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马关之耻  

2008-04-17 07:1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关之耻

 

1895年樱花将开的三月,一艘轮船从天津塘沽港开出,目的地是日本的马关,船上搭乘的由李鸿章为首席谈判代表的和谈代表团。这时,中日战争已近尾声,大连旅顺相继陷落,威海卫的北洋水师最后几艘军舰也被迫投降,提督丁汝昌自尽身亡,日本陆军从朝鲜追杀至辽东,战局已经无法支撑,这次赴日与其说是去和谈,不如说是去投降。战争仍在继续,清朝先派去了一个由总理衙门大臣张荫桓为首的和谈代表团,但日方借口中方代表授权书没有写明拥有全权,拒绝与他谈判,即使张要求等正式全权授权书寄来也不行。就在张荫桓和邵友濂被日本政府拒绝的当天,伊藤博文与使团随员伍廷芳私下问道:“李鸿章中堂大人可以主持议和,贵国怎么不派他来?”伍廷芳随之反问:“我今天是和您闲谈,那我顺便问问,如果李中堂奉命前来议和,贵国愿意订约吗?”伊藤博文自然能够听出伍廷芳的弦外之音,回答的也是模棱两可:“如果中堂前来,我国自然乐意接待,但是也还是要有符合国际惯例的敕书,必须要有全权。”点名请李鸿章前去,这是带有侮辱性质的企图。

 

李鸿章,当年的李鸿章,何等威名,如日中天,以新科翰林的荣光,弃文从武,登台拜将,灭太平,除捻乱。功至勋伟,官至极品,内乱荡平,更倡导洋务,二十年同光中兴,轰轰烈烈洋务运动,李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奠基人,创建可称第一的现代设施举不胜举,无愧近代中国改革总设计师的光荣,正如梁启超所评:“自李鸿章之名出现于世界以来,五洲万国人士,几于见有李鸿章,不见有中国。”而其倾尽心血,最自以为傲的则是北洋水师,东方第一支现代海军。它辉煌过,仅仅十年前,朝鲜发生小乱,日人欲与染指乱局,北洋三艘铁甲舰,南下日本海,偏去日本长崎补给小修,实为武力示威,入港后,大清水手纷纷上岸,趾高气扬,嫖娼作乐,中国水手与日人发生街头暴力冲突,北洋军舰退下炮衣,燃起轮机,日人敲排饫竦狼福耘飧?万余银洋和解,知道吗! 中国也和西方列强一样在日本抖过船坚炮利的威风。

 

也仅仅在十年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率政府要员一行,亲赴津门,求教自强维新良策,傲慢的李鸿章高踞上座,指点江山,但是他小看了日本,他小看了伊藤,伊藤博文的知识结构和现代观念要比李鸿章的开阔和新颖的多。他精通汉语和儒学,去英国留过学,在英国,他已经有日本赶上世界“非撤废封建制度不可”的思想。以后他又四下西洋,四来中国,总计在欧美考察的时间共达5年半。这样丰富的西洋阅历中国官员谁可相比,当他任总理大臣期间,曾带领大部分政府阁员去欧洲考察一年多,主要考察西方制度,在伊藤等维新官员率领下,整个日本以全盘西化方针埋头改革,当慈禧为自己的六十大寿,挪用海军经费,日本的天皇,正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购置那艘北洋水师订购而无钱付款,不得不放弃的吉野号战舰。所以甲午年因朝鲜冲突,清朝向日本宣战,并不了解近二十余年变化后的新日本,甚至号称“东方第一人”的李鸿章,虽然有所觉察,但也也没有深刻认识到东邻一个小岛国的放肆挑战,最后竟会给中国和他本人带来如此灾难。

 

梁启超在《李鸿章传》开篇写道:“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惜李鸿章之识,吾悲李鸿章之遇。”是的,看看李鸿章开创的现代化事业,我们知道其才具,看看李鸿章发出的中国面临三千不遇大变局的呼吁,我们知道其见识,在甲午战争,我们看到了他的不遇。即使日本人也认为李鸿章是对日本最清醒的人,一个日本政客曾写道:“中国实属不明日本之真相,虽识者亦甘于表面之观察,轻侮指笑,自以为得者滔滔皆是也。独李鸿章一人能知日本之大体,又有对付日本之策。彼往年上书朝廷,请整顿海防,文中曰:“日本阴柔有大志,宜阳与之结好,阴为只备”云云。彼确实期望兵备完成之时,再对日本有所行动。故彼至今为止,以所谓阳交阴备对待我国。”甲午朝鲜内乱兴起,日本介入,咄咄逼人,满朝官员爱国情绪激昂,士绅群情共愤,年青的光绪皇帝,在其状元老师翁同和的怂恿之下,更是下了一战决心。独李鸿章力排众议,倡议忍让主和。但是在强大的爱国声浪中,任何冷静,提出稳健的主张,都会被淹没,会被目为毫无爱国心、胆小卑怯之徒,甚至斥之卖国贼,为全社会所不齿。宣战诏书如期的发出了,甲午战争开始了。

 

确实,那时的日本,在国人眼中还是蕞尔岛国,经过自强中兴二十余年的中国人,无不认为我朝已大大进步,日渐强盛,当时东西方均有不少人看好中国的洋务运动,认为以中国物产丰富,如积极变革,很快会成为世界强国。他们没想到的是中国在制度改革上寸步不行。明治维新后刚刚强盛起来的日本,面对中国也没有足够的信心与勇气决战,但是大批日本间谍早暗中潜入中国,他们测量地形,了解民情,观察政局,在他们报告里,判断出中国只是外强中干,败絮其中,朝廷的腐败,军队的松懈,制度的腐朽都一一在他们眼中。日本人认为,中国虽然表面上在不断改革和进步,但制度腐烂依旧,犹如老屋废厦加以粉饰,经不起大风。而李鸿章对这些也不无所察,他曾在私人信件中嘲弄自己是大清国的裱糊匠。特别是人们借以无限希望的北洋水师,当人们质问,花了朝廷那样多的银子,难道关键之时不堪一用?可是李鸿章深知那是经不起大风大浪的水师政绩工程。在甲午战争三年前,北洋水师出访日本,军官们发现,小小的日本,已经拥有了一支现代的帝国海军舰群,李鸿章清楚这些局势变化,不敢轻启战端。甲午现代海战,对双方都是第一次,日本做了破釜沉舟的长期准备,而李鸿章则是满腹狐疑地以畏战心态被迫挂帅,他这种畏战心态是不是导致战局败得那样惨,或许颇有影响,但即使是自信勇敢的统帅,在当时能否在甲午战争中击败日本? 结论仍不乐观。我们看到在陆地和海上,中国军队都是一败涂地。

 

败局已定,战争仍在继续,没人知道如何收拾残局,原先狂呼爱国的满朝臣子拿不出任何主张,变得默默无声,似乎此时这已经与他们都不相关,正如中法战争,清议文臣鼓噪主战,夸夸其谈,而当他们被派往前线,一触即败,落荒逃窜。战争成了李鸿章的战争,他苦力维持,直至战局糜烂,李鸿章被拔去三眼花翎,號夺了黄马褂。但几天后张荫恒回到北京,将日本人不接待他而提名李鸿章前去的意思说出后,朝廷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刚被革职的李鸿章又被发还了刚拔去的三眼花翎黄马褂,责成他亲赴日本。而高唱爱国主战的文士名臣,战也不行,连和也不行,但个个留下清名,爱国祸国,可有区分?李鸿章不知道赴日和谈是极大的侮辱吗?他不知道这是使他身败名裂之行吗?他当然知道,他当然清楚。严复曾在李鸿章故去写下过一幅名挽联,为其鸣屈:“使先时尽用其谋,知成功必不止此;设晚节无以自见,则士论又当何如?”这是一场他不想打的战争,但又似乎成为他的战争,只有爱国的鼓噪,没有人去承担。尽忠王朝的道德规范,他不得不去,不能不去,他必须承受这份侮辱,必须把自己毁灭。在驶往马关的海轮上,他写下一首诗:“晚倾波涛离海岸,天风浩荡白鸥闲。舟人哪识伤心处,遥指前程是马关”。前方的马关,更大的耻辱在等着李鸿章,等着中国。

 

(待续)

 

春帆楼恨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