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好照片 好诗 好文 好男人  

2008-06-17 14:5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双燕·有感于男子送亡妻
作者:花月其人

倏忽睡了,在十丈红尘,百关千劫。
我来晚矣,忍弃尔荒寒月。
一骑沉沉似铁,载无量,风干泪血。
双肩托付平生,旧日头巾亲结。
凝噎,繁花季节。
惯暑往寒来,等闲蝴蝶。
与君归去,鬓影那时交叠。
风掠天开地裂,卷不动,冰凉一叶。
辜负契阔深恩,错莫错兮离别。



核心提示:在一张图片上,一个在地震中痛失妻子的男子饱含深情,将妻子遗体与自己绑在一起,用摩托车载着她前往当地的太平间。这位感动中国的男子叫吴家方。

英国《每日电讯报》刊登了一组图片,记录下中国抗震救灾过程中的一个个感人瞬间。在一张图片上,一个在地震中痛失妻子的男子饱含深情,不忍将亡妻弃之野外,将其身体与自己绑在一起,用摩托车载着她前往当地的太平间。在极大悲痛的折磨中,他努力要给妻子些许死后的尊严。英国媒体称,这是大毁灭后存在的人性象征。无数网友为这个男子的举动感动落泪。有网友对他的一往情深感佩至深而赋诗,“娶妻入门背进门,同命相怜送君尘。欲哭无泪心流血,单车无助送归程。” 


一个中国农民的爱情:把亡妻绑在背上载她回家

大地震过去一个多月了,吴家方还是反复做一个梦,梦见把妻子石华琼紧紧绑在自己背上,发动了摩托车。他一次次在梦中醒来,凄冷月光下,他看着妻子的新坟,觉得妻子也在看着他。

2008年5月14日,吴家方骑摩托车从汉旺镇把妻子接回家,那张名为《给妻子最后的尊严》的照片,那对摩托车上绑在一起的生死不离的夫妻,深深感动了世界。

吴家方家住四川省绵竹市兴隆镇广平村三组,记者辗转找到他时,差点认不出来他。跟照片上相比,一个月来,吴家方黑瘦了很多,两腮深深塌陷下去,憔悴不堪,没有变的,是痛彻心肺的眼神。

他的家在地震中变成危房,不能住了,他和儿子在房前搭了一个棚子,记者找到他时,正下着大雨,雨点啪啪打在棚顶上,他掏出结婚证给记者看,结婚证边角已有些磨损,但依旧红彤彤的,他和石华琼是1986年4月25日结婚的。

22年前,吴家方骑着自行车把新娘石华琼载回家,石华琼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他至今还记得那一天她温热的手,浅浅的笑。那一年,他22岁,她21岁。

从汉旺到兴隆,这段路夫妻俩不知走过多少回,先是骑自行车,后来骑摩托车,每次妻子都双手紧紧搂住丈夫的腰,脸贴在丈夫的背上。

石华琼娇小俏丽,有些近视,经常戴一副眼镜,看起来像个教师--吴家方从枕头下面摸着一个信封,里面装的全是石华琼的照片,他一张张拿给记者看,更多时候是自己在看。吴家方在建筑工地打工,砌砖,有一双很大的手,现在,这双手瘦得皮包骨,青筋像蚯蚓一样凸显。

看得出来,石华琼喜欢照相,很爱打扮。吴家方说:“石华琼跟一般妇女不一样,她出门要打扮,在家里也要打扮。”

22年前,吴家方与石华琼在汉旺镇东汽测试楼工地上打工时认识,吴家方说,当时他很穷,石华琼“看上的是我这个人”。

时至今日,吴家的经济条件仍然一般,村里很多人盖了楼房,他们家还住在平房里,吴家方说,石华琼嫁给他以后,从来没有后悔过。他不让妻子出去打工,夫妻俩难免吵吵架,每次都是丈夫让着妻子,“她在娘家时,她的爸妈就惯着她,我也惯着她,从来就没让她吃过苦。”

石华琼喜欢种花,院子里,鲜花灿烂绽放,还有一棵梨树,他们婚后第三年从石华琼娘家移栽过来的,现在已挂满了婴儿拳头大小的梨子。

这叠照片里,只有一张照片是吴家方的,他坐在自家院子的一棵花树下,穿着毛线背心,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手里夹着一根烟,笑得很开心。在地震发生之前,他是一个虽然清贫然而无比幸福的男子,但是,这一切被地震改变了。坐在记者面前的吴家方,是一个失魂落魄的男子,他穿着一件污浊的西装,腋下裂开一个大口子,却再也没有一双温柔的手替他缝补。

5月12日那天中午,吴家方从工地回来,妻子已炒好几个小菜。饭后,石华琼说下午去汉旺镇上给手机充费,她开始洗头、打摩丝,在镜子前照了又照。吴家方开摩托车把妻子载到去汉旺镇的路上,一辆班车开过来,妻子上了车,对丈夫说:“你做活的时候把细点!”丈夫对妻子说:“你早点回来!”

这是夫妻俩的最后一次对话。再次相见时,已是阴阳相隔。“她要是不去汉旺就好了,她要是早点回家就好了……”吴家方一遍遍说,看着照片上笑容灿烂的妻子。

大地震发生那一刻,吴家方正在离家不远的旌湖水泥厂厂房内,他发疯般骑上摩托车赶回家,儿子惊惶地站在院子里,妻子却没回家。他又发疯一般骑着摩托车冲上了去汉旺镇的路。离汉旺镇越近,倒塌的房屋越多,到了镇上,遍地瓦砾,尘烟蔽日,无数人惊叫着朝镇外跑,吴家方逆着人流到了镇上的电信营业厅,营业厅没有倒塌,但石华琼不在里面。

吴家方又朝石华琼到镇上最爱去的一家茶楼赶去,这家四层楼高的茶楼在汉旺公区医院旁,已经塌成一片废墟。吴家方爬上废墟,大声呼喊着石华琼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却没有人答应。他希望妻子不在这里,但又不敢离开,他担心妻子就在废墟中的某一处等着他,等着丈夫把她救出来。

来回寻找几遍后,吴家方透过两块预制板之间的夹缝,看到了自己的妻子--穿着黑色T恤和牛仔裤、染黄的头发上扎着一个红色发夹的妻子,她背对着他,倒在一扇门后,后脑勺上压着一块预制板……

吴家方钻进夹缝,把妻子抱在怀中,妻子的身子正在慢慢变冷,他摇晃着妻子,大声喊她的名字,妻子还是没有回答,他渐渐大哭起来,他想把妻子从夹缝中拉出去,夹缝太窄。他爬出来,正好碰到自己的侄子,两人找到一段电线,缠在预制板上,硬把夹缝拉开一个大口子,他又跳下去,托起石华琼的身子,侄儿在上面拉,终于,她被拉出来了。

他把妻子放在废墟最高的一块预制板上,跌跌撞撞跑到公区医院,找来医生,但医生观察后说,石华琼已经遇难,致命伤,是压在后脑的那块预制板……

吴家方不记得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晚上,在家里,他翻开衣柜,里面都是他给妻子买的衣服,他选了一件石华琼最喜欢的桃红色的羽绒衣。13日,大雨倾盆,无法出门,他和儿子搭了一个棚子。14日,天晴了,早上5点,他找了几个亲戚,骑着四辆摩托车去汉旺,接妻子回家。刚到汉旺,他们被拦了回来,说是上面堰塞湖可能溃堤,洪水马上就冲下来了。亲戚们回去了,他一直等在警戒线外,直到下午,洪水还没来,他骑着摩托车进了汉旺镇。

妻子仍旧静静躺在那块最高的预制板上,他跪下来,在妻子身边点上蜡烛,烧了一叠纸钱,放了串鞭炮。然后,他扶起妻子,用一双大手替她洗净脸上的尘土,慢慢理顺蓬乱的头发,给妻子穿上她最喜爱的衣服,用围巾包住她的头。旁边忙碌的武警战士都看着他,有人泪流满面,他没有哭,他对妻子说:“我带你回家。”

几个武警战士帮他把妻子抬上摩托车后座,用绳子把他和妻子的上半身紧紧绑在一起,妻子双手交叉抱住他的身体。

他发动摩托车,踏上了回家的路。这段路,以前只要十分钟,这一次,吴家方却感觉像一生那般漫长,路上都是瓦砾、人流,他小心翼翼地驾着车,唯恐颠簸了妻子,妻子还像从前一样紧紧地搂住他,搂住他的腰杆,把脸贴在他的背上,但是,他再也听不到妻子的笑声,再也感觉不到她的呼吸与体温,她的腿是那般僵硬,手是那般冰凉。他默默开着车,带自己心爱的女人回家。迎面一辆辆军车开来,默默为这对夫妻让开道路。

回到家里,吴家方用准备建新房的木料,亲手给妻子做了一副棺材,安葬在离房子20米远的麦地里,每晚睡觉,他的头都朝着妻子的墓地。他告诉记者:“我把她埋在那里,就是为了白天黑夜能够看到她。”

大地震后,正是抢收抢种的时候,吴家方有两亩多地,就在房子前面,他收割了麦子,给田里放上水,又插好了秧。他挥汗如雨然而麻木地做着这一切,不时抬起身子,看着妻子的坟。现在,坟前的水田里,秧苗嫩绿。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肖春飞)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