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六 解读密电函 (之一)  

2008-02-09 11:1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解读密电函 (之一)

 

应桂鑫的共进会会长转化为“巡察长”,严格讲并不是青洪帮转化为袁的特务组织,只是对应的个人收买,利用。在民国初,因为政局混乱,政府对推翻清朝的革命党人普遍采取这种滥发头衔,官位的现象,什么这个使,那个员的帽子满天飞,孙中山本人也被封了全国铁路督办,批了不少钱。共进会的另一个大佬张尧卿,他曾陪应去北京见袁世凯,也搞了个征蒙团的虚职,领了大量经费在上海挥霍一空。应的青洪帮组织并不受政府控制,主要通过洪述祖进行情报合作,但是象青洪帮这样的组织,它利用自己的帮会网络为各种政治势力服务,他们可以参加革命暴动,反对政府,也可以为政府服务,打击政治亦见者,但同时帮会也是个双刃剑,随时会为权利和金钱变换立场,历史上这种帮会翻云覆雨的两面性屡见不鲜。

 

杀害宋教仁由于青洪帮的介入具有特殊的复杂性。但案情破获得如此迅速又很反常,而且竟然同时将记录犯罪的大量电函同时缴获有些奇异。特别是连应写给洪的许多密信都留有底稿,洪给应的电函下面也有应桂馨亲笔注释说明,似有意留底。应是黑社会老大,又做过谍报工作的人,毁灭犯罪证据是个常识,在洪给应的信中,有的已经注明“阅后付丙”,即烧掉,都保留下来了。这种举动让我们对应有“双面间谍”的怀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们有机会读到这些秘密文件,宋教仁刺杀案的最重要证据就是洪述祖与应桂馨的一系列往电函,从这些已经公开的有限电函中,虽然缺少应发给洪的大量情报电函,但基本上可以窥探出杀宋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时这些查获的电函,一直被视为袁世凯、赵秉钧是幕后指使人的最有力证据。但仔细审视这些证据,不难发现,光凭这些电报信函本身,尚不能作出如此严重的结论。

 

下面先将部分重要电函做些解读,每封函电下,括号内由本人加以注释解读。电函原文引自《民立报》1913,4,27临时增刊。

 

第一部分 洪,应关系建立

 

1912,9,17张绍曾致应函

夔丞仁兄大鉴:敬启者,前上函电,计登忏阁。每忆道范,时切神驰。京师自孙,黄惠然而来,与大总统握手言欢,社会之欢迎日有数起,是为南北感情融洽之证,不胜为民国前途庆。兹有内务部秘书洪述祖先生南下公干,因不知台端住址,特函介绍。洪君于民国之建设,多有规划,当道咸依赖之,倘来造访,或有就商事件,务请照拂一切,裨益大局,不胜感企之至。弟张绍曾鞠躬

 

张绍曾,青年被选派到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学习炮兵科。在日本和同期同学吴禄贞,二期同学蓝天蔚志同道合,结下了深厚友谊。他们三人学业优异,在留日学生中被称为“士官三杰”。 张绍曾在1907年与吴禄贞、蓝天蔚一同加入了同盟会,还当了辽东支部的主要负责人,后任北洋军20镇统领,并关注全国政治形势的军中政治力量状况,待机行动。辛亥革命后,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任命张绍曾为绥远将军兼垦务督办。他与应有旧交。文中点明洪“当道咸依赖之”,所言“就商事件”当指洪授命处理共进会事宜。洪请张开此介绍信,已经有收抚应之意。)

 

1912,10(日子不详)洪致应函

夔臣老弟足下:别后二十日到津,二十二日入都。张绍曾早已出京,吾弟手书只好交邮局挂号寄去矣。中央加委一层,总理甚赞成,矣后弟见大总统后再定。京中报馆前说四家,请开名目。吾弟可告前途,来通机关。究竟京中设共进会与否,希明白告我。吾弟手函,望补寄,因要叙勋,非如此不可也。嘉兴李女士事若何人?手颂大安。小兄述祖手启。

致前中央特派员内务部洪述祖复电:顷自浙回,函电均悉,详情另复。夔叩

 

(此函证明洪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在上海成功收买应,所商秘密合作,保留共进会,“中央加委一层”可能指应拟被授予江苏驻沪巡查长,应希望为“中央驻沪”名称。

其中“吾弟手函,望补寄,因要叙勋,非如此不可也。”联系应报送中央材料有自己的革命简历,洪提出代应请勋诱惑,而后来的“毁宋酬勋”事出有因。)

 

1912,10,29 洪致应函

夔臣老弟足下:二十三日到京,于二十四发电,用川密本,不知足下能查得明白否?连日为足下事,请大总统特下教令,又请黎副总统取消通缉之案。幸目的均已达到,兹将程督转来黎电,录请查阅,即此可见鄙人之苦心矣。至大总统听见鄙人陈述各节,甚为许可,日昨传谕,嘱鄙人函知足下,将各项成绩,可以办至若何,具一条陈前来。比如共进会成之处决无扰害治安一项。如裁兵可以省饷为一项。种种界限手段效验,由足下自具说帖,寄由兄处转陈,大总统可以据此任命,或委任。缘说歹话人多,有此则大总统易于措辞也。连前之表叙革命时一书。分作一淘寄来更好。手颂勋安。愚兄述祖手启。

再前信系公事信,此再加私函。

一 蟹到,谢谢。惜已死过半,不便送总统,仅检两大篓与总理而已。

一 程都督相待甚好,相期甚殷,吾弟必须格外做脸。

一 张绍曾早已出京,足下之信加封邮寄。伤未接伊回信。

一 最好吾弟来京一行,可用电来说其所以然,(此电止说此事,不夹别事及私事)由示转程,或者能稍发,亦未可知。大总统前说允发,而日来大借款不成,京中穷极,应须原谅,

以上请笔复为盼。两知。

 

(该函透露信息很多,1洪和应开始用密电联系,并且提出私下进行秘密联系,将帮会秘密社会交往一套引入公务关系。2洪尽力为应解除了通缉令,并介绍给了袁世凯,争取到任命和经费。3通过洪这番帮助恩惠应,收买青洪帮基本成功。)

 

1912,10,30洪致应函

前信发时,所有电文一纸,匆匆未曾封入,兹再补寄,望查阅。日来情形若?能北来一行否?至盼覆示。手致夔丞仁弟。名心顿首

南京程督来电,

北京内务部洪述祖君鉴:华密。前得敬电,当即达知黎公。兹接复电文曰,有电悉。应夔臣既愿效力自赎,亦能担保共进会无违背法律,扰害治安之事,且赶速设法解散武汉党徒,是其悔过自新,实为难得。尊处办法极是,瞥处以前通缉之案,自应取消。除通电外,特此奉复。元洪宥等语,特闻。程德全沁印。

 

(应桂馨和洪曾一起到南京见程,据陈其美说,应去南京前给他去过电话,怕自己安全没保障,陈给程打了电话了解情况,并替应说情。值得注意的是陈知道应,洪之间的联系情况)

 

1912,11,1洪致应函

夔臣老弟足下:前在京发一快信,谅已收到。吾弟来信如系公言,可由书记缮楷,以便上呈,除你我私信,方亲笔也。

兹专弁刘松送上此函,望再发纪念币数枚,交伊带回为要。足下何日北上,乞示。手颂倚安。小兄述祖再行。

 

(洪再三让应与自己的联系分公私两途,并让专人送信,可见两人拟有秘密活动勾通,从后来联系看,主要秘密是金钱问题和关于国民党方面情报)

 

1912,11,29洪致应函

夔臣仁弟足下,刘松回,得手书并金银纪念币等件,谢谢。续又接到所发来函并报告文件,当即先后亲呈总统。连日俄,蒙事忙,今日国务院会议始决定三万元之款,准发。至宝山一节,陆军参谋两部尚须研究,缘颇有人为宝山运动,不独朱瑞与吾弟反对也。总统极盼吾弟速来。近日庄都督(鄙人之表弟也)到,兄嘱其为吾弟榆扬。惟接此信后,望由津浦路克日

前来,一谒总统并领款即行回南,亦无不可。务祈注意为盼。(附上总理亲笔信一纸,阅后仍带还鄙人为要)兄亦待款孔亟,欲设法加一浙江巡查长,以便与朱瑞合而为一,吾弟以为然否?手此密布,即颂时绥。小兄述祖手启

 

1为应的共进会争取款项,原说五万,现正式批下三万元。2徐宝山,著名盐枭,洪帮大佬,参加辛亥革命,出任扬州都督,军长。袁极欲收买徐,应参与。1913年5月徐被陈其美派人刺杀。3庄都督,庄蕴宽,曾任江苏临时都督。4催应进京见袁并取款。5洪也想乘机捞钱,提议设一浙江巡查长,从此看洪为应争取职位,拨款等可能是与应互相配合,从中渔利因素。两人一直有经济利益。)

 

1912,12,11洪致应电

文元坊应夔丞:确有委任,即自行来领。何日到京,先复电。荫

 

(“荫”即洪另一名洪荫芝简称,此电形式估计是正式公务电形式,后来刺杀电文有几份也采取这种署名和形式)

 

1913,1,9洪致应函

连日未晤,当念。总理处手折已否面递?行期约在何日?鄙人明早须赴津,一,二日耽搁耳。如何情形,示我为荷。夔丞老弟足下,名心叩。九号

顷闻总理谕属吾弟,开一南边办法手折,明日面交。又言次长处明早十钟往辞为要,此次渠甚力也。大总统处或星期二早往辞为妥。小兄名心启。一月五日

 

(应1912年12月底到京,来年1月22日离京,在京期间洪在背后活动,见袁及赵似乎都是礼节性拜见,洪没有参加。言次长即内务部次长言敦源。)

 

1913,1,28洪致应函

顷间《民强报》馆王博谦来云,弟允协一千五百元为该馆本岁之资,属为一言吹嘘,兄允为加函。又属向中央说项,亦允相机办理。特函。

夔弟足下:陈文泰回寄一函,又一专函,谅已达到。手折递后,深为欣悦云。足先老弟办事甚力。对于《民强》,允月协五百,先发四个月,顷已电博谦来取矣,免汇兑张扬也。(日期不详)

 

(应为针对国民党破坏国会事,提出“现以文字鼓吹”手段,故收买《民强报》,私下已达成协议,并支付一定款项。原有配合“毁宋”的阴谋,在宋被刺后,洪述祖拟去上海时,表示携款给该报社长王博谦,完成交易。)

 

 

第二部分 应桂馨与赵秉钧电函

 1913,1,14赵秉钧致应桂馨函:

密码送请检收,以后有电,直寄国务院可也。

外附密码一本,上注“国务院,应密,民国二年一月十四日”字样。

(此时应在北京,应被正式委任驻沪巡查长,发给密码供报告情报使用,赵的此函是正常公务行为。据国务院一秘书恩华说:一月间上海来“应密”急电,电务处查密本,没有“应密”,后到总理处取,此本封面原写“洪密”,“洪”字划去,改“应”字。事后人言,赵秘密事由内务部洪述祖等秘书办理。赵秉均解释“发给应桂馨密码电本,确有其事,各省特派人员向用密电报告,直电国务院。各密码电本,均由专人负责,应密电本,即分属洪述祖。”从洪给应电文“密码本交来”,“一手经理”可相互印证)

 

1913,1,26应致赵秉钧电:应密 径

洪正有事宁,苏,三十一号回淮运司,翌日来京。程督将被迫辞职,庄蕴宽誓勿自代,乞预慰程。国会盲争真相已得,洪回面详。

 

(庄蕴宽,曾任江苏临时都督。洪述祖自北京到上海,洪到南方传为解散国会团事,晤应桂馨共商各种手段。)

 

1913,1,27应致赵函

此信附加在同月三十日给朱家宝的信中,是否寄出无查。

致赵总理函:

应上言:所事已于宁申查有实在,顷得湘,鄂回电,其中尚别有举动,奇离怪诞,十色五光,妙在运用未能一气,措置尚易为力耳。详情另密陈。中山先生同马君武先游东瀛,足见高人深致。顷读《民立》所载,适洪老伯来沪,询以究竟,彼亦茫然,幸事实相离,但既有是因,不得不始终慎之。回忆府中每有人员泄露机要,可否要求极峰于见客时,如有机事商量,总宜屏却左右为妥,则捕风捉影尽可消弭矣。浙事介人唆其机关《民权》乱吠,并令国民党之小部分张扬反对,未免患得患失,出尔反尔。然祸机已伏,发动不远,南方为天下人注目者,不得不未雨绸缪。除已会同正绅驰电中央欢迎经田先生外,以此事影响于中央,请迅赐酌裁,大局实幸。

元月二十五日《民立》专电两则:

闻内务部秘书洪述祖见袁总统,不悦欢迎国会团,说袁出巨款交伊赴沪担任解散。闻已请假,不日南行。

闻统一党魁总统府顾问王赓,假招待国会议员为名,向袁总统取洋二万元。

民国二年元月二十七日由申发

 

(朱家宝,字经田,袁世凯的亲信官员,与应相识,应参加运动朱家宝取代浙江都督朱瑞一事。文中提及保密一事,指洪从北京来,秘密目的为外界所揭露)


1913,2,1应致赵电:应密,东,

宪法起草,以文字鼓吹,创议于江,浙,川,鄂国民党议员,现以文字鼓吹,金钱联合,已招得两省过半数主张两纲:一除总理外不投票,似已操有把握,一系解散国会,手续繁重,取效已难已力图。此外何海鸣、戴天仇等已另筹对待。”

 

(当时国民党委托王宠惠正起草“中华民国宪法草案”,洪,应拟以文字鼓吹,金钱联合运动选赵为总理,应说“似已操有把握”当属吹牛。“解散国会”指解散国会团。何海鸣,革命党人,激进派。戴天仇,即戴季陶,国民党笔杆子,以记者身份常发文章。二人创办《民权报》)

1913,2,2应致赵电:应密,冬

国务院程经世君转赵鉴:孙、黄、黎、宋,运动极烈,黎外均获华侨资助,民党均主举宋任总理。已由日本购孙黄宋劣史,警厅供钞,宋犯骗案,刑事提票,用照辑印十万册,拟从横滨发行。孙得信后,要黄遣马信赴日,重金买毁。索三十万,阳许阴尼,已得三万。一面又电他方要挟,使其顾此失彼,群壑难填,一伏一起,虽百倍其价,事终无效。此事发生,间接又间变像万千,使其无计设法,无从捉摸,决可奏功,实裨大局。因夔于南京政府与孙共事甚切,知之最深,除空言邀誉外,直是无政策。然尚可以空名动人,黄,宋则无论矣。内外多事,倘选举扰攘,国随以亡,补救已迟。及今千钧一发,急宜图维。黎使田姓来沪筹款,迄未成。

 

(此东,冬两报,可见应帮会本性毕露,政府与之合作的巨大风险。其有意夸大其词,漫夸海口,并提供重磅材料,他采用造谣中伤等手段,很能吸引主子,使其动心。从以后事态发展看,应一直牵着政府鼻子走,骗钱骗物。政府利用应把帮会卑鄙下作手段介入政治斗争最后自食其果。

 

应所言“宋骗案”系指宋教仁出版《间岛问题》一书,引起版权诉讼一事。《民立报》1913年5月6日刊载救炎“宋案勘言)一文说:“当间岛交涉时,遁初(宋教仁)著《间岛问题》,署名“宋炼”,驻日钦使李家驹延见遁初,阅之甚欢,遂以报告袁氏(袁世凯时为外务部尚书)。袁电李,令遁初进京,许以不次之攫。宋故以川资不足为辞。留学生编译社遂以二百元购其稿,并未兼买版权。当时同志颇有疑遁初,有弍心于满清者。遁初不得已在报纸上登一告白:有‘革命首领宋教仁著间岛问题一书,为某君将去印行,因原书错误太多,故自行集资再印’之语。该社经理遂指为撞骗,向日本警厅提起诉讼,后因‘版权本未买绝’,当然不成罪案。”

 

上述电报,赵均没回。赵自己说没见过此电报,不太可信,20日后,洪自言,与应的事务令其一手经理,有可能应所从事过于肮脏,赵不便沾手。赵和应的电函基本与凶杀无关,但应给赵的情报电函已经开始涉及宋案)

 第三部分 洪述祖与应桂馨关于宋案的电函

 1913,2,1洪述祖致应函:

夔弟又鉴:顷文泰快车已开,又记起一事,吴兰英处有洋帽盒锁钥一把,又白皮箱锁匙一个,请向伊索回,由邮局寄来为盼。大题目总以做一篇激烈文章,乃有价值也。阅后付丙。手颂台安。

(“激烈文章”最难破解,从前后电文看,是指披露孙,黄,宋等人的丑闻,但仍让人联想有杀人企图,洪老奸巨滑,有杀人心而不言明,挑唆应去干。)


1913,2,2洪致应函:

紧要文章,已略露一句,说必有激烈举动,弟须于题前径密寄老赵,索一数目。吴兰英已有办法否?手此,即请台安。

 

(“激烈举动”指诬陷孙,黄,宋的行为。提示应讨价还价,谈妥报酬,两人均贪图经济利益。从后面函电看,应手中并没有可靠证据,也没有直接与赵谈价。)

1913,2,4洪致应函:

夔弟足下:冬电到赵处,即交兄手面呈总统,阅后色颇喜,说弟颇有本事,既有把握,即望进行云云。兄又略提款事,渠说将宋骗案情及照出之提票式寄来,以为征信用。

此飞函驰布,弟以后用川密与兄再用应密。缘程君下手,即多一人也。且智老手续不甚机密,此信到后,望来简电,‘函到’两字足矣,或加‘件照寄’三字,以杜邮局迟误之弊,手此,即送台安。

 

(“智老”赵秉钧字智庵。赵后来否认见过此信,存疑。赵言:“2月4日洪致应函所谓‘冬电到赵,即交兄手,面呈总统’,其‘面呈总统’一节,尤为虚构。各部员司谒见总统,向有该部长官带领。总统府门禁森严,来宾均先登记。本人既未领洪谒见,门簿也未见登记,其为不根之谈,显而易见。至于2月2日应经程经世转致的冬电,本总理实未曾见。”洪究竟报告袁否,从洪与袁的关系看,他有机会直接见到袁。据时任北京参议院议长张继转述北京警察总监王治馨的话“洪述祖于南行之先,见总统一次。”所以洪回京对袁有所交代,应属合理。但所有秘密目前仅限于毁害宋的名声而已。)

1913,2,8洪致应函:

夔弟足下:函电谅入览,日内宋辈有无觅处,中央对此似颇注意也。”承拟金印,式甚佳,请即会铸。原单附寄,云君二百早已收去,知念附闻。吴兰英已去否?手颂台安。

 

(“辈”字又似“案”字。宋的行踪,报刊均有报道,宋案当指宋骗案材料。洪首次催要宋案的证据材料。)

 1913,2,11洪致应函:

苏省各路观察使尚未定人,兄思于常镇或淮扬分一席,然需雪老之同意电保。弟临时能一提否?倘前途不以为然,则亦密示为要。宋件到手,即来索款。夔弟心印。名不具。

信封面写:南京下关第一楼马裕春先生收下,速交应夔丞先生台启。京洪函。快。

(洪再次催要宋骗案材料。)


1913,2,22洪致应函:

夔弟足下:前由马裕处转交一信,谅收入矣,兹将各事分列:

一 来函已面呈总统、总理阅过。

一 以后勿通电国务院,除巡辑长公事不计。因智老已将应密电本交来,恐程君不机密,纯全归兄一手经理。

一 近日国民党有人投诚,到中央说自愿取消欢迎国会团云云,大约亦是谋利。我辈另是一路,于所图略加松紧,然亦无妨。

一 请款总要在物件到后,国会成立之时,不宜太早太迟,为数不可过三十万。因不怕紧,只怕穷也。

   所须水泥已取程听夷一函,可持往公平交易,渠公司甚窘,要求现款云云。函附上。镇江关监督为好。

一 观察使一节,庄思缄已两次与雪老言之,而(空)阻力,请探其内容,急通之。

一 吴兰英迁后,即望代觅替人为盼。

一 沈佩真自称代表章,故略与言筹款一事。此刻请《民强报》速函王河屏,说款不允协已无效云云可也。我去说较有痕迹。知名不具。”

 

(程经世,时任国务院庶务秘书,此后应与洪两人间通电密谋,而应的电报和事务由洪一手经办。这里可能有赵避嫌的原因。庄思缄,即庄蕴宽。雪老,江苏都督程德全。从洪函看,应以宋骗案材料要款,所以才有“请款总要在物件到后,国会成立之时,”语。国会拟于四月召开,洪指此时把宋材料公开。)

 

1913,3,6洪致应函

夔弟足下:今日迭接下关所发二月二十五日各信,又接上海德顺里信,又驻署巡署信件二件。此刻内中财政万窘,而取之之法,手续不甚完好。如除邓一案,须将其反对各报先期邮寄,并如何决议办法,并可在《民强》登其死耗,方是正办。至印件言之在先,此刻既原件无有,连抄本亦无有,殊难启齿。足下明眼人,必须设一妥法(总以取印件为要),或有激烈之举,方可下手也(譬如邓系激烈似较好办)。《民强》款必肯竭力领取,惟望足下专一妥来取,不便交。(三等车车所费无几)随后属民强逐日寄我一份为盼。

 

(这封信件虽然没提宋案,但是最重要的一份证据,洪不愧做过几十年的师爷,幕僚,老奸巨滑,这封信就是篇杀人不见血的杰作。本人特将此信重要词意翻成白话,奇文共赏:

夔弟足下:现在政府的财政很窘迫,你从中弄钱的办法,各种手续没搞太好。比如我们要杀邓,(邓家彦,《中华民报》创办人,老同盟会员,激烈反袁,后曾被袁政府逮捕)要把他的反对文章先收集报告,再把商量如何干掉他的方法说明,最后把他死讯登在象《民强报》那样我们的报纸上,这才是标准的办事。你以前报告的有宋骗案的材料,不仅现在原件没有,连抄本也没有见到,让人出钱,怎么张嘴,也不好交代啊。你是个明白人,必须想个妥善的办法交差,当然拿来材料最好。或者趁宋有特别不轨的激烈举动,(像邓那样的激烈行为就好办)也可以借机下手杀了他。)

1913,3,10应致洪电:川密,蒸电

八厘公债,在上海指定银行,交足六六二折,买三百五十万,请转呈,当日复。

(可参阅应13日函。唐德刚有一解释如下:根据洪、应之间的密电,洪许应的经济报酬,出自‘公债票’。民初中国政府所发的公债票是当时国际股票市场上最抢手的股票,原因是军阀政府为急于取得债款,债票都以最大的折扣,尽快出售;等到公债到期时,由于有海关或路矿等企业作担保,还本时都按票面价值加利息计算,所以‘爱国的’购债人,利莫大焉。洪述祖为应夔丞安排所购三百余万元公债票的‘折扣’便是六六%,其利可知。

 

1913,3,11洪致应电

 

文元坊应夔丞:川密。蒸电来意不明,请详情再转。荫具

(洪没见到应13日函,所以不明白)

1913,3,13洪致应电:川密

蒸电已交财政总长核办,偿止六厘,恐折扣大,通不过,毁宋酬勋位,相度机宜,妥筹办理。荫。

 

(此电洪还没有接到应要杀宋电函,因此应债票事他也没尽力。他仍在提“毁宋”,此处毁宋仍应该指利用日本材料毁掉宋的名声。但也暗含杀宋可能。关于酬勋,洪在以前提过给应争取勋位,(见前1912,10洪致应函)可能知道应很希望得到。

赵秉钧对此有一解释也可供参考。赵秉钧在通电自辩:“各证物中,最足以使中央政府立于嫌疑者莫过于3月13日洪致应电‘毁宋酬勋位’一语。查《临时约法》,授与勋位系大总统特权,然向例必由各机关呈请,其勋绩不甚显著者,则开会评议,取决多数。即中央特授,亦须评决。如毁宋即可酬勋,试问应有何人呈请,何人评决?洪电诳应,岂难推定?由此可见,一切皆洪假政府名义诳诱应犯,决非受政府之嘱托。”


1913,3,13应致洪函:

三月初九来函及十三号电均悉,别详陈于后。

一 前电述将中央第一次上年九月间所出之八厘公债票,外间展转出卖,每百万只卖六十五万,云以过付之日起利。夔处亲戚刘,胡,薛三家承买,愿出六六二即每百万出实洋六十六万二千元,在上海中央所指定银行克日过付,所要公债三百五十万元,盖该三家合以各家戚友,将外国银行存款一例提出,因思临时期内见政府财政之窘,籍此补助,夔处并不扣用,乞转呈财政长从速密复。夜长梦多,日久又恐变计。夔费半月功夫,得此一案,专为补助中央财政之计,乞转言。

一 裁呈《时报》三月十一日十三日,嘱令登登轮之记载,并《民立》实记钝初在宁之说词,读之即知其近来之势力及趋向所在矣。近彼在同孚路黄克强家,又为克强介绍,将私存公债六十万,由夔为之转抵义丰银行,计五十万元,(外有各种股票能值四十余万)为遁初之运动费,并不问其出入。夔处摊到十万,昨被拨去二万五,为苏浙两部暨运动徐皖军马之需。夔因势利用,阴操故纵,不得不勉为阳许。可直陈于内,以免受谗。

一 功赏一层,夔向不希望。但事关大计,无为釜底抽薪法,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惟中间手续,无米为炊,固非易易。幸信用尚存,余产拼挡,足可挪拨二十余万,以之全力从此,急急进行,复命有日。

 

(三月初九来函估计是洪三月六日写的信,于九日到。应在读了洪三月六日的函后,心领神会,他看来是真拿不出“毁宋”的证据。正好宋12日到沪,遂下决心杀宋。他首先就报酬问题敲定,强硬提出买公债,然后照洪的计策,提供宋用金钱运动军队的证据,然后提出杀宋理由,再此还编造出杀宋自己要垫付二十万来操作,为争取原政府承诺的“毁宋”三十万酬金。从此看,应是自己主动提出杀人,并居然自己垫钱,应雇佣杀手武士英所承诺仅1000元。基本可判定应是由于无法交“宋骗案”的差,在洪述祖的挑唆和金钱诱惑下,使用铤而走险的帮会杀人伎俩。同样也基本可以否定这是袁,赵密谋下令的暗杀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