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七 总统袁世凯嫌疑   

2008-02-11 09:5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总统袁世凯嫌疑

 

从来往电函看虽然袁和赵并没有下令谋杀,但他们对洪述祖“毁宋”即败毁宋的政治生命活动应该是知情的,并且也有怂恿的责任,而事情突然发展到谋杀宋,对于此案嫌疑者的袁世凯和赵秉骏,或许是无辜的,我们也有必要倾听一下双方的解释。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这个离奇的案件。

 

首先我们看看北京政府特别是袁的反映。袁于21日得知宋被刺消息,表示非常意外,即给宋教仁发一电:
  “上海宋钝初先生鉴:阅路透电,惊闻执事为暴徒所伤,正深骇绝。顷接哿电,方得其详。民国建设,人才至难,执事学识冠时,为世推重,凡稍有知识者,无不加以爱护,岂意众目昭彰之地,竟有凶人,敢行暗杀,人心险恶,法纪何存?惟祈天相吉人,调治平复,幸勿作衰败之语,徒长悲观。除电饬江苏都督、民政长、上海交涉使、县知事、沪宁铁路总办,重悬赏格,限期缉获凶犯外,合先慰问。”

 

同时袁另给江苏程都督,民政长,驻沪交涉使,上海县知事及沪宁铁路总办发电:要求他们限期破案,按法重惩。

 
  22日午后4时,袁方午睡初起,秘书等奔告宋去世消息,袁还愕然说:“有这等事吗?快拿电报来。”秘书捧了束电报来,是陈贻范一电,黄克强一电,江孔殷一电。袁做出极惋惜的样子说:“这怎么好呢?国民党失去了宋纯初,少了一个明白事理的首脑,以后越难讲话了。”(
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中国友谊出版社 四十七、宋教仁被刺)
这时他还命秘书草拟电报,草拟优恤命令,处理宋身后事,他马上发去慰问电:
  “宋君竟尔溘逝,曷胜浩叹!目前紧要关键,惟有重悬赏格,迅缉真凶,彻底根究。宋君才识卓越,服务民国,功绩尤多,知与不知,皆为悲痛。所有身后事宜,望即会同钟文耀(即沪宁铁路总办)妥为料理。其治丧费用,应即作正当开销,以彰崇报。”袁世凯电文中“迅缉真凶,彻底根究”引起舆论不少反响,纷纷引用并呼吁找出幕后黑手。

 

几天后,传出北京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涉案,程督电呈袁总统,请他饬令严拿。但洪述祖已闻风逃跑,当天内务部派出警员五人一路从北京追至天津,然后尾追至济南,也没有抓获。同时袁总统也下通缉令:“内务部秘书洪述祖,携带女眷一人,乘津浦车至济南,由济南至浦口。此人面有红斑黑须,务饬地方确官一体严拿!”后得知洪逃到德租借地青岛,德国驻青岛的胶州总督因为他是闻名全国的杀人凶犯同谋者,所以把他扣押起来,袁世凯派内务部次长言敦源和外务部官员亲到青岛交涉,要求引渡。经外交部多次与德使交涉,均拒不引渡。6月25日,德使照会外交部,竟言“中德并无引渡条约,势难办到。”因爆发“二次革命”,此事便不了了之了。洪于五月三日曾在青岛发表通电,极力吹嘘他协助唐绍仪完成南京议和,建立共和的功劳,承认“冒用中央名义”,但他指责宋教仁:“借政党内容之名以遂其植党营私之计”。并且自己狡辩说:“毁宋仅欲毁其名,何得认为谋杀之证据。” (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中国友谊出版社 四十八、宋案水落石出)

 

 从各种情况看,政府当时确要抓洪归案,如果洪得到过袁或赵杀宋的命令,他不应该伧惶逃跑,而是会在大人物安排下秘密失踪,也不会发生惊险的追捕。另外一条前面提过,就是洪从1913年逃跑到1917年被抓,这之中,袁因为打败国民党的二次革命,权势达到顶点,按说如果洪是受命杀宋,应该得到一定报答。比如应桂馨,他因为自己是按中央命令批准杀宋,在二次革命后,就跑到北京向袁索取报答,而他弄错了这个中央实际是洪述祖,这就可以理解他惹得杀身之祸的真正原因了。而洪在被捕后近两年里,先被判无期徒刑,上诉后被判死刑。如果他能提供是受命行事,指证袁世凯或赵秉钧,在法庭上将是最好的辩护,当时袁,赵都已经故去,没有人会威胁他说出所谓真相。可是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他最后以主使杀人罪名于民国8年4月5日被处绞刑。这从另一面证明他在杀宋上的个人罪责。他在执行死刑前给自己写了份挽联:“服官政,祸及其身,自觉问心无愧作;当乱世,生不如死,本来何处着尘埃。”

 

袁世凯在清朝那种专制体制下当了几十年大臣,政治权术多于民主理念,习惯独裁体制,这是非常正常的,但不能由此得出袁世凯刺杀宋教仁的结论。早在辛亥革命胜利前,袁世凯就曾秘密资助革命党的起义,袁和汪精卫私人关系很好,后来和宋的关系也不错。袁世凯很早就有经略全国的雄心,并有意拉拢革命党人,后来看到革命党人(民国后改组为国民党)要求的三权分立影响自己独裁,因此想要解决这一问题,这样解释是说得过去的。但说袁一开始就抑制国民党,并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刺杀了宋教仁,则是不符合事实的。唐德刚的《袁氏当国》认为,袁当时对宋的态度在“拉与打”之间徘徊,杀宋不会出于袁的本意。《北洋政府简史》也认为,当时袁被认为是稳定中国的不二人选,而杀宋所引起的纷争显然会大损袁的形象,老于权谋的袁不会也不必做这件事。

 

从宋教仁被刺杀前后看,袁世凯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宋教仁被刺,是应袁世凯几次催促北上,商谈国事的电报,临离开上海的当晚,在火车站被刺的。假如袁是杀宋幕后指使人,他安排暗杀宋,应该尽量制造借口,拖延宋在沪居留的时间,以便应有下手的机会才对,为何催促他尽快北上呢?这岂不是反其道而行之。以后言之凿凿的确认袁世凯和赵秉钧为杀宋幕后指使人,结论多以杀人动机来推测而定。这无疑是走上歧途,革命党人和袁,赵是政敌,政敌之间当然有矛盾,激烈时甚至有致对手于死地的欲望,但是杀人要讲证据,如果单从动机来推定,根据当时的政治态势,那岂不是人人皆有杀人之动机。如果从动机分析,我们也能找到不少袁不会杀宋的理由。


1袁是个很有政治经验的人,又身任大总统之职,不会冒然采用暗杀手段去赌自己的政治声誉,
他和在野革命党人不同,名声对他来说更为重要。在有别的办法收拾政敌之时,他用不着去使那种可能后患无穷的手段。他是将官出身,在谋事时预估失败的可能应该成了思维习惯。暗杀风险甚大,任何人都会想到“万一凶手被擒,说出是谁指使怎么办”的问题。老于权谋的袁不会也不必做这件事,他以大总统之身,犯不上去冒那个险。再者袁的政敌无数,靠暗杀能杀的完吗?袁的官场经历证明他不是政治弱智。

2国民党当时已经选举获胜,宋教仁死了,依然会有国民党的代表来做总理的,宋在国民党里和袁关系是最好者之一,如果换另一总理候选人,会更为难。
此外反对党是个组织,除去一个人并不能改变政治格局,宋死后,国民党武力讨袁,结果更糟。这些道理,袁应该清楚。

 

3国民党内部很多人将宋教仁视为亲袁派,袁在第一届唐绍仪内阁辞职后曾有意让宋掌国务总理之印。宋曾经与孙中山在定都南京和北京上发生分歧,是宋支持定都北京。民国元年,宋和蔡元培北上迎接袁南下,由于北京兵变,宋出面做了许多工作,达成袁在北京就任总统并定都北京的结果。袁很看中宋,两人虽是政敌,但在革命党人中,袁与宋私交很好。当接到宋去世消息,袁所说 “这怎么好呢?国民党失去了宋纯初,少了一个明白事理的首脑,以后越难讲话了。”应该是袁真心想法。宋死后,袁在各种场合说了许多宋的好话。从宋临终前给袁的话来看,也是看不出他对袁的怀疑。值得注意的是宋并没给孙中山留下片言支语,老袁拿宋开刀,情理相当说不通。

 

4民国初期,暗杀比较风行,但是多数暗杀活动主要由于反清革命党人斗争需要延续下来的,相对来说,革命党人采用这种方式多,当宋教仁被人提醒防备暗杀时,他甚至笑谈:只有革命党人专职暗杀,别人谁能杀我们。袁世凯从政多年,他比较惯用手法是收买,后来历史上指证他暗杀的事件很多,但多为臆测,比如,宋死当年的五月,扬州徐宝山被暗杀,也被说成袁的指使,后被证明是陈其美干的。而陈其美的被刺,也广泛被认定袁所为,但凶手和指使的张宗昌都曾是陈的部下,也是帮会之人,内情很复杂。我们的历史有一个很不好的作风,就是当认定某个坏人后,将很多坏事都推在这个人头上,让其背黑锅。袁在杀宋这案上,就大有背黑锅的嫌疑。

 

5从袁的历史看,对付文人,他还是很客气尊重的,即使对反对他非常激烈的文人,他一般也是采取收买,威胁利诱等手段。比如章太炎,也是革命党中的大文人,章与袁决裂,大骂袁,袁把他软禁起来,但亲下手令给军法处陆建章,内有手示八条,怎么看管章太炎:(一)饮食起居,用款多少不计。(二)说经讲学文字,不禁传抄;关于时局文字,不得外传,设法销紧;(三)毁物骂人听之,物毁再购;(四)出入人等严禁挑拨之徒;(五)何人与彼最善,而不妨碍政府者,任其往来;(六)早晚必派人巡视,恐出意外;(七)求见者必持许可证;(八)保护全权完全交给你。”有此可见,对付书生,袁是有一套的人,像宋教仁那样满腹宪政比较文的政治人物,袁是有对付手段的,完全不用搞暗杀。如果说他指使暗杀,黄兴这种革命党中的军事领袖会更让他注意,也最应该希望除去,而杀宋时,黄就站在旁边,偏去杀宋。本身就是对袁世凯为指使人的一种否定。

 

6 袁世凯和宋教仁的私人关系是相当好,民国初年,宋为部长时,当宋每次见袁时,他都非常客气,尊重。另外在在宋是日本留学生时,袁就因为读宋的《间岛问题》对宋有高度评价,拟网罗门下,这曾引起宋在革命党人中的猜疑。人们常传说的袁送给宋西服之事,往往说成袁收买宋的例子,其实,这看上去更象一段动人的故事。当宋见袁时,袁见其所穿衣服非常破旧,问清宋的制服还是留日学生时代所购,袁非常感佩,特意让人以宋的身材做了一套西服送他,宋后来给袁写了很动感情的感谢信。而传言袁世凯送给他交通银行五十万支票一本,也是给他作为部长的工作费,每个部长都有,宋用了几百元,在离职南下时请赵秉钧返还政府。而据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张国淦回忆:每日因公进府(总统府),偶谈及宋等,亦多推许之词。(张国淦 <孙中山与袁世凯的斗争>)宋在被刺后,他本人是没有怀疑过袁的,他给袁的电报,相托依依。可见宋本人的直觉,不认为袁会干这种勾当。宋的态度可作为案情参考之一。

 

7最后,宋的去北京,是在袁的邀请下赴京商谈国事,宋在上海还收到袁催促其进京的电报。即使我们怀疑袁的诚意,但从技术层面上讲,如果袁安排在上海谋杀宋,他当然会希望事主逗留在上海,为什么催其尽快离开呢?

 

袁世凯与宋案最可能接近事实的真像,可能还是当时警察总监王治馨披露的内情。3月30日,北京国民党本部在湖广会馆举行追悼宋教仁大会,据说赵托王治馨前往解释。王说:

 “赵、宋因政党内阁问题,颇有密切关系。自宋被刺后,获犯应桂馨,搜出证据,牵涉内务秘书洪述祖,应、洪又有密切关系。因此袁总统不免疑赵,而赵以洪时往袁府,亦疑袁授意。及前日赵与袁面议,彼此始坦然无疑。惟袁谓:宋被刺前,洪曾有一次说及总统行政诸多掣肘,皆由反对党政见不同,何不收拾一二人,以警其余。袁答谓,反对者既为政党,则非一二人,故如此办法,实属不合云。现宋果被刺死,难保非洪借此为迎合意旨之媒。”

 

 不过袁在见报登出王的话来后勃然大怒:“如此措词,太不检点,王治馨可恶!赵总理何以任其乱说,登报后也不声明更正。”(转引自网文芦迪 ‘谁谋杀了宋教仁’) 袁的大怒可以理解,因为虽然王好象是为他辩解,但把他和洪说到一起,与宋案牵扯进去。另外赵为避嫌将他给卖了,把自己和赵的背后谈话都暴光。但从另一面分析,正因为这包含了部分真相,在反对党背后商量如何有效对付之,乃是见不得人的事,才会使他大怒,并耿耿于怀,如果是胡说,他也不会这么气急败坏,并记下这仇。后来王以贪赃罪被枪决,所贪污的也不过是区区500元而已,很有报复意思。干这种事倒很符合袁宦途出身的背景和传统帝王心态,他这种借刀杀人与暗杀完全不同。比如杀张振武,都是找借口而行之,这才象袁的手段。暗杀这种低技术含量的杀人,不像这位枭雄的行为。

另一位当时任参议院议长的国民党人张继也曾亲耳听过此话,他在晚年回忆说:“民国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偕程仲渔(克)访赵治安(秉钧)。王奇裁(治馨)亦在。王云:洪述祖于南行之先,见总统一次,说:国事艰难,不过是二,三反对人所致,如能设法剪除,岂不甚好?袁曰:一面捣乱尚不了,况两面捣乱乎?话止于此。
宋遯初被难后,洪自南来,又见总统一次。总统问及遯初究系何人加害。洪曰:这还是我们的人,替总统出力者。袁有不豫色。洪见袁颜色不对,出总统府,即到内务部告假,赴天津养病。”(见《国父年谱》,第459页,引《张溥泉先生回忆录、日记》)

 

张是国民党元老,他晚年回忆有可能有误,首先洪在宋案发生后三月二十到二十五日逃跑,并没有南下,所以后面袁再次见洪的事存疑,但是文中还是指明,袁并不知杀宋的预谋,也没有下过密令。由此可见,袁虽然对有人捣乱深感头痛,却并不以洪建议的“剪除二三子”的献策为然,知道那会从“一面捣乱”恶化为“两面捣乱”,这种话很像袁当时的心态和语气。民国任过总理的颜惠庆,当时任外交部次长,他常去袁的办公地,他形容袁很忙,早上七点就召集人去办公室,邀请人一起边吃早餐一边办公,桌上堆满米粥,咸菜,大馒头,边吃边谈各种问题,颜还记得,一次谈到外交事物,袁说:国内都有这么多人不赞成我,还指望什么洋人。很难想象在开国伊始,袁在日理万机的繁忙国务中,去安排一次暗杀反对党领袖,有意在国内掀起波澜大浪。

 跟随
袁世凯多年的机要秘书张一麟有一段简短而结论性的评语,张说:“宋案之始,洪述祖自告奋勇谓能毁之。袁以为毁其名而已,洪即唆使武刺宋以索巨金,遂酿巨祸。袁亦无以自白。小人之不可与谋也,如是。”(转引自网文遥望天河 <民国人物小传——帝国骄雄袁世凯> 张为知者,此言可信。

 

与袁世凯和洪述祖都熟悉的名人严复,也曾在给友人信中写到:“沪上忽出暗杀宋教仁一案,辞退内务部秘书洪述祖,至今犹未弋获。洪之为人,复所素稔,固险诐士。恐从此国事日就葛藤,喋血钩连,殆无时已,而国命与之俱去。事已如此,虽有豪杰,又无魏武、秦王之势,以为所席之基,恐难挽回也”。(<严复集>第三册书信 ‘与熊纯如书’) 严真名士,灼见卓识。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