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十 系列连环谋杀案   

2008-02-16 09:07: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系列连环谋杀案

  宋教仁谋杀案后,比较奇怪的是几个重要嫌疑人纷纷在几年内死于非命,而每个人的死亡又都往往说不清楚,除死于袁世凯后的洪述祖,有很多历史书籍干脆简单的把这些命案统统解释成袁世凯杀人灭口。武士英之死,应桂馨之死,赵秉钧之死,陈其美之死,幕后指使人的罪名似乎都被安在袁世凯的头上,不知道袁真是个杀人魔王,还是有点冤大头。袁世凯这个人,曾经因为称帝复辟,让人痛恨,历史评价不佳,特别是在革命战争年代,把他描绘成窃国大盗,反面教材。但是这种历史观也造成对袁这样的历史人物绝对化,妖魔化的现象。袁在近代中国历史上,活跃在政治舞台上几十年,也做过许多促进社会现代化,推进改革等事情,他是继李鸿章后中国出现的很有世界眼光的政治人物。在中日甲午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清末立宪运动,他的角色基本都是积极的,明智的。

 

关于他在戊戌变法中的告密问题,近年史学界也基本澄清了一些不实说词。对他个人的评价,以唐德刚教授《袁氏当国》为代表的一些客观观点,也广为人们接受。所以今天,我们有条件对袁世凯这样的历史人物报以比较平常心的态度来评论和研究,在本文对宋教仁谋杀案的考察中,我们基本排除袁是第一主使人的嫌疑,既然他并不是真正的指使人,按说杀人灭口的说法基本就不成立,但由于他也被卷入宋案,出于各种动机,以及他所处的位置,宋案的嫌疑人的下场有的与他也有很大关联,下面我们还是具体人具体分析一下。

 

首先武士英的死应该和北方袁政府没什么关系。上海当时是国民党势力的大本营,在上海光复后,陈其美任临时都督,政权各层职务几乎都由革命党人占据。当民国政府在1912年4月成立,虽然上海都督府被撤消,任命陈其其美为内阁的工商总长,但陈并没赴任,孙中山,黄兴,陈其美都仍在上海活动居住。鉴于他们的革命伟人身份,国民党掌控着上海政权。江苏省反正过来的都督程德全,在这种背景下,基本上对上海的事务听命于国民党人。宋案发生,虽然许多措施政令以程的名义下达,但都是与国民党人商量后才施行,他仅起个陪衬作用。而很多与北京袁世凯的沟通,经常是黄兴亲自出面直接打交道。破案,审判等基本在国民党控制下。

 

武士英关在租界看守所时,巡捕房的华人侦探黄金荣直接参与宋案侦破,他本人就是帮会大佬,与陈其美的关系也很密切。当时武在囚所,与应桂馨分别关在英,法不同捕房,他们之间串供可能不大,但看管并不十分严格,以亲属等名义比较容易能探视到犯人。武后来翻供,明显有人在他入监后教唆串供。北京政府后来曾指责,陈其美出巨资贿赂租界巡捕房更改审讯武的记录,应该是一条比较重要的线索,因为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武在后来被毒杀的原因。应桂馨谋杀宋的最重要证据是与洪述祖的相关电函,武死对他的罪责不会受到影响,而且武已有的供词和武在他家里的被捕事实,根本不可能因武死洗刷他的幕后角色。武被杀,一定是他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武的经历和背景与北京政府没有一点联系,有什么口要灭呢?

 

四月十七日,宋案要犯被引渡到中方,先被关入上海检查厅的模范监狱。由于国民党坚决主张要成立特别法庭公审宋案,案犯应桂馨和武士英并没在正常监狱只呆几日,就被转押至驻守上海海运局沪军六十一团的军营中,这里关押条件并不正规,房间临时钉了些铁条,来往的人都能从窗前走过。武世英到临时看守所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情况,在模范监狱也颇为安静,但偏偏在转押后第三天,拟定预审的前一天,四月二十三日,突然感到不舒服,当日也没出外散步,没进晚餐,昏昏欲睡,晚上武表现异常,驻军团长陈其蔚曾亲去探望,武自云是旧病,没大关系。而到夜里,喘声短促,军医赶来,其脉已乱,已处危急状态。陈早上报告上去,商请西医来诊,但医生尚未到,武就于早上九点多死去。武死后,”由红十字会延请了五名西医到场相验,他们检查武的尸体,喉鼻等处均有血沫溢出,显然不是暴病死亡。然后西医将其内脏等取下拿去化验,但最后报告确说未发现毒物。”至此,武的死亡完全成了个无头案。(徐血儿编<宋教仁血案>355-356页)

 

武的死亡,引起舆论广泛质疑,大多认为被人毒杀,犯人被关在租界监狱,一点事情也没有,刚转入中方看守地五天,就在预审前一天暴亡。而根据检验,武体质强壮,如果患病,也不大可能一天骤亡。但认定服毒,又没找到毒物实证。有一种说法是检验的西医也被买通,做了伪证,如果是真的,这个案子真没法弄清了。关于武的死,在当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留下,后来也不了了之。所以今天也不好判定他为何人所杀,而最大的嫌疑只能是看守他的人了。

 

看守应桂馨和武世英的部队是沪军六十一团,团长陈其蔚,由于陈是浙江人,曾有人一度把此部队当成浙军,为此报纸还特别更正过,说明此军是上海临时都督府的原沪军改编。它的前身很可能就是蒋介石任团长的沪军五团,因为在几个月后的二次革命中,蒋就到这只部队找到陈其蔚,让其反正讨袁,史书记载说,蒋到老部队做反正工作。而督管这只部队的是国民党人黄郛,在案犯关押期间,他几次来督查。正如我们所知,陈其美,黄郛和蒋介石是拜把三兄弟,陈老大,黄老二,蒋老三。而在宋被谋杀破案过程,我们就从当事人的记载中得知,蒋参与其间。而蒋曾作为陈的最亲密同志,直接指挥了暗杀革命同志陶元章的阴谋。以陈,蒋和这只部队的关系,他们如果下手杀武,应该最具备条件。

 

据报刊记载,值得怀疑的一点现象是,武死当日,正值看守部队换班,原任看守的第一营一连,四连官兵撤防,改换二连,三连官兵接班,结果当日就发生武的死亡。由于没有记载有外来者接触犯人,所以,武被看守者毒杀的嫌疑最大。当然应桂馨也有些嫌疑,毕竟青洪帮的能量也很大,但从事件前后看,武暗杀宋后,并不逃跑,而且反到搬到应家去住,武的口供前后矛盾,并不会影响应的定罪。应没有理由要在武被严密关押下还去灭他口,再者,应自己也在严密关押之中,策划这样的谋杀,难度是非常大的。应桂馨在武死后,自己也非常担心被毒杀,他吃的东西,都要看别人先尝过后再食,守卫者也怕再出意外,更是小心翼翼,看他犯大烟瘾,特批允许他吸大烟,并且加了六道岗,日夜盯着。至于要怀疑北京政府,更是荒唐,武是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冒着风险跑到看管严密的军营杀武做什么,完全不合常理。武的被毒杀,是干的非常漂亮的一件湿活,凶手没留下任何痕迹,我们怀疑陈也好,蒋也好,其实没有可靠的证据,只能讲他们有嫌疑,武世英的秘密至今难得其解,指使杀武的人很可能也是指使杀宋的人。如果武被杀的秘密能解开,宋案的真相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

 

第二,应桂馨的死,可以简单地用两个字概括:找死。应桂馨不愧做过青洪帮的老大,流氓泼皮,混世魔王。他的一生要从帮会大佬看,也算丰富多彩了,参加革命,服务孙中山,投身北洋,觐见袁世凯。可是他胆大妄为,本性难移,最终则是把自己的命彻底玩了进去。应在二次革命期间,趁乱逃跑,他的逃跑陈其美助没助他一臂之力不好确定,总之,他的逃跑是由于陈的手下在监狱做乱,而且当时做乱的士兵还成心毁掉了上海检查厅的大批案件存挡,让人疑问重重。

 

应逃出后躲到了青岛德国租界里,当国民党发动的二次革命失败后,袁的政府基本稳定了全国局势,他居然不甘寂寞跳了出来。1913年底,应公开向北京政府发出请“平反冤狱”的通电。他打着为武世英平反的借口,为自己鸣冤。第一通电报说:“叛变削平,宋实祸首,武士英杀贼受祸,功罪难平,请速颁明令平反冤狱。”几天后他又再发第二通电报说:“宋为主谋内乱之人,而竟死有余荣;武有为民除害之功,而竟冤沉海底。彼国民党不过实行宋策,而种种戏剧实由宋所编制,当时若无武之一击,恐今日之域中,未必有具体之民国矣。桂馨栖身穷岛,骨肉分离,旧部星散,自念因奔走革命而已破其家,复因维持共和而几丧其身,伏求迅颁明令,平反斯狱,朝闻夕死,亦所欣慰。”( 丁中江北洋军阀史话》中国友谊出版社) 应到青岛曾找到洪述祖,强索报酬,所以应死后,有一说是洪找人下手。不久他公然由青岛到北京,写信给袁索取杀宋的报酬。他的到京让袁十分头痛,应借口得到洪的命令行事,使他杀宋成为政府行为,如果将其抓捕,又是一场难断的官司,并使已经沉默的宋案再兴风波。而任其闹下去,又会使人联想自己与其同伙杀宋,这显然是袁不想看到的。如果袁世凯真的指使暗杀宋教仁,他可能会秘密给应一笔报酬,打发其了事,而如果是洪擅自而为,他背了黑锅,那他心中可想而知会愤怒怨恨不已,袁这个人是个不世枭雄,对付各种人等,他都是各有其道的。对文人名流,他通常是收买威胁利诱,而对于向应这样的帮会流氓式人物,他会毫不迟疑地杀机毕露的。

 

果然,当应得知某日晚上,有四个彪形大汉以搜查烟土为名爬墙进了他的住所,刚巧他不在后,吓得赶快离开了北京。他虽然走得快,但也没逃出一死,就在他所乘的京津铁路客车,在出京到廊房路途中他便被人暗杀。而此地正好是赵秉钧任直隶总督所辖地域。后来有证据,杀应的是北京执法处的郝占一和王双喜。袁下令杀应桂馨可能性很大,因为应提出奉命杀宋,并非乱咬,确有洪述祖批准电为证,这使袁政府左右为难,无发自圆。但是杀应谈不上灭口的问题,应与洪的电函早已公开于世,巨国皆知,虽然判断有争议,但证据已经大白天下,应通过洪述祖与北京政府的关系没有什么可掩盖的。应夔桂馨在车箱中是被乱刀砍死,死状极惨,如果仅是灭口,一枪毙命便是,又何必下如此重手,应的死完全是其大耍波皮,纠缠敲诈自寻的杀身大祸。应桂馨的死,从另一个角度说到是为宋教仁报了仇,只是没有采用合法的方式罢了。

 

第三,应桂馨被杀死后仅一个多月,另一个宋案嫌疑犯赵秉钧突然死亡,也许是时间的敏感和巧合,后人把赵的死将应的死联系在一起,赵秉钧因为宋案辞去了总理之职,好不容易风声过去,放出到直隶做官,没想到宋案象鬼影似的缠上他,宋案第一大嫌凶在他管辖的地段神秘的被杀,事情还在沸沸扬扬中,赵本人又突然暴亡。很多史学著作都将赵的死说成他是被袁世凯毒杀,一总统谋杀一个前总理,按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历史事件,但是我们在相关记载中,没有见到任何确凿的证据,而得此严重结论居然都是传闻,传说赵在应死后给袁打电话责备袁,然后袁就派医生毒杀了他。赵被毒死,没有家属的指控,没有尸体检验的报告,也没有具体的嫌疑人,甚至没有任何官方记载,然而这种说法被广泛被接受,而前提主要就是认定袁是个坏人,并且想当然地编造出,他指使刺杀宋教仁,他毒杀武世英灭口,他暗杀应桂馨灭口,他毒杀赵秉钧灭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修中国历史的先生们如何开始形成的这种学风,他们似乎是先将一个历史人物判定为坏人,然后所做的就是将一切坏事往这个“坏人”头上栽,塑造出一个无恶不作的坏蛋,反之,塑造的“好人”又神圣得没有一点暇疵,干了什么坏事也要百般从善意的角度解释。这是典型的把“历史”当成某种武器,工具。不仅成为被人任意打扮的小女孩,而且进而到任意奸淫。为了某种立场和目的,可以随便抽取一截传言来帮衬,不顾历史背景,不顾历史环境。历史成了谎话,以史为鉴,还能鉴出什么?而指责赵秉钧被袁世凯毒杀,就是这样完全不负责历史的典型。

 

赵的死亡除了时间与应的死有点巧合,情况显示可能只是正常的病故。赵秉钧早年身体并不好,体质较弱。与赵关系很密切的北洋大员朱启铃曾回忆:“赵在甘新从军,随左宗棠参加金顺大军,出嘉峪关追剿白彦虎有功, 以微职保至道员。赵对我说:在星星峡戈壁滩遇大风雪;连人带马,埋没雪中三昼夜,几死,幸身压马腹,取微暖,未冻毙。此行全队人马,死者过半广彼之幸生,由蒙古军医灌以马鹿血致然。彼因筋骨折伤,一生不能近女色,惟与鸦片烟相依为命。在侍郎任内,京师戒烟令下,王公显贵,都无例外。此因政府与英国订约,以十年为期,断绝烟瘾,执行严切,京内外以戒烟死者无算,赵独具摺请罢职免验。召见时,亲向西后诉述星星峡前情,并称体弱多病,仅恃洋药存活,勒令戒绝、必至丧命,恳恩开缺回籍,以维残年等语。因此奉旨免其戒烟,此光绪末年任民政部右侍郎时事也,吾亲闻之。” (《章士钊全集》书赵智庵 文汇出版社) 这证明赵的身体一向并不好,而且多病。在宋案发生后,他马上就住进了医院,当时有人曾讲他是避祸装病,后来他曾出示了医生的各种诊断以澄清。1913年底,他重新被任命直隶总督,官邸在天津,2月27日突然死亡,虽然赵秉钧的死令人产生怀疑,但当时的报刊对于赵秉钧突然死亡的记载,更偏向一种突发的急症。赵犯病在他死前几日已经早传出了,天津《大公报》也记载过:自从2月以来,赵都督过于劳累,怔肿旧症发作,通过医治有所好转。

 

2月26日下午,赵秉钧在都督府与手下议事,夜晚,回到河北区仁寿里私宅。连日来,赵秉钧一直抱病办公,这一天晚饭前,赵秉钧服用一服中药,饭后又开始批阅文件。他的夫人提醒他注意身体,但赵秉钧并没有在意。半夜他又服用了一次中药,一切都没有异常。到早晨5点钟左右时,腹中阵阵剧痛使赵秉钧从睡梦中惊醒。他被搀扶着走进了厕所,一阵阵上吐下泻。家人赶忙派人请来最有名的军医官屈永秋与徐德顺,但二位名医用尽手段依然不见好转,后又打电话请来名医王延年,三大名医抢救无效,赵在上午故去。赵死后,家属,医生等都没有提出他是中毒而死,赵长期服用大烟,身体多病,事前已有病状,而且年过50,虽然中毒身亡不能完全排除,但发生急症猝死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当时到处风传他是被毒死,而且版本之多,举不胜举。一说是袁听说他身体不好,特派医生去诊治,借机下毒,另有一说是袁派人将毒药注射进水果中,派人赠给赵做礼物。还有一种说法是厨师下毒。传闻多多,恰恰在赵是否中毒身亡上没有可靠证据。关于赵死于非命的说法,看来是人们的一种心理发泄,宋教仁谋杀案在当时迷雾重重,袁世凯和赵秉钧都被指控为幕后指使凶手,而公布的证据也显示他们有牵连,公众多认为案中有内幕,而赵的暴死刚好在宋案的另一主犯应桂馨神秘被杀后不长时间,所以人们很容易联想赵也是被杀。宋案中的千头万绪线索似乎也可以和赵的死联系起来,演义出各种精彩的情节。但是,我们在这种想当然的娱乐历史中,忽视了基本的证据,史实和常理。

 

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赵被毒杀的嫌疑,但我们也没有看到他被毒杀的可信证据。没有人证,没有物证,没有旁证,没有医学报告,没有检验结果,甚至没有一个相对认可的固定说法。而为什么袁世凯要杀自己的亲信大员,理由难道仅仅是赵抱怨了应被杀这件事。我们实在无法按正常逻辑理解袁毒杀赵道理,假如在宋案中,袁是真正指使人,赵没参与,袁杀赵干什么?假如赵是指使人,袁不知情,袁治赵的罪就是了,何必毒杀?而如果是两人的同谋,那杀应双方会产生什么矛盾呢?难道为了应桂馨这样一个无赖,总统去谋杀前总理吗?而如果两人在宋案中都没有责任,难道会去毒杀对方吗?所以,我们认为,在没有确凿史料证据出现情况下,不要轻易做历史结论,随意认定赵秉钧的死是袁世凯毒杀的。

 

宋教仁谋杀案截止到今天仍是一个谜案,许多秘密并没有被破解,而随后发生的一系列连环案更富于神秘色彩,至宋案有关人物,几全部死于非命,恍忽因果相报不爽。凶手武士英来历不明,死得也不明不白。凶顽狡诈的应桂馨,利刃穿心,暴尸行旅。嫌疑人赵秉钧,涉案亏心,恶病以亡。而另一个嫌疑人陈其美,更似冤冤相报,自食其果。而最狡诈阴险的教唆犯洪述祖,虽几度逃脱,最终被抓获,走上绞刑架。这种奇怪的结局让人甚至不得不相信是否存在神灵,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这一切似乎于事无补,宋教任的被谋杀,结果是谋杀了一个新生的民国。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