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刘心武欠挨了几个大嘴巴  

2007-08-01 01:3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心武欠挨了几个大嘴巴

 

《儒林外史》写了一个范进中举的故事,范进苦读多年,数次考试,屡不中,终于得中举人,竟一时激动疯了。幸亏岳丈胡屠户抽了他几个大嘴巴,才缓过了。刘心武当年业余写作,突然一篇普通的小说中了大奖,被捧成“伤痕文学”代表作,他也成了名作家,表面看这人还正常,但后来再也写不出什么,最近十几年,一头扎进《红楼梦》中,开始成天弄个秦可卿玩赏,后来就林黛玉,薛宝钗等挨个把玩,很无聊的事。我以前没看过他的所谓红学文章,直到最近他上了百家讲坛讲红楼,我也没听,但不时见到花边新闻提到此事。前两天我比较仔细地读了一篇他的名文《林黛玉沉湖之谜》,这才发现,这家伙当初中大奖,没人抽他几个大嘴巴,他的心性原来早变态疯魔了。

 

红学研究本来就是有点走火入魔的学问,清朝文字狱盛行,思想禁锢严重。所以学者文人不事创作,多钻训诂,把几本古书经文,证了又证,注了又注,考证后再证考证,注释后再释注释。成为一种繁琐的学风。既不是探讨道理,也不是启蒙思想,因为科举考试以此为题,所以变成一种智力游戏。这种寻章摘句,训诂风气在科举取消后,已经衰败,但风气还存留。民国后,《红楼梦》无意成为取代的经书,促成训诂学的复活。曹雪芹用比较曲意之笔,描写了清朝一个大家族的衰败,书中隐喻颇多,再加上他写作时穷途潦倒,身世不明,而且还没写完,给人留下很多想象空间。

最早对考证《红楼梦》推波助澜的是胡适,他通过很多作者年代的野史,笔记等史料,着重解读《红楼梦》的作者和年代,基本上属于历史考证的范畴,不少学者也参与其中。后来俞平伯等人从文学,艺术角度对该书进行研究,重点在辨析《红楼梦》本身的内容。至此还算正常,解放后,先是政治参与对红学的大批判,一下名噪一时。接着,毛老人家又用《红楼梦》解读阶级斗争,红学成了显学。似乎中国人谁不知道《红楼梦》就和文盲一样。既然是显学,就难免招来各式各样的文人来附庸风雅。

 

刘心武也算凑上来的一位,但这位仅凭着一部《班主任》荣获作协副主席的小秀才,非要继胡适,俞平伯,周汝昌等大学问家的后尘,搞出红学研究的新成果,且不说其不自量力,本身也属于无自知之明的无聊之举。果然,刘来了个左道旁门,把《红楼梦》玩成了自己的刘楼梦。他的所谓研究,完全是从书里片言片语里无中生有的臆测,胡说八道,鬼话连篇。可以说除了炒作挣稿费,他的“研究”一点价值都没有。我敢断言,胡适如果看见,准得中风,俞平伯如果读了,保证自杀,毛主席念了,肯定下命令把他枪毙。

 

我们先看看刘是怎样来研究《红楼梦》的,我们知道曹雪芹的《红楼梦》没有写完,后面四十回合是高鹗补写,刘心武主要抓住这一点,对后四十回的武断猜测,并进行天花乱坠的演绎。我们看看刘心武是怎么生编乱造出个林黛玉沉湖论的。在他的《林黛玉沉湖之谜》一文中,他先说“黛玉原来是天上一颗仙草,修炼成女身下凡。”他把林黛玉说成仙女,无非就是为胡编打基础。然后他信口开河了,先从“行为艺术”开侃铺陈,他说黛玉葬花是个行为艺术,而且比西方早了一百多年,为什么是行为艺术呢,刘楼梦专家说,林黛玉的花锄是她自己特制的,上面挂着香囊也是精心缝制和刺绣的,刘先生想象力真邪了,他甚至断言,林黛玉绝不会拿个大竹扫帚,而是一把用别的材料制作的精巧小扫帚。我猜,他想说塑料的,没敢说。有了这些道具,林还设计了行走路线,一路吟咏,所以他说:“她这个行为艺术是有声行为艺术,让她有这样一个完整的艺术化的行为,这很了不起”。看出来没有,自己可着劲编,然后在自己编的胡言上下个研究新结论。

 

他编这些都为了自己黛玉沉湖作前提,黛玉是仙女下凡,喜欢行为艺术,所以她“要离开这个世界,她也一定会诗意地消失”。以前的研究者,曾经有人猜测曹雪芹会给林黛玉的下场设计成“跳湖”,看看刘怎么进行新的发现,刘说,“跳湖这个说法,我是坚决不赞成。因为这说明你对跳湖和沉湖之间的重大行为艺术上的麻木不仁。跳湖,是从高处往下,一个抛物线,咕咚一声。当然,可能死得很痛快,但是毫无诗意。沉湖,是自己穿戴好了以后,从水域的浅处慢慢走向深处,很不一样啊!”看到刘大师红学研究重要的学术突破,林黛玉沉湖说的伟大了吧。靠,看到我们时代的学术繁荣了吧,这种狗屎东西居然能写得出来,还能发表,还引起反响,我不知道是文化疯了还是社会疯了,我能做的是,那天见到刘心武,抽丫两大嘴巴,帮他从“中举”后的疯病里醒过来。

 

结论有了,刘心武还给了科学依据。“为什么我说她沉湖?我按我心目当中认为的重要性,次要性,按这个排列。”第一个证据是七十六回,因废话太多,不全文引了。我归纳一下,那个回合有史湘云的一句诗:寒塘渡鹤影。林黛玉的一句诗:冷月葬花魂。原文是“诗魂”,刘心武论证了几百个字,非说该是“花魂”。中间扯了不少蛋,最后他的原文结论是:“冷月葬花魂”,就是说在一个凄清的中秋之夜,湖面上倒映着中秋的满月,湖波荡漾,而这个情况下,花魂就默默地,一步一步地沉进去了,就埋葬在里面了。所以,这一句联诗,就是林黛玉沉湖的一个暗示,就是一个伏笔“。诸位,还接着看刘大师的依据吗?我写这评论都觉得我傻透了,跟这路疯颠讲道理,我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刘心武年事已高,德高望重,混了个作协副主席也够有成就了,老先生研究研究研究红楼梦也无可非议,但研究成这样,还上中央电视台讲,还在刊物上发表,看来不是他本人的问题了,从这件事上我到看出一点隐喻,那就是文坛的堕落。曹雪芹要是活着,可能会心生怜意,帮忙把不少中国现代的文人写进大观园,让他们亲自去过过荒淫无度的瘾。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