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致富带头人  

2007-06-22 13:0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东滕州政府大楼前石鼎

致富带头人

 

最近中央下令严查各地政府的豪华办公大楼,听着挺痛快,因为咱看到了,改革步伐迈得最快的就是官家,不仅早跨过了小康,甚至超越了欧美富国。当官的吃穿住行,那样也不比世界富国的待遇差。可惜一般老百姓不太容易见到,能见到的就是各级政府的办公大楼了,无论从街道办事处,乡镇,县市,省京各级机构,那办公楼盖的,你不服都不行,有美国国会大厦式的,有天安门广场式的,有摩天大楼式的,有花园别墅式的,真是五花八门,去年人大有代表上了提案,也附了照片集,可能经过万里长征,最终到了咱最高领导面前,终于下了正式文件,要管管,真是件喜事。

 

可是这政府各机构豪华办公楼已经林立于神州大地,不知道怎么个管法,总不能拆迁啊,有人提出改作它用,看来也不现实,所以楼继续用是肯定的了,无非对批准的领导人批评教育,个别的可能调个职,降个级,但我想,一起在豪华环境下办公的同僚们,绝不会忘了老领导的好,所以也犯不着为为此事受处分的官担心。当然严查的风过来,能蒙混过去最好。这不,山东滕州就出现了个新鲜事,有个网民在新华网把当地的政府办公楼的照片贴在网上,楞给公安拘留了。这山东官真蠢,早点拿草把大楼掩盖上多好,拿席子遮挡上也可以啊,最起码也先立个牌子:军事重地,不许拍照。现在让人照了相,再抓人,把事闹成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各地政府要吸取教训,提前作点准备,我给出个主意,如果楼层太高,不妨先用土把下面埋半截,等风声过去,再挖出来。或者占地太大的,赶快种上高粱,学学张艺谋拍红高粱的办法,其实检查的也是同僚,心里都明白怎么回事,虽然不至于象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估计边上弄个花轿,放个巩俐似的大嘴漂亮妞,唱一段:哥哥你大胆向前走,莫回头,这事就过去了。

滕州政府大楼 

其实豪华政府办公楼是很难禁止的,并不全是腐败的关系,虽然在那样的环境下是种享受,但更主要的是体现了权力的威严和强大。在民主国家,官员并不需要展现权威,因为选票给了他足够的权威。可是在专制国家,很难证明统治者的合法性,一种是枪杆子,打出来的,一种就是靠炫耀权力。中国封建社会皇家建筑的特点就是统治者的威严和神圣不可侵犯,殿堂雄伟,宫门巍峨。比如皇宫,一方面显示帝王的权威,也反衬臣民的渺小。如果你生活在那个时代,试想你见一次皇上,你穿过高高的永定门,从壮丽的正阳门下行到雄伟天安门前,估计你也会和今天有些人似的,激动,感慨。然后你跨过金水桥,从边上小门洞进入禁城,过端门,入午门,走进大清门,俯仰太和殿,我估计,没见到龙椅上的皇上,你腿早软了,你觉得你太渺小了,太是奴才了,太想跪了,太想五体投地,权力太高大了,那一道道恢宏的大门把你压爬下了。可是封建时代,对各种官家建筑的规矩也很严格,一级一级的,几扇门,几丈高都有限制,逾越是要杀头的。反封建这些都反掉了,可是以权压民的思想并没根本改变,虽然当官的不称青天大老爷,给民做主的父母官了,改称公仆,为人民服务,可是权力的合法性仍没有解决,用巍峨的建筑,高大的楼堂壮壮威是难免的。山东滕州办公楼广场前,放着巨型石鼎,不少政府大楼前都摆上石狮子,都是从老祖宗那学的把戏,真是越来越没出息,说不定哪方土皇上,以后敢在门口放个虎头铡。那多威风,老百姓谁敢不服。

 

大楼内部会议室

所以我觉得,政府的衙门盖得越豪华,越说明自己虚弱,越外强中干,老百姓也越没地位,越不以民为本。这是完全不知羞耻的炫耀权力,当然当官的如果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也就没指望了,有句俗话:人不要脸,鬼都害怕。不过,当今脸上的皮要是不厚,还敢在官场上混。这边豪华大楼出来,就去探望贫困低保户去了,那边吃完酒席,接着就与灾民同甘共苦了,人家在豪华宾馆式的大楼里,要为咱老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呢,非当这任劳任怨的致富的带头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