之慨。有几出戏,如《审头刺汤》,《八阳》,他演建文帝一角,建文帝系朱元璋之孙,被燕王篡位,流落江湖,不知所终。寒云唱出戏词:“阿父皇袍初试身,长兄玉册已铭勋。可惜老谋太匆遽,苍龙九子未生鳞。输革满盘棋已枯,一身琴剑落江湖。”由于触及自己身世,他唱得沉郁苍凉,回肠荡气竟达到了台上台下的心灵沟通。观者有潸然下涕者。这两个剧后来就成了“名票“袁塞云的代表剧目,也成为当时梨园佳话。

 

寒云贵公子习气已深,加上嗜大烟,日常所耗不匪。父死前几年,积蓄花尽,便卖古董又维持若干载,终落得鬻文卖字为生,他后来在报刊发表了大量文章,有时也和人打笔仗,曾有人写“韩狗论”来骂他,此时他写文多为稿酬了,为稿酬和报纸打架。他卖字也如此,曾登广告云: “羁迟海上,一楼寂处。囊橐萧然,已笑典裘,更愁易米。拙书可鬻,阿堵傥来,用自遣怀。聊将苟活,嗜痂逐臭。或有其人,廿日为期,过兹行矣。彼来求者,立待可焉。”有时卖不动,就登报减价,有一次,大减价后,一日书联四十副,一夕间尽售去。他卖字也有随俗就市的时候,他老子签定了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在五四运动风靡后,纪念国耻,他也做诗云,“炎炎江海间,骄阳良可畏。安得鲁阳戈,挥日日教坠。五月九日感当年,曜灵下逼山为碎。泪化为血中心摧,哀黎啼断吁天时。天胡梦梦不相语,中宵拔剑为起舞。誓捣黄龙一醉呼,会有谈笑吞骄奴,壮士奋起兮毋踌躇。”他把诗写一百幅扇面,部分送人,部分出卖。诗写的真不错,就是袁公子写“中宵拔剑为起舞,誓捣黄龙一醉呼”,觉着有点味道怪。

 

1931年的正月,袁寒云染上了猩红热病,老友方地山来他天津寓所探望,在寒冷的冬天里,袁寒云拖着病弱的身子,面对每况愈下的生活,剩下的也只有与方地山相对枯坐,两人苦笑着以各自名字写了个联:“大方大,大莫能容,但一味模糊不怕再来天大事;寒云寒,寒真彻骨,要百般忍耐才知自有岁寒心。”方后来加注: “辛未正月自与寒云枯坐,戏为此联,渠欲买佳纸书之,乃弗果,可为流涕。”几天后,在猩红热没彻底痊愈的情况下,寒云又到青楼去吃花酒,旧病复发,于1931年正月辞世,年41岁。他的丧事算得上风光旖旎,据记 “灵堂里挽联挽诗,层层叠叠,多到无法悬挂”。同为民国四公子,他的表弟张伯驹所书挽联为:
  
 天涯落拓,故国荒凉,有酒且高歌,谁怜旧日王孙,新亭涕泪;
 芳草凄迷,斜阳暗淡,逢春复伤逝,忍对无边风月,如此江山。

 

袁寒云那样的文人公子,出生贵胄之家而又聪明绝顶的风流名士,可能也和他老子称了最后一次帝一样,昙花一现,永远在中国大地上绝迹了。据说袁家骝文革中访华,周总理与之恳谈六小时,席间家骝鼓起勇气提出想看看河南老家爷爷和天津西沽父亲之墓,总理默然后答允,袁家骝看到了什么,不得而知,我猜,是一个长满野草的荒冢,他可能会在坟前哭泣。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