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离失上帝的羔羊   

2008-05-11 09:16: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离失上帝的羔羊

 

我一向睡眠很好,是很少做梦?还是记不住梦?我一直没有搞清楚。有时候清晨醒来,能感觉正在做梦,但是梦中的情景总是不清晰。有一个梦似乎出现了多次,好像是小时候的事,其中有一幅画,上面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袍,长头发的人,脚下是一群羊。我想不出和我的人生有何关联,是苏武牧羊的画吗?可是印象梦里的画中人不是那个样子,直到有一晚,雷雨的声音把我惊醒,我努力记住了正在梦到的那幅画,啊,看清了!那是一幅耶稣和羊群的圣像,是我很小的时候在七姨婆家看到的,七姨婆在我的记忆里是很远的人,我很少想起她,甚至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世,她一生太默默无闻了,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消失了很久很久。为什么梦到她家里的一幅画,也许是上帝的启示,因为她一生就一件重要的事,信仰耶稣。

 

我上小学考取了和平门外的北京实验一小,由于父母家在学院路,所以从周一到周五,就住在南长街的外公家,每天由三轮儿童车接送。他家是个独门小院,离中南海的红墙紧挨着。这条街很僻静,老北京建筑的气味很浓,至今我还很怀念那种胡同里一砖一瓦的情趣。我外婆出身前门一个富商家庭,她的兄弟姐妹很多,有十几个,但是我母亲是个独生女,她有个哥哥,几岁就死了,可是我外婆非常喜欢男孩,所以,我住在外婆家,成了她很高兴的事,她常带我去串亲戚,去了北京很多大街小巷,但是儿童时代的事我都记忆不清楚了,后来长大,有些亲戚提起小时候见我的情景,我自己总是记不得。但是七姨婆家我还记忆得深些,因为她家就住在故宫东边的北池子,那时天安门广场两边,路北最近的街道,西边是南长街,东边是北池子,街口都有红色拱门楼,很显眼,也和故宫建筑配套。也许去过七姨婆家多次,我自己从南长街就能找到她的家。

 

七姨婆家是个很小的院子,她自己住一间小屋,其他房间出租,她是个神职人员,独身,房间整洁简单。七姨婆身材微胖,头上还有辫子,盘在头上,用个黑色的丝网罩着。她戴着金属丝眼镜,笑容特别慈祥和善良。她家墙上挂着多幅耶稣的圣象,其中有一幅就是我在梦里出现的耶稣和羊的画片。七姨婆比我母亲只大几岁,我母亲晚年写的回忆文章,多处提到她,她们曾一起住在她们外婆的大房子里,我母亲写到,她有好多高级衣服,还发现她床下有很多巧克力和糖果盒,但没给她吃过。不过我记得每次见到七姨婆,她会给我糖吃。从小我就叫她七姨,也许因为她和母亲岁数差距很小的原因。我母亲上中学的时候,七姨考上了燕京大学,那是北京最有名的贵族学校,也是一所外国传教士办的私立大学。她学的可能是神学院,所以我母亲在她的带领下,参加了很多教会的活动,我母亲记载,她当时已经非常投入教会生活了。很奇怪我母亲没有受基督教很大影响,反而去了晋察冀解放区,而七姨则一直全身心过宗教生活。解放后,教会神职人员受到很大限制,对我家这种革命家庭,对她这种信教的人很避嫌,所以我母亲和她的七姨来往并不多,我和她接触多些,主要是外婆的关系。估计解放后七姨的生活比较窘迫,我也不知道她的生活来源,可能靠些房租为生。我小学三年级开了英语课,那年暑假,不知谁的主意,七姨来到我家,给我辅导英文,她的英文非常好,我记得还总给我讲故事,可是没几天,她就走了。我当时一点也不知道原因。很久以后,我母亲才告诉我,因为她对我讲基督教的故事,所以她把七姨请走了。

 

我一直有一种印象,七姨是我见过最慈善的人,总是静悄悄的,对人也永远笑容满面,可是大人们对她都很冷淡,我妈妈对她也并不热情。七姨给我讲圣经故事后不久,很快文化大革命来临,我们家和很多亲戚都出了问题,几乎没有亲戚再有来往了。我父母那时都是黑帮,或者进牛棚,或者下放干校,工资也被扣发。所以七姨居然来,印象深刻,她常常还带来个铝饭盒,送来一点自己做的菜。那时她的衣衫显得很破旧,骑着一辆很旧的自行车,拿着一个旧布带子,悄悄的来,悄悄的走。从她和外婆的谈话里,得知她也遇到很多麻烦,她的房子被没收了,因为没有生活来源,她去干一种叫“看堆”的工作,就是某个小工地,晚上堆着些砂石和建筑材料,她晚上坐在小板凳上给看守。但是她脸上仍然总带着微笑。直到长大成人,我才想象一下她的生活,没有了住房,没有工作,而且信教本身在当时也是一种罪恶,可以想象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可是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一点抱怨和诉苦,她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满面笑容。我父母在文革后期恢复了工作,生活又正常起来,七姨就很少再来了,我母亲临故去前,写过些回忆文章,自己还列了个名单,有不少亲戚的名字,认为欠了人情,七姨可能也是一个她自己认为没有尽力帮助的人。

 

文革结束不久,我外婆得病住院,病得很沉重,这时我又见到了七姨,她几乎每天到医院去伺候我外婆,她自己带着饭盒来值班,经常整天在外婆边上护理,照顾,她并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伺候病人。二周后,我外婆故去,七姨静悄悄地走了。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听我母亲说,她和一个教友结婚了,家庭很幸福,但是她再也没有和我家联系过,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世的。我想起七姨,心情很复杂,我能记得她对我的笑容,能记得她用微笑面对无法改变的命运。她从小就对我好,可是我是不是也用笑来报答过她,我一点也不知道。自从小时候她给我讲过圣经的故事,我们没有再交流过,我完全不了解她。信教似乎使她安详,但也似乎给她带来原罪,在革命年代,她只能谦卑地,静悄悄地流放了自己。从她的信教经历,我能猜测她有精神的喜悦,但我看到更多的是坎坷和苦难,她从富裕的生活到沦落街头,从中国最好的大学毕业到一生失业。就因为她信教吗?这就是信仰的代价?为此她遭到多少屈辱和白眼,我无从知晓,她是离失上帝的羔羊,是不合时宜的教徒,孤独冷清,逆来顺受,却没有激愤,没有怨恨,只留下让人难忘的纯真的笑容,这是上帝的力量吧?我将信将疑,昨夜七姨家墙上的耶稣像出现在了我的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