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刘项原来不上网  

2009-01-07 10:4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项原来不上网

 

《史记》总共有“本纪”十二,但是却一下给了《秦本纪》和《秦始皇本纪》两章,可见“秦”的承前启后历史地位。

 

读《秦始皇本纪》感觉并不太好,在前一章《秦本纪》里,还能读到很多活生生的故事和人物,五羊皮大夫,商君变法,与诸侯斗智斗勇,异彩纷呈。即使读其余诸侯传,群英并起,五霸称雄,无数的王公太子,谋臣勇将,贤士达人,个个栩栩如生,读各章《世家》,《列传》里也是人物突出,事件鲜活。到了读《秦始皇本纪》,各种人物似乎都消失了,成为天下一统,天下一人了。其余的人呢,全成了奴。

 

即使秦始皇本人的形象也模糊不清,其人性格不清楚,个人习惯不清楚,从文章字句中,也只能略看到一点,他十三岁前,作为人质在赵国,但童年肯定不愉快,因为后来他灭赵,不仅坑杀数十万赵兵,而且“秦王之邯郸,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皆阬之。”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记得如此多仇恨,而且疵仇必报,可见其刻薄性情。

 

而从书中,还看到秦始皇行踪诡秘,居无定所,常年在各地游幸,即使在宫中,也频频更换住所,而且保持高度机密,书中说了一个事,秦皇住梁宫,见丞相和大批随从,热闹喧哗从宫旁过,一会突然静下来,当他得知有人透露秦王在此宫,立即下令连内侍和外面的路过者皆杀之。到晚年他求神问仙到了极端荒唐地步,派几百童男童女到海上寻长生不老仙丹,《秦始皇本纪》载:“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如人状。乃令入海者齎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弗见。”估计大鲛鱼是鲸鱼或鲨鱼之类,可见其与天斗,与地斗,还与海斗的狂态。

 

意大利的哲人克罗齐有一句名言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不幸秦二千多年后,余成长新朝年代,亦多始皇鬼影,故读始皇本记多会心之。首先从书中可看,秦朝灭六国,平天下,秦始皇是把功劳归功于自己一个人,历史成了一人之史。秦前世孝公商君变法,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备的强盛,惠王、武王等故业,功绩都变成始皇一人功劳。《始皇本纪》记录下多份在全国各地铭刻的歌功颂德的石碑铭文,文中都以极尽美化崇拜秦皇为务,强调“始皇”似乎一切天地,法度,历史都从头开始,不乏功盖三皇五帝吹嘘,所谓开天辟地之功,“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命为『制』,令为『诏』,天子自称曰『朕』。」王曰:「去『泰』,著『皇』,采上古『帝』位号,号曰『皇帝』。”秦始皇将三皇五帝的“皇帝”两个名号全揽为己有,以为登峰造极,其实还是让后人窃笑,后皇者更有把“大救星”,“红太阳”两个星宿都戴在头上的呢。

 

从铭刻的碑文中还能发现个秘密,在秦统一天下立的第一块碑中,还能在最后看到如下文字:“维秦王兼有天下,立名为皇帝,乃抚东土,至于琅邪。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相隗林、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从,与议於海上。”而后面一系列碑文再无这些王公大臣之名了。纵观《秦始皇本纪》前面露了几个将军名一个丞相吕不韦的事,始皇一朝,除李斯露了点脸,可谓一朝不见人,而他十三岁到平定六国的功臣呢?成就这么大事业的将相功勋呢?都不见人影,你仔细看的话,都战战兢兢趴着呢。始皇死后,你可看到就剩下赵高这么个“能臣”了。不错,秦皇一统天下,车同轨,书同文,度同衡,可是人民呢,百万修长城,百万修宫殿,百万修坟墓。一家荣光,万家为奴的一统天下,其意义何在呢?

 

读《秦始皇本纪》最引人瞩目的是“焚书坑儒”,这件议论经久不衰的事,也许写字的都是读书人,最忘不了这事。其实焚书在文中不过百十字。是奴才丞相李斯的一个奇想,人家秦始皇“可”了一声。文如下:“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制曰:「可。」”道理很简单,天下黑白已定,还胡议论,胡折腾什么,该吃去吃,该喝就喝,莫非要“党与成乎”?

 

《秦始皇本纪》最为出彩的地方,应该是把贾谊的《过秦论》附在后面,如此大规模的抄文,在《史记》里并不多,实在文章写的太好,以至太史公不得不推荐一下。人常说“唐诗,宋词,汉文章”,读读贾谊《过秦论》就知道什么是汉文章了。总结秦朝的历史经验,不熟读贾生的文,如夜游无烛。且看一段贾生高论“”秦王足己不问,遂过而不变。二世受之,因而不改,暴虐以重祸。子婴孤立无亲,危弱无辅。三主惑而终身不悟,亡,不亦宜乎?当此时也,世非无深虑知化之士也,然所以不敢尽忠拂过者,秦俗多忌讳之禁,忠言未卒于口而身为戮没矣。故使天下之士,倾耳而听,重足而立,拑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忠臣不敢谏,智士不敢谋,天下已乱,奸不上闻,岂不哀哉!”

 

秦朝如此强大,但很多历史学家都看到如此强大实际不堪一击,贾谊说:“陈涉以戍卒散乱之觽数百,奋臂大呼,不用弓戟之兵,鉏櫌白梃,望屋而食,横行天下”。杜牧《阿房宫赋》也曾讲:“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这正所谓人心自在,以暴虐统治天下,强权压制反抗,早晚是压不住的,该爆发还是要爆发。你能“焚书坑儒”,控制言论,可是记住唐人章碣曾在《焚书坑诗》中说:“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用言论批评,只是纸上谈兵,正所谓岂有文章倾社稷,真正那些成事的反抗者,是凭简单的直觉而行动,依靠大多数民意,顺势而为者,他们才不读什么书,也不上网,也不研究什么大道理呢,历史就是这样不可琢磨和难于把握。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