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火烧圆明园和拍卖獸首  

2009-03-03 09:3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烧圆明园和拍卖獸首

 

关于圆明园以前在论坛写过帖子,已经找不到了,对圆明园感兴趣因为我有个姑夫在101中学教书,他喜欢考古,他常年住在学校,对圆明园文物流失有过兴趣,他曾经和我说,附近老乡家的猪圈的石板都是从圆明园拉来的,后来读了一些书,对整个园林被毁有个了解,开博后写过两篇关于圆明园的文章,现转在这里,并转发一篇关于獸首流失的文章,可当背景资料读。这次兽首拍卖,下场不知,按拍卖规则,第一家拒绝付款,可能会和第二高价的叫价人商议,最终结果尚不得而知,延续160年的圆明园故事真可谓一场闹剧。

附文1:话说龚半伦(节选)

 

圆明园是个著名的古迹,但更出名的可能是近代把它当成了一个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宣传帝国主义的罪行,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这本无可非议,但对历史简单地转变成几句宣传口号,就有可能是一种不成功的教育,也就是说,简单化并不容易真正了解历史的真相。其实,了解历史的最好办法是多读一些书,各种观点的书和历史材料尽量多读一些,事情的本来面目就比较清楚了。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曾编印了《圆明园》上下两册的清代档案史料,读过此书,一般就会了解到,英法联军实际只是烧了圆明园一小部分,大部分被参预的民众和土匪共同哄抢,并经过上百年的拆毁,变卖,和偷盗后才成为一片废墟。中国人自己毁的部分要比当初的破坏大不知道多少倍。这倒不是为英法联军开脱,而是要有历史的眼光,人变得聪明一点。假如只让人们只知其一, 不知其二,其三,这样的教育是不是同样危险呢?这些年,因为一些关于圆明园的文艺作品,又有一个夸大的传言很流行,就是把清代著名思想家龚自珍的儿子龚孝拱〈龚橙〉说成大汉奸,凭着野史的几条记载,断定他给英法联军引路去烧圆明园,不时在各种文章中引用,称其为最早的汉奸等,不时被人拿出来臭骂一顿。作家李国文写了篇《名人的儿子》,把龚橙贬个一无是处,话剧《圆明园》更是把他极度丑化。龚自珍的儿子带人烧了圆明园,被炒得众口一词。可是稍微考察相关证据,便发现事情的荒唐。

关于有关记载,引证最多的是据《圆明园残毁考》“及英兵北犯,龚为响(向)导曰:‘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及京师陷,故英法兵直趋圆明园”。其他所谓“传说”,都无档案实录,仅出于个别时人笔记。而且都只是说他带路,参加抢劫等等,没有任何旁证。后来蔡东藩所写小说体的〈清史演义〉,他把给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领路的人定性为——龚孝拱〈龚橙〉。自此,说龚自珍的儿子带人烧了圆明园,流传渐广。据《清朝野史大观》,“定庵(龚自珍)子孝拱,晚号半伦,半伦者,无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而尚嬖一妾,故曰半伦云。半伦少好学,天资绝人,顾性冷僻而寡言语,好为狭邪游。中年益寥落,至以卖书为活。英人威妥玛方立招贤馆于上海,与之语,大悦之,旅沪西人均呼为龚先生而不名,月致百金以为修脯。” 龚孝拱作为英国公使威妥玛的文秘,顾问当年确曾到北京,但说他引领英法联军去圆明园似是无稽之谈。首先,不管它他说没说‘清之精华在圆明园。’根本没有意义,圆明园当时已经是世界闻名的清朝夏宫,英国使臣在乾隆年间就多次去过,任何在华的洋人都知道,那里用龚来提醒,而且一句对洋人说的话,没有谈话背景,没有前言后语的孤证,基本无法为据。而对他的引路一说,根据史实,完全没有可能。

联军去圆明园是当时军事的瞬息万变的结果,谈不上谁引路,谁带路。恭亲王的奏折曾把事情交待得很清楚,他向皇帝报告说:“二十二日早,因该夷抄至德胜,安定二门,事情紧急,连夜约同文祥出城,复给该夷照会,许以送还巴酋,并令巴酋写信与额酋,令其止兵。乃照会发去之后,该夷并无回字,至午间该夷已抄至德胜门土城外,暗袭僧格林沁,我军不战而溃,败兵纷纷退至圆明园,夷匪亦衔尾而来。”随后咸丰皇帝下旨“为夷人扰园庭将僧格林沁割爵。”所以由龚领路去圆明园抢劫,并不成立。而另外一个佐证是,英法联军最初并没有进园抢劫,只是烧了大门外的一些建筑。抢劫是在后几日发生的。清代名士王湘绮所作之《圆明园词》曾注:“夷人入京,遂至宫闱,见陈设富丽,相戒勿入,云恐以失物索偿也。及夷人出,而贵族穷者,倡率奸民,假夷为名,遂先纵火,夷人还,而大掠矣。”对此近人黄秋岳评曰:“湘绮此段笺释明了。焚掠圆明之祸首,非英法联军,乃为海淀一带之穷旗人。此说大致不谬”。越缦堂咸丰庚申八月间日记为补证:二十三日甲申记:闻恭邸逃去,夷人据海淀,夷人烧圆明园,夜火光达旦烛天。二十四日乙酉记:闻夷人仅焚园外官民房。二十五日丙戌记:今日丙外各门尽闭,……盖城外劫盗四起,只身敞衣,悉被掠夺。二十七日戊子记:闻圆明园为夷人劫掠后,奸民乘之,攘夺余物,至挽车以运之,上方珍秘,散无孑遗。……对此黄秋岳评曰:“圆明园一役,其始联军仅焚园外官吏房,或为军事上必要之举动。而许多旗人土匪,即乘机劫掠,于是联军旋亦入园”。所以。圆明园在英法联军到达前几日没有发生进园抢劫,后面发生抢劫,一是报复清军虐待俘虏,二是发生哄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曾编印了《圆明园》有很多资料记录了当时海甸一带,上万匪民连日今圆明园抢劫,并有记录,在局势平息后从当地民众手中收缴回大量文物珍宝。由此可以得知,圆明园被劫掠,英法联军固是罪魁祸首,但“奸民”也罪责难逃也。而从整个抢劫过程看,根本没有什么人带路的问题。龚后来被指控,我看主要是小龚的不流俗的另类为人所垢,以及他与西洋人的密切关系为世人不容所致。

清末龚自珍就是个出名的怪人,才高气盛,行为狂狷。后人受他的他文章影响很大,那个时候他就留意了边防,外蒙古、满洲边疆,他都去了,并有深入研究,他曾敏锐地认为中国边疆要出大问题。西北陆上有俄国,东面隔海有日本,远洋西人都会成中国心腹之患。后来内忧外患接连而来,都被他说中了,所以他的名声死后更大。龚自珍另一条是对封建社会批判的很尖锐,给人很狂傲的感觉,我们多知道他的名诗句:“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他曾作过一篇文章,讲“才难”,认为当时是“左无才相,右无才史,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陇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抑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他说天下将要大乱,因为没有人才,他在文章中骂得很厉害,不仅朝内无才官、巷无才偷、泽无才盗。连有才的小人都没有了,所以他感叹这个时代人才完了。龚自珍这般狂傲,但没想到他的儿子比他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清人孙静庵在《栖霞阁野乘》中写过龚自珍儿子橙的一片传记,摘引于下。(节选)

附文2 英法联军烧毁了哪几座圆明园建筑

 

前几天,写了篇关于圆明园的文章,提到英法联军只是烧毁了圆明园的部分建筑,而烧毁和抢掠为英法联军和当地民众,以及土匪共同进行,相关资料很多,不多赘述。而圆明园当时的毁坏到底怎样,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印的《圆明园》(清代档案史料)中有一份比较详细地记载,特抄录如下,对比一下圆明园四十景,可以有个概念,

这份资料是清内务府大臣明善在咸丰十年十月四日的奏折(据圆明园被烧不到二个月)。

三品顶戴总管内务府大臣奴才明善跪奏,为遵旨查得圆明园内外被抢,被焚情形。

奴才遵旨即会同总管王春庆,并率领圆明园郎中景拔,庆连,员外郎锡奎,六品苑丞广淳,并各园各路达他等前往三园内逐座详查:九洲清宴各殿,长春仙馆,上下天光,山高水长,同乐园,大东门均于八月二十三日焚烧。三园内正大光明殿等座于九月初五初六日焚烧,玉玲珑馆于十一日焚烧。初次夷人进园焚烧尚无土匪,自二十三日后,时有土匪进园,后经被获正法,略见稍息。其蓬岛瑶台,慎修思永,双鹤斋等座,即庙宇,亭座,宫门,值房等处,虽房座尚存,而殿内陈设,几,案,椅,床张均被抢掠。大北门,西北门,藻园门,西南门,福园门,漪春园宫门,运料门,长春园宫门,等处虽未焚烧,而门扇多有不齐。。。。

(下面为钱物损失,略)

对比一下圆明园四十景,涉嫌英法联军焚烧建筑景点大约六处,即:(1)正大光明,(2)九洲清宴,(3)长春仙馆,(4)上下天光,(5)山高水长,(6)玉玲珑馆,同乐园(不算景点)。

附:圆明园四十景名录

 (1)正大光明 (2)勤政亲贤 (3)九洲清宴 (4)镂月开云 (5)天然图画

(6)碧桐书院 (7)慈云普护 (8)上下天光 (9)杏花春馆 (10)坦坦荡荡

(11)茹古涵今 (12)长春仙馆 (13)万方安和 (14)武陵春色 (15)山高水长

(16)月地云居 (17)鸿慈永沽 (18)汇芳书院 (19)日天琳宇 (20)檐泊宁静

(21)映水兰香 (22)水木明瑟 (23)濂溪乐处 (24)多稼如云 (25)鱼跃戈飞

(26)北远山村 (27)西峰秀色 (28)四宜书屋 (29)方壶胜境 (30)澡身浴德

(31)平湖秋月 (32)蓬岛瑶台 (33)接秀山房 (34)别有洞天 (35)夹镜鸣琴

(36)涵虚朗鉴 (37)廓然大公 (38)坐石临流 (39)曲院风荷 (40)洞天深处

附文3 圆明园的铜獸首(转)

 

圆明园流失文物中,铜兽首可能是最受国人关注的了。尤其是近年来接连的拍卖会,深深刺痛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最近一直在爲追索这些文物二诉讼奔波,今天有空,再说说这些文物背后的故事。

一、铜兽首爲何会这麽受人关注

那些铜兽首之所以如此的挠人,在于它身处位置。它可是座落在大清王朝皇家园林,圆明园「海瀛堂」门前。那其实是个水力钟,按十二个时辰,布置成十二个生肖,每到那个时辰,那个代表时辰的兽首立刻就喷出水来。每到一天的午时(中午12点)12个生肖一齐喷水。钟声共鸣,甚爲壮观。

也在于他的制作设计者的特殊身份,那可是深得乾隆皇帝宠爱的西人大画家郎世宁创作设计,又专程送到欧洲量身定做,做好后和人体等大的雕塑共爲一体,美妙非常。

更在于他的工艺。来至于古罗马雕塑的写实派和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大师们的精心制作,其功力世人无法超越。你看那些兽首们,哪里个不是活灵活现!最重要的是那兽们的神情,只要你长久的对他凝视,你渐渐地觉的他会活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张口鸣叫。你甚至会通过这些冷溲溲的兽首感受些莫明其妙的静穆。

二、1860年火烧圆明园时,法国强盗更聪明

1860年,英法联军从大沽口登陆的时候,本来是约好一齐进攻的,问题是手执长枪短刀的五万清室骑兵,在西人枪林弹雨的攻击之下,顿时土崩瓦解!他们纷纷地跑到周边坟地里和树林里躲了起来。

因爲英兵是骑兵,推进速度快,法军是步兵,推进慢一些。而且法军似乎更聪明一点,他们有意的和英军拉开了距离,爲的是减少伤亡。跑在前面的那些骑兵抓了个中国人,问皇上在哪里儿?不知爲什麽那个中国人没有指紫禁城却向西北指了园明圆。结果英兵直指京城西北角,把个圆明园不废吹灰之力把它给拿了下来!接著他们干了些什麽,我不想再说了。烧杀以后,便是抢掠。

英国人专抢真金白银和些看似贵重的物品,而法国人可技高一筹,他们是带著专家去的,不声不响地把那些似乎幷不起眼的字画古董等物拿了去。他们把兵营安在北京北郊的黄寺大院里,幷在那儿当场的对一些抢来的文物进行拍卖。参加拍卖的是那些红发碧目的文化使者、船员、商人、冒险家和兵痞。随后,大多数物品,他们拉回了欧洲,幷在此后不久,将这些物品进行了公开拍卖。这,就是同时期伟大文学家雨果所辛辣叽讽的那场拍卖会。

三、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后,铜兽首究竟流去了哪里里

后来先后浮出水面,幷在全世界掀起渲然大波的那些兽首们,他们的身世来头,几乎成了全世界关心这件事的人的共同的话题。也不是因爲他们更多地融入了中国人深刻的关爱和浓浓的思念之情。

年轻的圆明园学家刘阳认爲:当时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的时候,幷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他们抢走这些铜兽头,理由有三点:一是当时园内陈列之物室内室外数量衆多,他们似乎没有必要打烂那些固定建筑上的附属之物将其掠走,其它物品足够他拿的了!二是无论是在中国的当场拍卖还是在外国的公开拍卖、拍卖目录上都没有关于这些兽首的记录。三是根据清室记载,远在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之前,水力钟已经坏了,在没有修好之前,大内下令把他们都收了起来。圆明园被破的时候,它们不应该老老实实呆在「海瀛堂」,所以刘阳说:「不敢断定这些东西就是当时的英法联军掠走的。」但是他又说:「不管是掠是偷,上至清朝皇帝,下至王公大臣,没有哪里一个是收了钱后将其卖出的。因此,尽管铜兽首丢失的綫头找不到,但这个綫可以一直牵下去,一直牵到现在这个执有人手里。除非他们拿出证据,证明此物完全是合法取得的。」

也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把这件事搅的越发迷雾重重:

事实上,清朝宫庭共有两个「海瀛堂」,一个在圆明园,即文中我们说的这个「海瀛堂」。一个在中南海,是另外一个「海瀛堂」。两个「海瀛堂」前面都有一组十二生肖的人身铜兽首塑像。不同的是圆明园「海瀛堂」的铜兽首是喷水的,喷水报时;中南海的「海瀛堂」的人身铜首是持灯的,灯亮报时。问题是现在分别在两个地方的两组二十四个铜兽首都不见了!

那麽这经过千辛万苦回到故乡的聚首在保利博物馆五只铜兽首弟兄们,他们到底是圆明园的呢还是中南海的呢?他们是不是一母所生?刘阳认爲:应该是圆明园的。他出示了一张照片,那是有幸遗世的中南海「海瀛堂」的一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上,清楚地看到有一只羊首立在人身之上,而这个人手里握著一朵花,因爲不需要喷水报时的原因,所以羊嘴是闭著的!因此,他断定:中南海「海瀛堂」的铜兽首不张嘴,凡张嘴的必是来自于圆明园。

现在,这些回家的宝贝儿安静呆在那里等著人们的亲近,而他们那些至今仍流落海外的难兄难弟们呆在何方?他们是不是已经不在人世?或者被遗弃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一任铅华逝去?或许他能在一个爱他的绅士手中安度时光?

千呼万呼!千呼万唤!任凭我们千呼万唤,你爲什麽默默无语?

四、148年过去了,漫漫回家路,在屈辱曲折中延伸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傍晚,一位美国公民在法国散步。无意地往临近路边的一栋私人别墅看了看,他看到有几只铜做的兽首被镶在游泳池边。这几只可爱的兽首在夕阳的映照下发出迷人的光彩。他十分喜欢。这时候殷勤的主人走了过来,看这位不速之客在呆呆地参观自己的泳池,幷对这几只铜兽首流露出浓厚的兴趣。

「可以卖给我吗?」他问道。

「当然了。」主人笑著说。

「需要多少钱?」

「我房内浴池里还有一个挂毛巾的牛头,可以一幷卖给你。」

三只铜兽头,主人收了他三千五百美金。

于是美国人花了三千五百美金收回这三只流落海外的宝贝儿。当时,回到家里后,美国人的妻子还和他吵了一架,认爲他们实在不值那麽多钱!

当时,无论买家和卖家,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三只貌似普通的铜做工艺品的真正身世,和他们的高贵血统。他们默默无闻呆在普通的人家,任凭人家在自己的头上挂著毛巾或者是臭袜子。

此后,又流转了多少人手?悲惨的兽首们也不知先后归属于几个主人?总之,感谢上帝,他们对他们似乎还不错,假如遇到一个倒霉的家伙,打碎了拿到废品站里换酒吃。这也保不住的,那可真是造了孽了!

后来,终于有人发现了它们的身世!这乃是上世纪中华帝国的皇家之物,于是他们的顿时身价百倍。待遇的规格都异乎寻常。甚至于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警卫和保姆。

以后,九十年代纽约的一次拍卖会上,还是那个叫寒舍的鉴赏家说动了台湾同胞,花了百万美金将他们拍买回来。于是,这些铜兽首们结束了多年的流浪,第一次回到中国的国土和中国人手里。


 

我的相关日志:


2007-04-15 | 不要汉奸帽子满天飞


 

我的相关日志:


2007-04-17 | 英法联军究竟烧毁了圆明园几座宫殿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