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思公整理:母亲的回忆(二)  

2007-05-13 09:4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回忆(二)

这里再加一个小插曲。和我一同爱国画的那个小姑娘,比我大些,画的也比我好,小五年级时我和她在这小家庭里办了一张小报,名字叫“兴盛极”取名时我们俩都想不出好名子,后来索性用了我们这条街的一个油盐店的名字,就是兴盛二字。有条件就出一期,有一期是我写的连续小说,叫“反思”,写新娘待嫁的事。开头写的是,天空乌云密布,有轻微的雷声,细雨下着,十几岁的小新娘当场落泪,她忐忑不安的想,抬我到那里?他是谁?什么样的人?他家什么样?我想好怎么办?小骄里面坐着新娘,在想一些问题,当然就是“反思了”。

有时出图画版,那个爱画的姑娘的画,常得到家人的好评,这一回她画了两幅小画,一幅是一个烫发的少妇,正走在西单商场附近,当然是背面,从后面看少妇非常漂亮,打扮时髦登一双高跟鞋,头发上别着一支浅色的花,后面跟了一大群男人指手划脚的评论什么。(当然是说真漂亮……)第二张仍然是那少妇,觉察到后面跟了不少人。于是回头看看,妈呀,是个细眼大嘴吧的女人。把这那群人吓的张口结舌,张开两手要向后面倒下,我们孩子看了哈哈大笑,完全能理解她画的是谁。她三姐一再嘱咐说,这张报可不能给他大姑二姑看,孩子们看看得了。我和她们的大姑关系很好,(下面可以提一提)。我没听三姐的话,偷偷的还是拿给亲祖了。因为那上面也有我的小说,更有那张令我也很喜欢的漫画。她看后夸我写的好,当看到漫画时真大出乎预料,她一声轻声的笑出来了。没有骂我们,她说快收起来,不许在院子里传看。我再说说这两姐妹的不同性格。不仅长像出入很大,很多内向的差别也大。

 

姐妹二人和弟弟都在家庭庭教师那里读很多年的书,都变成诗、书、琴、画样样精通。姐姐每日习字,她的小楷,现在看也有字贴的水平,漂亮极了。她看书很多,能给我们讲些“古”(即历史故事),她和她父亲有共同爱好,爱研究文学,以前她老翻一本康照字典,翻来翻去翻成一本大破书。家里人问她什么字,没有她不认识的,还要给你讲讲这个字的来龙去脉,我们都认为她是个学问家。她对妹妹的奢侈,好玩的行为当然看不上,但她从不多说一句话,这种情况也要分析一下,她是结过婚两年多以后,就自动回了娘家,再不回婆家了。所以她认为她没资格过问娘家的事,对妹妹弟弟的生活她会有不同看法,但她从不过问。

她为什么出嫁两年多就回娘家了?据说是这样的,她是才女,所以老父亲给找的女婿是第一批从英国留学归来的,回来后当了官。我两家及有关亲戚对此婚姻十分满意。结婚一年就生了一个大儿子,又是一大喜事。不知她怎么知道,丈夫曾去过妓院。知道此事后,她为了儿子,还勉强维持着面子,不幸儿子一岁多去世了。丈夫在上海办事。她就把家里收拾好,自己找搬运夫,把她的嫁妆装车和本人一并回娘家来了。到家时门房一通报,连老父亲也十分惊讶。女儿哭了。

她丈夫在上海所闻此事,匆忙回京,刚到京就赶到我家,但门房人说早有了小姐的口话,“让姑爷回去,以后也不用再来了。”据说他来过三、四次都进不了门,人是不来了,但每月都收到他的一封信。信送到大小姐手里,随手撕了,从来没有看过。直到丈夫又回到上海,仍有信来,后来没有信了,两家从此断交。以后的日子是女儿和父亲谈经论书,研究书法。亲祖对我喜爱,我爱在她屋中玩,她是玩骨牌的能手,一个人可以有多种玩法,她开始教我,我们玩对子,拉大车,出牌比大小,常是我赢,高兴极了,后来她让我和她住了一段,睡一个床上,上床前一定要洗的干干净净,她常讲又小又短的故事,受骗的乌鸦等,一些最原始的故事。每天我放学回来,还留好吃的,早晨桌上每天摆了四个铜板,让我吃早点,孩子是懂人意的,她对我好,我也很乐意为她服务,包插我坐在桌子上给她掏耳尿,拽白头发我是能手。

她脾气很大,你想她一生气就把全部嫁妆拉回家里,丈夫多次请她回家,最后只要求见一面,都不可以。据说丈夫去上海后一月一封信,半年以上她对来信都一字不看。在那个半封建社会里,她多么强。我放学以后进门回来,过她住的院子偶尔听到她大声叫骂,人都说大爷认气了,别再扭着了。但她发脾气,人人都静俏俏的,谁也不敢来劝。我到她房间,有时见她坐在大竹椅上泪流满面,我就在她旁边,用她手中的手巾为他擦泪,她一把把我楼在怀里,听她不断的哭,我们很知音。干祖没有文才,却会在客厅里开舞会,客人几乎天天两桌麻将,两姐妹的区别太大了。

 

太祖的儿子我叫少祖,娶亲要求很高,南方出美女,一定要在南方找,真找来南京一个大官的女儿,是南京出名的美人。娶过来了,夫妻恩爱关系极好,一连气生七个孩子,两男五女,除一个女孩长的稍差,其他女儿都长的标准清秀,特别是大姐,二姐在家族中美丽有名。两个儿子也是高大标致,人也大方,尤其是大哥也有美貌之称,六妹七妹也是清秀,我看她们都好看。可惜生了老七不到一年,夫人生病而亡。特别是后三个,一个大一岁,怎么办?

急于为孩子找后妈,他到上海玩,游玩一切好了,又从一个慈祥的上海人大家庭里,娶回一个上海小姐。这个老婆,也生了两个女儿,都比我小,很好看,都是漂亮好妈养的,不幸不久少祖也患病故去,她和两个女儿都送回上海娘家,每年在这个家住段时间,又回上海。我们孩子们都认为这两个姑娘很神秘。她们单独吃饭,由一个叫阿金的丫头伺候,也是上海人,她们母女和丫头都说上海话。而且两姑娘穿的极好看,我们感到她们和我们不是一家人似的,以后这家由姑婆二人掌管,遇事姑婆二人商量,但某些权财似乎在二姑手中,姑婆二人似乎也很融洽,待我长大一些,我就发现这个家庭很不平等。厨房有两个厨子,要做多种菜饭,大爷,干爷,少婆的饭都是自己点菜送到自己房间单独吃,孩子们在饭厅开一大桌一块吃。连当时所谓的下等人也一起吃。

我和家里三个孩子同时在一个小学上学,学校离我家后门不远,我们四个每天早晨聚在一块走,在一二年级时,我记得是冬天,姐妹三人都穿得很厚的棉衣,而我是有兜的。她们没有。五、六年级夏天我走在她们后面看到两个女孩子鞋都破了,露着脚后跟,没人给她的缝补。家里住房的摆设,也是三六九,大人和喜屋子里是红木的家具,少婆住房有西式床铺桌椅,五座大柜,穿衣镜。但孩子们在大院东厢房,一间是二哥的,只有床简单的桌椅,外屋两间,有三个女孩,是用一个大床,一个小床,摆在板凳上当床用,只有一个方桌和椅子,三个孩子可以在上面做工课,我因没有兄弟姐妹,常和他们凑在一块做作业。穿衣服更不用说大姑很简朴,前面提到二姑,一套又一套的新式衣服,大姐因是长孙,长孙女,都可以到裁裁缝铺做衣服,长孙有西服大身段,大姐也有好衣服,下面的孩子呢,我没见他们有什么好衣服,有意思的是,当大儿子结婚时,排场挺大,孩子们没有好衣服怎么办?她们继母也真有办法,她从她在北京的上海朋友家借来许多衣服,(用洋车拉回来的)各式各样,质量还不错,样式也时兴,于是孩子们都来挑,找合适的穿。都挑到了自己合适的服装,当时是冬天,我有自己的衣服我记得是一件深红的棉袄,上面配一条有绣花的深黄带子的,当然很漂亮,但我没有洋式大衣,我挑了了一件很不错的小大衣。这样把我们家的孩子都打打扮起来了。少婆一再嘱咐不要给人家说穿的衣服是借的,于是坐上很少见的小汽车去到大饭店去。客人一再说这个标致,那个水灵。结完婚回来后,脱下衣服还人家。

 

孩子们都高兴过年,过年时,每个孩子都有一件漂亮的棉袄,母亲为给我让人看,在穿着打扮我上是不让人的,我记得有一年是金黄色的小旗袍,上面领子是天蓝色的,前面绣的一个大凤凰,后面绣的是一大牡丹。人人夸我的衣服漂亮,我很高兴。更有最不合理的事情是家里排场挺大,大孩子可以随意挥霍。大哥哥上教会大学,大姐上到高中毕业。可三个小兄妹只上了小学,继母推说没钱,不让上中学,这样有钱的家庭,三个孩子可以不给教育。在她们力争之下,只学一些道德、绘画短期班。我靠外祖母家上学是没问题的。当然我也比较争气,初中全免学杂费,高中也花不了多少钱。上大学有外祖母家也没问题。没有人相信这样的家庭不让孩子上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