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王国维的自沉和陈寅恪的自隐  

2007-06-25 22:0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国维的自沉和陈寅恪的自隐

 

古人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思公曰:师之不存,道之无存也。中华文化流之数千余年,已成颓势,道不存,师亦不存。值此新旧转型交汇之秋,去者不可觅,来者不可预。骆宾王言:霍子孟之不作,朱虚侯之已亡。鷰啄皇孙,知汉祚之将尽。龙漦帝后,识夏庭之遽衰。近代大学者王国维自沉,陈寅恪自隐,实敲响文化神州丧钟。

 

王国维,陈寅恪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最后大师,陈寅恪论王国维之学:“先生之学,博矣精矣,几若无涯岸可望,辙迹之可寻。且不说其在历史学,语言学,民族学,考古学和古典文学上的造诣,其甲骨文研究的开拓者地位,和《人间词话》的极品文章,无后来者可比肩。然而当时身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之一的王国维,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形下,默默走到昆明湖边,静静地投入清水之中,留下千古之谜。后人对他的死进行多种猜测,有殉清说,因为他是废帝溥仪的师傅,溥仪被强迫赶出宫受到刺激,另有悲观时事说,北伐军节节胜利,湖南名绅大儒叶德辉被杀等等。也有因为家庭惨剧丧子之痛,和朋友背信,罗振玉相逼等种种说法。

 

其实王国维自己的一句话把他的死交待得很清楚:“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而陈寅恪则是理解最明白的人了,在他的《王观堂先生挽词并序》中写道:“盖今日之赤县神州值数千年末有之钜劫奇变;劫尽变穷,则以文化精神所凝聚之人,安得不与之共命同尽,此观堂先生所以不得不死,遂为天下后世所极哀而深惜者也。至于流俗荣辱委琐龌浊之说,皆不足置辨,故亦不之及云”。像王国维那样用生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接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并最终达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式的成就。最后选择自沉,应是与文化同尽。在转型年代,他的文化境界与现实社会已经格格不入,尽管他头上始终保持着王朝的小辨,已无法坚守精神和现实的统一。生活在那个变乱年代,对这样的文化智者只是一种耻辱和折磨,生死对他并没有什么意义。王国维的死很宁静和从容,可以比照屈原投入汨罗江的霎那,昆明湖上的波纹,和二千年楚河的涟漪都是心脉相连的水花。清澈的水面,折射的是历史的兴亡,文化的盛衰,和世事的沧桑。

 

对王国维自沉领悟最深的陈寅恪,因为他是达到那种文化境界的人。王国维之死,尚有陈寅恪一言定论,先生作的墓志铭勒刻在王静安纪念碑上: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陈先生在王国维死后也实际成为中国学者之泰尊。且不说他精通十几种外语的西学知识淹博,国学功底亦无人能敌,他被称之为教授的教授。如果从学问上讲,后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和新中国文化泰斗的郭沫若,学识真不如陈先生一麟。从陈先生对王国维之死认识的程度,我们知道他所言者,也包括了他自己,在他面临又一轮新的历史变革时,他也基本看透尘世,他的精神实际已经投了水。虽然他没有采取激烈的举动,而是像历代大智者选择了隐退。晚年他用一幅对联表白:涕泣对牛衣,四十载都成肠断史;废残难豹隐,九泉下稍待眼枯人陈寅恪先生,是以中国文化最后托命之人的身份,坚守治学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但在那个年代,又如何能保住这最低的底线呢。国民党时代,蒋介石对他很尊重,但他对时局也是无可言说,共产党胜利,以他历史睿智的眼光,对未来并不抱一片光明的期望,近代中国从来就没有给过学者一片独立自由的天地。

 

1949年之后,陈寅恪抱定的是隐士态度,虽然没有真正隐于乡野,但作为中国头一号的学人,避居广州也算是一种态度了。1954年,当局曾邀请陈寅恪先生出任学部第二历史研究所所长,陈老先生亲自口授了一封复信说: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其意就在不要有桎梏,不要先有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也不要学政治。不止我一个人要如此,我要全部的人都如此。我从来不谈政治,与政治决无连涉,和任何党派没有关系。因为,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不能发扬真理,即不能研究学术。也不知道他是真不问世事,还是明知故答地谢绝。总之,他的话不愧中国第一学人的见识和勇气,可以让无数自称学者之人汗颜。令人嘲笑的是当年高呼以毛思想为指导研究物理的某人可以名列院士,招摇几十年而于今。失明膑足的中国文化泰斗,却在高音喇叭日夜的谩骂声中身亡。黄钟毁弃瓦缶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国运可知,民智可料。

 

正如我们所知,晚年的陈寅恪先生致力《柳如是别传》的写作,书成八十余万字,历时十几年。柳如是是活动于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妓才女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柳如是被称为金陵八艳之一。她具有爱国的民族气节经历了由明到清的改朝换代的大动乱。当时好多明朝的贪官贪生怕死,卖国求荣,而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柳如是这样的歌妓,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能表现出崇高的民族节气。她曾经和名末反清义士和后明小朝廷的名士命运相连,并留下不少造诣很高的诗词。我们引其一首诗,或可一观柳女才情:荒荒慷慨自知名,百尺楼头依暮筝。勾注谈兵谁最险,崤函说剑几时平?长空鹤羽风烟直,碧水鲸文澹冶晴。只有大星高畴人傲我此时情。

 

很多人对陈寅恪晚年致力于研究一青楼女子有很多疑惑,其实对于一个甘心隐世的大学者,这也许是个恰当的题目,正如曹雪芹著《红楼梦》,从大观园里的奢华荒诞透视社会的沦丧一样,陈在他所著书的缘起中曾言:披寻钱柳之篇什于残阙毁坏之余,往往窥见其孤怀遗恨,有可以令人感泣不能自己者焉!夫三户亡秦之志,九章哀郢之辞,即发自当日之士大夫,犹应珍惜引申,以表彰我民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一九六一年,吴宓到广州会见老友陈寅恪,谈及《柳如是别传》的写作情况。吴宓在日记中记载:寅恪细述其对柳如是研究之大纲。柳之爱陈子龙及其嫁牧翁,始终不离其民族气节之立场、光复故物之活动。不仅其才高学博,足以压倒时辈也。总之,寅恪之研究红妆之身世与著作,盖借以察出当时政治(夷夏)道德(气节)之真实情况,盖有深意存焉。绝非消闲风趣之行动也。近代有学者评《柳如是别传》称:“内容涉及明清交替时期的经济、政治、军事、党社、宗教、艺术、文学等各个方面,史事极为纷繁。陈寅恪综合运用传、论、述、证的方法,熔史才、诗笔、议论于一炉,将家国兴亡哀痛之情感融化贯彻全篇。作者更辉煌的学术目标是通过立传来修史,更准确而宽泛一点说,应该是用血泪写成的一部色调全新的明清文化痛史”。

 

《红楼梦》中诗云,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王国维的自沉,陈寅恪的自隐,其实是一种殊途同归,或许标志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性终结,如同唐诗,宋词,汉文章,只能存在于逝去的时光,而永不可复制。王,陈之死,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也随之而去,文化的死无声无息,更无以言说。沉默的我们只能静静地旁观,仿佛在舟中,看到层层山峦远去。知者心,苍黄无雨雷声渺,不知者无忧,夕阳危台歌大风。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