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央视大煞 邪能压正  

2008-11-18 10:5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讨论央视新大楼名字的文章很多,最逗的当然是围绕“大裤衩”,“痔疮”等下三路的热议。去年底,咱还挺认真地写过一篇文章《癫狂之作 央视大楼》,多少对那个建筑还有些赞扬之意。这座建筑关键的特点是扭曲,倾斜,这在建筑理念上是个突破,但是和央视联系起来,难免让人想入非非,议论纷纷。

其实央视和它的新楼实在是非常配套的结合,正是由于央视入住才给了该建筑生命,是一种科学观的和谐的统一。中国不是有句老话“邪不压正”吗,央视人以最大的改革开放精神,让你看到,歪斜的大楼也能屹立云端,歪理邪说并不妨碍和谐统一。正可谓:让别人说去吧,住自己的楼。在斜楼里,照样可以传扬最正统的理念。还记得革命年代《红灯记》里曾有句台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这点大无畏精神,怎么搞改革开放啊。央视大楼告诉人们,别管多歪七扭八的东西,经过科学处理,一样能达到和谐,看着不顺眼的东西,多看就能习惯了。所以我认为,央视新大楼,无疑是最具现代中国精神的建筑,它告诉我们斜可以压正,大裤衩子里面也有硬道理,十男九痔,照样拉屎放屁。

大楼不怕斜,央视也不怕邪。兄弟们,闭嘴吧,邪能压正

 

(附旧作)

癫狂之作 央视大楼

 

几次路过北京东边中心商业区正在施工的CCTY大楼,两个歪曲摩天巨柱正倾斜地在高空靠拢,倾角很大,甚至有点担心会不会倒塌,当然这肯定是多余的,因为看过该建筑的模型,最终两个歪楼之间将被横向的结构连接起来,中间会形成一个闭合的扭曲的类似窗口式的空间,人们可以看到一片剪裁过的蓝天。据说这种设计思想也符合CCTV的招标方案书形容的,要成为成“中国了解世界的窗口”的理念

 

无庸置疑,这座建筑将会成为北京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甚至可能会超过鸟巢,国家大剧院等,因为你不要将这座建筑的主人和职能,CCTV的办公楼割裂开来考虑。CCTV既是中国最大的媒体公司,也是中国官方宣传机构,不然谁敢用中央两个字,估计大楼落成后,多少有点世界媒体中央的含义了。与世界所有国家的电视台的建筑比,新的央视大楼肯定是第一,据我所知,西方电视台多是私人的,谁也没有那么雄厚的财力,一般办公楼都是中型建筑。日本富士的电视台新楼是比较出名的,建筑中间也有个类似窗口的空间,但规模要小很多。

 

央视有实力花8亿多美金盖大楼无可怀疑,因为人家的广告费是以秒计算的,而且听说演员为上晚会露个脸还要自己花不少钱,可想而知钱不是问题。加上北京正致力变成国际大都市,什么标新立异的东西都想试试,明年北京北边的鸟窝,东边的窗口,中心的巨蛋将一起亮相,给世界一个惊喜。从长远看,估计能引起轰动效应的应该还是央视这座扭曲的大厦。连设计者之一荷兰OMA公司的舍林先生也承认:这种结构在世界其他地方获准建造的可能性很小,因为其他地方的建筑规范不会允许建造这样的东西。而中国现在很愿意尝试,这为建筑设计创造了一种非常特别的氛围。

 

就建筑本身来讲,新央视大楼的结构是对建筑界传统观念的一次挑战。人们通常认为摩天大楼就应该高耸入云直指天空。这座庞大的扭曲式摩天楼规模无疑属世界第一。建筑评论家英格•萨弗容曾撰文指出,库哈斯和舍林或许会“作为CCTV大楼成为建筑界重磅炸弹的人”而被载入史册。他说,“这个设计传达的信息非常具有震慑力,想想看,大楼顶部的横结构悬在离地面那么高的架子上。再加上整个建筑庞大的占地面积,CCTV大楼时刻在提醒你自己是多么渺小,而它背后代表的这个国家是多么强大。”建筑界称CCTY大楼为北京的癫狂之举,这样讲是因为著名设计师库哈斯是一个非常另类大胆的人,他在哈佛大学教建筑学时,曾写过一本名著《癫狂的纽约》。

 

央视请库哈斯来设计CCTV大楼,应该是一次美妙的亢奋和癫狂的结合。央视就不多说,集垄断和庞大自不必说,作为国家媒体,它的虚拟辐射范围从地面上各城市纪念碑式的电视塔,到太空中密布而无形的卫星,最后是接连到千家万户的电视画面,从而形成一个无微不至的权力体系。央视唯我独尊,一句顶一万的的地位,很需要一个出类拔萃,独具一格的形象。库哈斯显然是塑造这种形象最合适的人。

 

库哈斯1944年生于荷兰鹿特丹,在印度尼西亚度过童年时代。最初他并不是搞建筑的,曾作过多年报纸撰稿人和电影制作。直到近30岁,才进入伦敦建筑学院开始闯入建筑界。后到美国康奈尔大学学习,又到哈佛大学教书。在建筑理论上很有建树。80年代中他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以激进的天才建筑师的形象出现在建筑界的,他所持有的非同常规的建筑观点不断对建筑专业本身提出挑战。他的作品张扬的存在着,宣告着库哈斯的时代,唯我独尊的程度,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也不在乎你的评论你的感受,库哈斯目空一切。荷兰建筑会馆介绍库哈斯有这样一段文字描述:“他正用他刃血的文笔和疯狂的建筑造型,讽刺着全世界,也开始了库氏建筑全球风靡,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着迷于库氏疯狂建筑的研究。研究它的建筑作品,你应该先要抛弃前面你所学到的一切东西,因为在他看来,你所谓的美学,力学原理,还有结构论,根本就是毫无用处的。他把地狱的一切都搬到了我们面前:黑暗,扭曲、混乱、非理性、不确定性,但是就算你再对他虔诚,也不能读懂他对建筑理念和都市文化的追求。他把今天的城市归结为拥挤,混乱。有人说,当你置身地狱时,你要么是安于现状,和地狱混为一体,要么是远离地狱和地狱划清界线,表明自己的立场,但那将是十分艰难的。所以库哈斯选择了前者以一种近乎混乱,神经质一样的态度来诠释他和我们今天一起生活的城市”。

 

哈库斯2000年获得了建筑业的诺贝尔奖的普利茨凯奖,加上他在哈佛大学用三年时间研究了中国城市的建筑,写了一本名为《大跃进》的城市建筑专著,所以当他把投标央视的扭曲建筑的模型展示出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甚至很多建筑师怀疑这样的建筑能建得起来吗。当然库哈斯的设计理念还是很吸引人:一个立体L形的巨环,在任何一面都是一个L型,所有部门都被纳入这个立体环形结构中,以展现和利用电视节目生产的流水线性质,从而形成一条高效的程序链条。立体L形既具有极多的可能。而建筑独具一格的外形,CCTV自己可能认为那是“中国了解世界的窗口”,没文化的老百姓也可能把它看成歪嘴。总之,两个比较邪的巨人握手,也许负负得正,也许邪出点新突破。据说大楼外立面将采用特种玻璃,这种玻璃表面被烧制成灰色瓷釉,可以更有效地遮蔽日晒。用这种材料也比较适应北京的空气质量,在空气污染很严重的日子里,这种玻璃就像融化在空气中似的,人们只能看到大楼的网状结构,彷佛闪电被凝固在空中。是闪电还是绞架,我个人认为,评价这座建筑可能需要十年时间。

 

听说有人评价库哈斯扭曲结构建筑讲过这么一句话:库哈斯的高层扭曲建筑就像一个男性的生殖器,把它给弄弯了,再插入自身。如果按这种思路,CCTV大楼倒有点像弄弯了的生殖器,强奸地球了。但我觉得人家CCTV 没牛得那么厉害,强奸地球的念头他们还不敢吧?顶多强奸一下你的视觉。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