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一弹覆乾坤(1)  

2007-09-30 20:1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卷语

 

上海闸北公园有一座墓地,似乎久被人遗忘,显得异常的落寞和孤寂。半拱形状的墓丘前有一墓主的大理石坐像, 底座正面刻“渔父”两字,系章太炎篆文手迹。背面刻着于右任所书的一段铭文: “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吾又何纪,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嗟嗟九泉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呜呼!”渔父者,宋教仁。于右任,宋之好友,于文之惨烈沉痛,情出宋之凶死,宋之死,则断送了民国和平。1913年3月,宋教仁被暗杀于上海火车站,由于宋案,中国历史发生大逆转,硝烟又起,战火重燃,群雄争霸,国家分裂,从和平曙光进入暴力年代。谁杀了宋教仁,谁扼杀了新民国,似乎答案在众多史籍书刊中也不乏解说,但是,遗憾地说,宋案至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于先生“期之良史”似仍无期。

 

宋教仁刺杀案是现代中国最具影响的一个历史事件,宋教仁是中华一位杰出的人物,直到现在仍不时有文章纪念和怀念他。他本是个出名的革命家,是推翻满清封建王朝革命党的领袖人物,但宋先生最大特点,是在革命,即破坏旧世界的同时,就高度重视对未来新社会的建设,他留日六年间,不仅从事革命活动,在法政大学、早稻田大学都用心研究法制和政治经济学。在革命运动中,他起草的文告、约法和中央制度、地方政治机关的设施,有厚厚的三大本。武昌起义后,由他起草的《鄂州约法》相当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具有近代意义的宪法草案。他被誉为中国宪政之父。辛亥革命后,他很快就积极投身共和国制度建设,宪政实践。他筹组了国民党,当选了理事长,成为最受瞩目的政治家。另外,他热心南北调和,主张和平民主道路,这样一个受尊敬和具有重要地位的政治家,突然遭到暗杀,颇似于甘地,伟大的非暴力抵抗圣雄,偏偏死于暴力。所以宋的死在当时社会上掀起巨大震动。甚至报上有这样形容:举国惶惶,挥泪如雨,报纸记载,笔为之秃,墨为之凅。人们即痛惜宋融贯东西学理,调和南北党争,这样的才干不再有,也伤感他毕命仅三十二岁的华龄。更有远见者,断言:宋教仁去,真共和随去,国事不可问矣。后事果然不可问,以宋教仁案为导火索,接着发生了“二次革命”,它开辟现代武装政治先河,阻断了新生的民主共和国的和平发展道路。继之国家分裂,南北两个政府,军阀混战,三次,四次,数不清次的各种名目革命,几十年不休。真可谓一弹扭转乾坤。

 

对这样一个历史事件,我们读到的历史确是惊人的片面和模糊,不负责任的歪曲和武断的结论。正如所知,不管是正史还是教科书,甚至小说,都异口同声地断定杀宋背后的指使人是袁世凯,这案子似乎成了钦定铁案,袁是主凶的推测成了金科玉律一般的铁定史实。但是如果你仔细考察相关史料,证据明显不足,斩钉截铁的指认,竟主要依靠推测和认定袁是个坏人这一前提,似乎袁世凯称帝复辟,干一切坏事都天经地义。从宋案来看,该案政治背景错综复杂,惊险离奇,一案套一案,连环凶杀,每一个环节和细节都没有可靠的破解,就简单地一古脑推在袁世凯头上,我们很少见过这样不负责任的历史,这样自以为是的自圆其说。不错,杀宋的后台,袁世凯有一定嫌疑,但并不能排除宋案还另有其他嫌疑人,也不排除没有别的后台背景,本来这是当时警务和法庭应该完成的职责,许多情况需要嫌疑人亲自解释,许多疑团待法庭调查清楚,但缺少司法独立的中国不可能完成如此重任,宋案不仅没有得到过公正的法律机会,反而成为失去法律,加剧暴力的推动器,着真是历史的悲哀。

 

本人曾经对宋教仁的谋杀案进行过一些研究,根据种种线索,得出一些自己的结论,为此,我将以此案为主要背景撰写一部文学作品,虽然不可能做到让这一历史疑案水落石出,但多少为打破把历史篡改成历史童话尽一份力。由于水平有限,最终写成的结果如何,尚不敢断言,尽心竭力而以。

 

一弹覆乾坤(草稿)

 

第一回:黄兴宋教仁夜下武昌

 

深秋的黄昏,渔帆星稀,一艘白色的英国怡和公司属下的长江客轮,正航行在上海至汉口的航线上。船到镇江,两个中等个子的男子从舱门走上甲板,他们默默站在船舷边,远眺着奔流湍急的宽阔江面,辨认着隐隐约约浮在江中的北固山,金山,焦山。二人中较魁梧的一个,披着黑呢子大衣,手上缠着白色绷带,那是几个月前在广州起义中被流弹所伤,他正是大名鼎鼎的革命党领袖黄兴,刚刚从香港赶来急赴武昌授命指挥起义军。望着长江,他不禁低沉地吟起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二人中瘦小的一个,穿着半旧的西装,唇上留着略带上翘的小胡子,双目明亮,气色安定,他正是黄兴的湖南同乡,著名的革命党人宋教仁。宋微笑地对黄兴说:“克强,看到北固山,想起辛稼祥了。还记得他的《望京口北固山》吗?“不待黄兴回答,宋教仁就大声吟咏起来:“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两人会心一笑,手紧握在一起。

 

从上海上船,他们一直在客舱里,没有出来一步,昨天夜里,他们几乎谈了整整一夜,刚才在舱中他们都小睡了一会,一来避开可疑的耳目,二来也是太累了。黄和宋是一对亲如兄弟的战友和同志,宋教仁少年丧父,母亲督学甚严,他自幼学习刻苦,毅力坚强,18岁考中秀才,随后赴武昌读书,武汉当时在张之洞的大力兴办洋务下,风气大开,气象万千,当时,张的手下才子梁鼎芬负责兴办教育,倡导新学,宋即报考武昌著名的文普通学堂。梁爱其文采,亲拔第一名录取。但是进入学堂不久,他就接触到了鼓吹革命的黄兴,从此订交,生死不渝。宋教仁因为醉心革命,很快就被学校开除,但立志反清革命,不到20岁的宋追随30岁的黄兴,筹建了秘密革命组织《华兴会》,黄任会长,宋教仁和陈天华任副会长。1904年,华兴会在两湖组织起义,兵分五路,宋任常德一路总指挥,起义很快失败,黄兴和宋教仁等相继逃亡日本。1905年,在孙中山主动联系下,华兴会,光复会等革命小团体,成立了统一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孙被选为总理,而黄兴和宋教仁分别担任按西方三权分立政体,成立的执行部,评议部,司法部中两个部门的领导,成为同盟会中一文一武的两个栋梁巨柱。

 

江风徐徐,紫霞东去,黄兴神色有些暗淡,他还没有从广州起义失败的情绪中完全解脱出来,上百革命党的精英同志命丧黄花岗,党内责问声四起,虽然后经烈女子徐宗汉全力救助,并一路相随慰护,他心里仍内疚万分,这种内疚还有另一层难以吐口的原因。黄兴转过头,直视宋教仁的眼睛,诚恳地说:“钝初,武昌一役,证明你是对的”。宋教仁心里明白黄说的是什么。同盟会成立多年,但是内部小团体一直争斗不断,现在几乎处于分裂状态,光复会几乎已经脱离组织,而华兴会的班底,也成立了共进会等自己组织,和本部若即若离。黄兴做为最重要的领导者,一直在苦心维持。特别是近年,关于革命的大战略问题,同盟会内部发生重大分歧。孙中山等人坚持把革命重点放在两广和福建沿海,云南边境一带,但是屡次起义屡次失败。宋教仁等早看出问题,建议重点转移到江浙和长江中下游,当初,黄兴也是很赞成宋的主张,但是在和孙中山商量时,孙提出,起义用的枪支弹药等很难运送到内地等原因,黄也就没再坚持,结果金钱,物力,人力还是投入到广州起义。而宋教仁等人,自作主张地在上海成立了同盟会中部总部,全力推动长江中下游城市,如上海,南京,武汉的起义准备,仅仅几个月,就打响了武昌首义的枪声,各地纷纷响应,局面大开。

 

宋教仁深情地望着黄兴,激动地说:“克强兄,不要这样说,兄十年来,经数十战,九死一生,竭尽全力,问心无愧。武昌成功,弟也有估计不足,最重要是忽视了新军的革命力量,以敌军火举事,事倍功半。前几日,来电说孙武受伤,机关暴露,我料起义未发而败,谁想士兵自发行动,起义竟获成功”。 宋的话说出当年辛亥革命成功的关键之一,新军的作用。1894年甲午战败后,清廷发现旧式军队的无能腐败,作为革新之一,开始编练新军。编练新军卓有成就者,北方当如袁世凯,南方要算张之洞,但是袁,张两人有个明显的差别,袁练兵一切按照德国模式,延请德国军事顾问,军官多留学欧洲,特别是德国,而各地的新军多模仿日本,拥有大批留日归来的士官生。本来老袁受中枢直接支持,财大气粗,直接学习德国军制,练就小站新军,是技高一筹,因为日本军队改良就是以德为师。所以袁的军队留日生稀少,也许是运气,也许是老袁多了心眼,当时留日学生反清气氛强烈,很多人秘密参加了各种反清秘密组织,所以南方军队中受留日士官生影响,军队中革命气氛高涨,形成风潮。而袁氏的北洋军队,相对武器精良,军纪严明,思想稳定。张之洞在武汉设立了不少新军建制,练就的数镇新军,成为葬送大清的生力军。

 

发起武昌起义的两个革命组织,一个是共进会,另一个是文学社,而后者正是两湖新军的革命组织,文学社的名气并不大,也没有著名的革命党人作为该组织的领导人,社长蒋翊武等虽然是同盟会成员,但埋头新军宣传革命活动,独立性很强。在武昌起义前,为了壮大声势,特让会中成员孙葆仁改名“孙武”谎称是孙文的弟弟,孙中山的名字在青年军人中名声很响亮,作为号召。但是文学社主要是士兵组织,鲜有军官,这也是在武昌起义后,因为提前走露消息,组织领导起义的党人纷纷逃避,而士兵在楚望台打响第一枪,攻占总督府,现场竟没有革命党领导人,而被迫从床底下拉出黎元洪这个协统充当首领。宋教仁向黄兴介绍这几天从武昌回来党人汇报的大致情况,临时政府中混乱无主的情况深深忧虑二人。宋教仁说:“我们到后应该立刻统一领导机构,虽然现在各种人物参与临时政府,我们先要马上制定一部法律,约束各方,明确宗旨,我来做这件事。而军事方面,就请克强担当,还是老规矩,你武我文,我们一定要保证武汉首义的旗帜不倒”。黄兴会意一笑,这时船已经接近南京下关,黄关切地问道:“上海,南京的事情进行得如何”?宋教仁看着夜色中的钟山,缓缓地说道:“很快就要动了,上海陈其美,李燮和他们准备的已经差不多了,江苏巡抚程德全似乎也可争取,镇江九镇十八协的林述庆也连络上,不日起事。浙江新军也会马上动作,陶成章的光复会力量很强”。黄兴满意地点头,感慨言道:“两湖举义,四海云涌,几周已经天下大变,钝初,你当年所倡仪三策,首都革命为上策,长江流域为中策,两广边地为下策,实行中策为宜的方针,不亚于孔明隆中对啊,一计定天下”。宋忙回答:“那里,老兄不要取笑,如果没有前面数十次同志们浴血苦战,哪有今天局面”。看看满天星斗,夜幕沉沉,黄兴说:“钝初,你刚病愈,别再着凉,我们回舱。”宋教仁指着黄的手,笑说:“你这不是也带伤上阵吗?”两人轻快地向船舱走去。

 

走到甲板铉梯旁,宋问黄兴:“中山先生何时归来”?黄兴回答:“中山正在北美筹款,我已电请他速归,他回复取道欧洲,还要办点外交和援助事宜,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宋叹道:“唉,还是早点回来好,这里有多少事等他”。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