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赛金花救慈禧太后  

2007-03-24 10:5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赛金花救慈禧太后

 

我母亲晚年,常抽空写点东西,她曾经给我看过一份稿子,是关于被日本宪兵逮捕和逃跑的经历,我看写的非常详细,但有点罗唆,母亲还说你帮改改,我也没办。母亲去世后,发现在一个口袋里有一大摞她写的稿子,我仔细地读了,发现她写了很多小时候的事,许多小故事,很有意思。她从小生活在大家庭,大家长樊山是个清末民初的名人,老先生曾在清朝任高官,清亡后以诗文名闻天下,一生写了三万多首诗。母亲记载了樊山写字做诗和生活的琐事,她说她当时还没到十岁,樊还给她专写了诗和对联,并装裱成立轴,她说一直保留着,但在文革中都烧毁了。说到樊山的诗,到让我想起一件事,樊写了那么多诗,但有一首最出名,在民国初年是个轰动的文化事件。这就是他以写了梅村体长篇诗作前后《彩云曲》,咏名妓赛金花事,风靡天下。

 

按现在的说法,由于樊的《彩云曲》,掀起了一股恶抄赛金花的风,多年不衰。《彩云曲》是一首叙事诗,分为两部分,即前曲和后曲。前半叙述的是赛金花(傅彩云)传奇生涯中早年的事情。她13岁被拐骗到卖身行业,以及她14岁脱离青楼,被比她大35岁的洪均买去为妾。洪1868年状元及第,1877年后陆续被任命为中国驻柏林、圣彼得堡、维也纳和海牙使馆的领事。因为当时中国女人对参与公开政务顾虑大,彩云就被以夫人的身份陪同出使外国。赛金花嫁给洪均为妾的“婚姻”以及她替代大使夫人出国,在历史上是真实准确的。而且,她是第一批到国外旅行和居住的中国妇女之一,他们在到达柏林之前,先去了圣彼得堡,又去了伦敦和巴黎,后来常驻柏林。一个妓女能够达到这样的地位,也算个传奇。
  

依据传说,彩云开始学习德语。她迷人的风度和姿色使她在柏林社交界显得非常出色,当她的丈夫埋头做学问和参加国务活动时,她积极参加社交活动,甚至有传说她与一位认识的德国军官有染。前《彩云曲》结尾描写她和丈夫一起从欧洲返回中国,对丈夫有一连串不忠行为。而洪均回国后很快去世,随之而来的是彩云命运的衰落。


  《后彩云曲》写于民国期间,主要叙述赛金花在庚子年闹义和团前后的传奇。一开始描写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及其对反洋人的义和团的镇压。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逃往西安。德国将军瓦德西被任命为八国联军最高统帅。他几年前在柏林就与彩云有过关系,这次进入北京后即派人去找赛金花。传说两个人一起在紫禁城皇帝的寝宫里像中国皇帝和妃子一样住了几个月。《后彩云曲》樊山在序中言:因思庚子拳董之乱,彩侍德帅瓦尔德西,居仪鸾殿。尔时联军驻京,惟德军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结舌,赖彩言于所欢,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仪鸾殿灾,瓦抱之穿窗而出。当其秽乱宫禁,招摇市黡,昼入歌楼,夜侍夷寝,视从某侍郎使英、德时,尤极烜赫。

 

樊山如此伦说,民间传闻就更神了,当年闹义和团,最大的事件之一是乱军将德国公使克林德打死在长安街上,所以八国联军以德国将军为司令,德国报复心很强烈,德国占领军要求惩办祸首慈禧太后呼声很高。特别是克林德的遗孀,非让慈禧老太太偿命。据说,赛金花为此此事费力沟通,并几次跪在克的遗孀面前代为求情。最后事情以修建克林德碑牌坊的方式来了结克林德被害一事。该汉白玉牌坊先仍在中山公园大门内,不过,匾额改成郭沫若题写的“和平万岁”。到底赛金花起了多大作用,很难说,但当时联军确实有一种要求惩办慈禧的呼声。老佛爷在西安也惶惶不可终日,赶紧请李鸿章往北京赶,后来谈判有了转机,提出杀庄亲王载勋等,慈禧简直迫不及待让快杀他们。当时庄亲王被赐自尽,给了他根白绫,王爷是个大胖子,上吊后居然绫子断了,他再也不自挂了,这边老佛爷一劲催,最后太监们急了,进屋给王爷按倒,用沾湿了的白棉纸一层一层往王爷嘴上糊,生给王爷憋死赶快去交差,你看老佛爷未保命给急的。

 

赛金花救没救慈禧,睡没睡瓦德西也无从考,算有这么一说吧。但在联军占领北京期间,她到是经常出入德国军营,也给中国人讲了情,京城人对赛金花多有感激,传她为“议和人臣赛二爷”。当时有个学者齐如山,他懂德文,被请去做翻译,他经常见到赛金花。但他说“同她来往的人都是中尉、少尉,连上尉都很难碰到一个。因为上尉已是一连之长,举动上便需稍微慎重。”他不太相信赛与八国联军总司令老瓦的艳史,也不相信两人在故宫金銮殿上闹春。不过,很多人因为赛金花当时已经又沦为妓女,士大夫们小看她,这显然有点自以为是,她当年是以公使夫人出洋的,在西方社交界却曾引起轰动,西洋人没见过中国上流社会女子,结果把咱中国使臣的妾当成贵夫人。她的衣装,作派等等,都引起西人强烈好奇,她在英国,被女王请进王宫,私下招待,并合影留念。她在德国柏林居住时间也很长,瓦德西曾任过德皇的侍卫官,在一些场合认识完全可能。所以赛金花的故事不是空穴来风。

 

赛金花由清末民初第一流大诗人樊山作长诗前后《彩云曲》吟诵,特别是民国后发表的后《彩云曲》,虽然不如白居易的《长恨歌》来的响亮,但也够轰动了,因为樊山曾慧眼发现齐白石,提携他而得以为世人所知,我母亲说,齐不仅尊樊山为师,而且樊家子女婚庆,齐白石必送一连对联带画的一套,我外公和外婆的贺幛是画的一幅鸳鸯戏水。是文革后仅存的一张字画了。樊还帮梅兰芳改剧词,让梅剧生色不少。所以后来很多文人墨客跟风大写赛金花,非常有名的《孽海花》很大章节写的洪状元和赛金花的事,张春芳的《九尾龟》、樊子东的舞台剧作品《颐和园》等都已赛金花故事为主要内容,熊佛西和夏衍的剧本《赛金花》还拍了电影。北大教授刘半农还曾专程到上海采访仍活着的赛金花,做了个长篇考察报告。甚至德国人斯蒂芬·封·门登也写了本《赛金花传奇》一书。当然这个妓女救国的故事听着是挺别扭的,新中国咱只知道共产党救国,自然很少提到这种故事,所以就说赛金花救老佛爷,更能接受点。

(图中女为赛金花,男为瓦德西)

<我的母亲>下面有链接

http://sigong.blog.sohu.com/25825129.html

 

后话:

附樊山前后《彩云曲》原文,估计全读得懂的人不多,我也好多不认识的字。我母亲说,这老爷子认字奇多,多用人不认识的字,连这也有点遗传,樊有个女儿,把康熙字典都翻烂了,母亲小时候去她屋里玩,她总在那看字典。另外,附一份樊的手书,说的家里事,原来给我母亲也写过几张,可惜我没见过,都在我懂事前烧了,有点遗憾。

 



 

樊樊山前《彩云曲》

 

《彩雪曲序》:

  赛金花原名曹梦兰,又名傅彩云,本苏州名妓,年十三依姊居申江。洪学士钧
衔恤归一见悦之,以重金置为簉室,携至都下,宠以专房。会学士持节使英,万里
鲸天,鸳鸯并载。既至英,六珈象服,俨然敌侍。英故女王年垂八十,彩云出入椒
风,独与抗礼;尝与英皇并坐照像,时论奇之。学士代归,从居京师,与小奴阿福
奸,生一子。学士逐福留彩云,寝与疏隔。俄而文园消渴,竟夭天年。彩云故与他
仆私,至是遂为夫妇。居无何,私蓄略尽,所欢亦殂。返沪为卖笑生涯,改名曰赛
金花。 记其事说:


姑苏男子多美人,姑苏女子如琼英. 水上桃花知性格,湖中秋藉比聪明.
自从西子湖船往,女贞尽化垂杨树. 可怜宰相尚吴绵,何论红红兼素素.
山塘女伴访春申,名字偷来五色云. 楼上玉人吹玉管,渡头桃叶倚桃根.
约略鸦鬟十三四,未遣金刀破瓜字. 歌舞常先菊部头,钗梳早入妆楼记.
北门学士素衣人,蹔踏毯场访玉真. 直为丽华轻故剑,况兼苏小是乡亲.
海棠聘后寒梅喜,待年居外明诗礼. 两见泷冈墓草青,鸳鸯弦上春风起.
画鷁东乘海上潮,凤凰城里并吹箫. 安排银鹿娱迟暮,打叠金貂护早朝.
深宫欲得皇华使,才地容斋最清异. 梦入天骄帐殿游,阏氏含笑听和议.
博望仙槎万里通,霓旌难得彩鸾同. 词赋环球知绣虎,钗钿横海照惊鸿.
女君维亚乔松寿,夫人城阕花如绣. 河上蛟龙尽外孙,房中鹦鹉称天后.
使节西来娄奉春,锦车冯嫽亦倾城. 冕旒七毳瞻繁露,盘敦双龙赠宝星.
双成解得西王意,出入椒庭整环佩. 妃主青禽时往来,初三下九同游戏.
妆束潜随夷俗更,语言总爱吴娃媚. 侍食偏能厌海鲜,报书亦解翻英字.
凤纸宣来镜殿寒,玻璃取影御林宽. 谁知坤媪山河貌,留与杨枝一例看.
三年海外双飞俊,还朝未几相如病. 香息常教韩寿闻,花头每与秦宫并.
春光漏泄柳条轻,郎主空嗔梁玉清. 只许大夫驱便了,不教琴客别宜城.
从此罗帷怨离索,云蓝小袖知谁托. 红闺何日放金鸡,玉貌一春锁铜雀.
云雨巫山枉见猜,楚襄无意近阳台. 拥衾总怨金龟婿,连臂犹歌赤凤来.
玉棺画下新宫启,转盼王郎长已矣. 春风肯坠绿珠楼,香径远思苎萝水.
一点奴星照玉台,樵青婉娈渔僮美. 穗帷尚挂郁金堂,飞去玳梁双燕子.
那知薄命不犹人,御叔子南后先死. 蓬巷难栽北里花,明珠忍换长安米.
身是轻云再出山,琼枝又落平康里. 绮罗丛里脱青衣,翡翠巢边梦朱邸.
章台依旧柳毵毵,琴操禅心未许参. 杏子衫痕学官样,枇杷门牓换冰衔 ."
吁嗟乎!
情天从古多缘业,旧事烟台那可说.  微时菅蒯得恩怜,贵后萱芳都弃掷.
怨曲争传紫玉钗,春游未遇黄衫客. 君既负人人负君,散灰扃户知何益.
歌曲休歌金缕衣,买花休买马塍枝. 彩云易散玻璃脆,此是香山悟道诗

 

《后彩云曲》

 

《后彩云曲》序

 

居京师,制《彩云曲》,为时传诵。癸卯入觐,适彩云虐一婢死,婢故秀才女也,事发到刑部,门官皆其相识,从轻递籍而已。同人多请补记以诗。余谓其前随使节,俨然敌体,鱼轩出入,参佐皆屏息鹄立。陆军大臣某,时为舌人,亦在行列。后乃沦为淫鸨,流配南归,何足更汙笔墨。顷居沪上,有人于夷场见之,盖不知偃蹇几夫矣。因思庚子拳董之乱,彩侍德帅瓦尔德西,居仪鸾殿。尔时联军驻京,惟德军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结舌,赖彩言于所欢,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仪鸾殿灾,瓦抱之穿窗而出。当其秽乱宫禁,招摇市黡,昼入歌楼,夜侍夷寝,视从某侍郎使英、德时,尤极烜赫。今老矣,流落沪滨,仍与厕养同归,视师师白发青裙,就簷溜濯足,抑又不逮。而瓦酋归国,德皇察其秽行,卒被褫谴。此一泓祸水,害及中外文武大臣,究其实一寻常荡妇而已。祸水何足溺人,人自溺之。出入青楼者,可以鉴矣。此诗着意庚子之变,其他琐琐,概从略焉。

 

纳兰昔御仪鸾殿,曾以宰官三召见。画栋珠帘谒御香,金床玉几开宫扇。明年西幸万人哀,桂观蜚廉委劫灰。虏骑乱穿驿道走,汉宫重见柏梁灾。白头宫监逢人说,庚子灾年秋七月。六龙一去万马来,柏灵旧帅称魁杰。红巾蚁附端郡王,擅杀德使董福祥。愤兵入城恣淫掠,董逃不获池鱼殃。瓦酋入据仪鸾座,凤城十家九家破。武夫好色胜贪财,桂殿清秋少眠卧。闻道平康有丽人,能操德语工德文。状元紫诰曾相假,英后殊施并写真。柏灵当日人争看,依稀记得芙蓉面。隔越蓬山十二年,琼华岛畔邀相见。隔水疑通银汉槎,催妆还用天山箭。彩云此际泥秋衾,云雨巫山何处寻。忽报将军亲折简,自来花下问青禽。徐娘虽老犹风致,巧换西装称人意。百环螺髻满簪花,全匹鲛绢长拂地。鸦娘催上七香车,豹尾银枪两行侍。细马遥遵辇路来,袜罗果踏金莲至。历乱宫帷飞野鸡,荒唐御座拥狐狸。将军携手瑶阶下,未上迷楼心已迷。骂贼翻嗤毛惜惜,入宫自诩李师师。言和言战纷纭久,乱杀平人及鸡狗。彩云一点菩提心,操纵夷獠在纤手。胠箧休探赤侧钱,操刀莫逼红颜妇。始新倾城哲妇言,强于辩士仪秦口。后来虐婢如虺腹,此日能言赛鹦鹉。较量功罪相折除,侥幸他年免缳首。将军七十虬髯白,四十秋娘盛钗泽。普法战罢又今年,枕席行施老无力。女闾中有女登徒,笑捋虎须亲虎额。不随盘瓠卧花单,那得驯狐集金阕。谁知九庙神灵怒,夜半瑶台生紫雾。火马飞驰过凤楼,金蛇舕  燔鸡树。此时锦帐双鸳鸯,皓躯惊起无襦裤。小家女记入抱时,夜度娘寻凿坏处。撞破烟楼闪电窗,釜鱼笼鸟求生路。一霎秦灰楚炬空,依然别馆离宫住。朝云暮雨秋复春,坐见珠盘和议成。一闻红海班师诏,可有青楼惜别情。从此茫茫隔云海,将军也有连波悔。君王神武不可欺,遥识军中妇人在。有罪无功损国威,金符铁券趣销毁。太息联邦虎将才,终为旧院蛾眉累。蛾眉重落教坊司,已是琵琶弹破时。白门沦落归乡里,绿草依稀具狱词。世人有情多不达,明明祸水蹇裳涉。玉堂鹓鹭愆羽仪,碧海鲸鱼丧鳞甲。何限人间将相家,墙茨不扫伤门阀。乐府休歌杨柳枝,星家最忌桃花煞。今者株林一老妇,青裙来往春申浦。北门学士最关渠,西幸丛谈亦及汝。古人诗贵达事情,事有阙遗须拾补。不然落溷退红花,白发摩登何足数。

 

  评论这张
 
阅读(3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