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解读密电函(之二)  

2008-02-09 11:1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密电函(之二)

1913,3,14应致洪电:

北京洪荫芝:川真电悉。要买中央八厘息债票三百五十万,每百净缴六十六万二,沪交款,先电复。 

 

(此交易应与杀宋有一定联系)

1913,3,14应致洪电:应密,寒电

梁山匪魁,四处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乞转呈,候示。夔

 

(比较奇怪的电报,应在没有得到任何认可下,已经自行派出杀手,开始施行。用“梁山匪魁”宋江之“宋”取意宋教仁,“设法剿捕”取意暗杀。成心模糊其词。让人不容易破译电文内容。)

1913,3,17日,洪致应电:应密,铣电

寒电到,债票特别准,何日缴现领票。另电,润我若干,今日复。

(在应没有提杀宋前,洪已经将此事递财政部,并说可能通不过。现在特批,有两种可能,洪通过自己疏通达成交易,另外就是将此事上报特批,而批准者与杀宋就有嫌疑。洪并没忘自己从中渔利。)


1913,3,18洪致应电:川密

寒电应即照办。倘空言,益为忌者所笑。荫

 

(此电应该是批准杀宋的证据。但是否经过袁或赵批准,还是洪自作主张,两种可能性都有。关于袁,赵的嫌疑,我在后面文中专门探讨。本人顷向洪自作主张。一,前面提到洪已经有权一手经理宋案事宜。二,单从这份电报说,他也将信将疑,并说“倘空言,益为忌者所笑”,如他将此向上报告,也怕成笑柄。三,以前洪电文中凡经过向袁或赵报告的事,都有明示或暗示。这里说话很含糊。四,以袁和赵那样的老资格官僚,不会下批准杀一个政党领袖的命令。这种政治风险比杀宋要大得多。五,洪后逃到青岛,承认冒用中央名义之事。他曾发电云:“述祖宗旨,不过欲暴宋劣迹,毁宋名誉,使国民共弃之,以破其党派专制之鬼蜮而已。……不得不假托中央名义,以期达此目的。”并且在其1917年袁,赵都死后被捕,他被捕后因杀宋判死刑,没有听说他指证袁或赵命令他杀宋的说法。所以从洪的为人和经历看,洪没报告,也不提批准情况,以此种方式含糊默认“剿捕”行动,擅自决定可能性大。)

1913,3,19洪致应电:

文元坊应夔丞:事速行。川劝。

(“川劝”一词很有意味)


1913,3,20应致洪电:川密,号电。

四十分钟所发急令,已达到,请先呈报。夔

(即宋被害之日夜两点钟发)


1913,3,21应致洪电:川密,个电

号电谅悉,匪魁已灭,我军无一伤亡,堪慰,望转呈报。

 

(得知宋已死后发)

1913,3,23洪致应函

号个两电均悉,不再另复。鄙人于四月七号到沪,因挚内子到常扫墓,并至徐汇启明女校,挚小女入京出关下,所有一切,均矣面谈。王博谦之款,拟携票面交。手颂夔弟足下。观川居士启。

 

(此函系快信,于应犯被捕后,始由邮局递到。津邮局曾电沪追回,而其时此函已送交涉署。)

2005年5月,北美的学者芦笛先生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是谁刺杀了宋教仁》,他凭着敏锐的逻辑推理,提出了很多大胆的观点,否定了时任总统袁世凯和总理赵秉钧为杀宋主谋,言之有理。芦迪先生在文章中对有关电函提出自己的综合观点,特引述其下:


  第一、赵只给应发过一封信,是给他寄密码本的,并告诉他以后有电直接发给国务院。从未给应发过进行犯罪活动的指示。当然,也不能因此排除他通过洪指挥的嫌疑。

 这里顺便解释一下,“密码电本”在现代人看来,似乎是间谍的专利,其实那时是普遍作法,因为政府没有专线,所有电报都由商办的邮电局处理,为了保密,只能普遍使用密码本。不但政界普遍这么作,民间商务也如此办理。


 第二、如果洪所言是实,则赵和袁都卷入了对付国民党人阴谋活动中。至少应拟议抛出“孙黄宋劣史”以及宋的刑事档案之事,赵是知道的,而袁更感兴趣并予以批准。

  第三、杀宋是应主动于3月13日向洪建议的,此时他还没有收到洪于同日发给他的“毁宋酬勋位”的函件。此后他更多次催促,甚至一面声称“转呈候示”,一面迫不及待、自作主张地“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之”。

 第四、从通讯中并不能得出袁、赵参与并赞成杀宋密谋的结论,洪的函电从未提示这一点。因此,不能排除杀宋是洪自作主张,特别是他已经说过赵“纯令归兄一手经理”,让他全权处理与应的联系。

  第五、洪之“毁宋酬勋”一语,从表面上来看,似乎就是袁批准杀宋的过硬证据,但其实经不起推敲。授勋乃国之殊荣盛典,当昭告天下,举行典礼,万众属目,非比寻常。应不过是个巡长,即使做得天衣无缝,请问总统以何理由授他勋位?岂不是自动引人嫌疑?酬应还有其他方法,赠以厚款就是最常见、最方便也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袁何以用此大轰大嗡的笨招?


我已经在《“毁宋酬勋”考》中指出,其实那“毁宋”的“毁”字在文言中是“毁谤”之意,指的是毁了宋的名声,并非“杀宋”。杀宋的建议是应而不是洪反复提出的,洪在接到应的建议前许愿“毁宋酬勋”,其实是以此催要应某答应提供却迟迟不寄去的宋的刑事犯罪证据,好在袁面前交差。

   综上所述,以上函电本身,根本就不能作为袁赵合谋杀宋的证据,只能作为应、洪涉嫌杀宋的证据。(上述引自芦迪文章《谁谋杀了宋教仁》)

 

多年来,我们仅仅凭这些电函证据,就断定了袁世凯或赵秉钧是杀宋的后台,尤其是袁称帝后,几乎很少有人质疑过,芦迪先生的文章是近年比较大胆地从各种角度探讨了刺宋案,并提出刺宋非袁,赵的说法。确实,从一系列证据表面看,有些值得怀疑的线索,但是仔细考察电文,和根据洪述祖与应桂馨两人的个人历史背景,揭示的情况更象此二人为邀功请赏,假公济私干的罪恶行径。洪为取得袁,赵新主子的宠信,湍测主子心理,政治投机,假托中央,政府名义,进行肮脏的政治交易。而应这种毫无原则的帮会之徒,误以为找到最硬靠山,铤而走险,用暗杀等自己熟悉的行径报恩效力。

 

唐德刚先生也曾点明了这种看法:宋教仁那一系列对政府过激的批评,曾受到北京‘某要人’不具名的反驳。袁世凯当然也会颇为不悦,而形之于颜色(皱皱眉头),这一来当然就被‘善于观察人主颜色’的内侍们看到了,他们就要‘承旨’办案了。在有意或无意之间,袁姐丈可能也留有杀宋的‘话柄’,据此洪述祖就电嘱应夔丞‘写几篇激烈的文章’;如此则应氏不但可以得到多至三十万元的酬劳,并且还可能有‘勋位’可拿,勋章可佩呢。这样应就去寻找刺客了;最后就找到了一个失业军人武士英,干出一记窝囊的刺宋案来。”(唐德刚《袁氏当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电文中显示一个直接杀宋动机是在谈妥“毁宋”的材料和报酬后,应拿不出应诺东西,在洪的挑唆下,转而起杀人心机。“毁宋”到“杀宋”有个突然的转变,毁宋阶段含有政府高层的参与和密谋,而杀宋则是当洪述祖一手经理此事后,与应两人的勾当。由于这两件事瓜葛在一起,许多“毁宋”阶段的密谋,话语都被用来解读杀宋,造成真伪难分的错综复杂的历史。几十年来各种出版物均以此系列电文指证袁,赵为宋案幕后指使人,混淆了事实真相,也很不负责任。单从来往电函这组证据看,且不说洪的孤证报告总统,总理内容都只是“毁宋”,即败毁宋的政治声誉。杀宋没有指令,没有计划,杀宋完全是应突然主动提出,主动实施,一场肮脏的政治秘密陷害,演变成血腥的暗杀,推波助澜并起决定作用的是应,洪两个小人的个人行为。

 

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没能得到解答,就是当应桂馨提出杀宋,洪是否报告了袁或赵,并得到批准。三方当事人都否认了此事,但是缺少可靠的证据。这也只能从其他方面各种线索中进行推理和分析。最后的疑问是,应桂馨在3月13日后主动提出和准备杀宋,是否有另外政治势力的介入,毕竟应是和革命党人关系很深的人,国民党内部的矛盾有没有影响他的行动。

下一章:袁世凯的嫌疑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