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思公

 
 
 

日志

 
 

生五鼎食,死五鼎烹  

2009-03-04 14:4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五鼎食,死五鼎烹

 

史记里有一篇《平津侯主父列传》,我认为是一篇被忽视的传记经典。读《史记》很容易被春秋战国时期各种性格的杰出人物吸引,即使汉朝开国时期的项羽,刘邦,韩信,张良等传记也引人入胜。司马迁是汉武帝时期的人,作为一个出色的历史学家,他的洞察力超群,对同代的人物也见识深刻,写起来更丰富多彩,而且可信度更高。从司马迁写当代人物,可以看到当时言论自由的宽松,无论对君主还是国事,多能秉笔直书,少有曲笔阿谀之气。

 

《平津侯 主父列传》是汉武帝的丞相平津侯公孙弘,和一度红极一时的主父偃的合传,这两个人反差极大,放在一起读,顿生异彩,颇多启发。汉武帝是个有魄力的君王,其中突出一点是用人不拘一格,他的用人有从奴仆中拔掘的大将军卫青,从匈奴俘虏中招以重用的金日磾,从商人中入仕的桑弘羊,而公孙弘和主父偃的任用更是一段佳话。

 

公孙弘山东人,年轻时仅当过县监狱小吏,还因犯罪免官,他家里穷,只得去放猪为生。直到四十多岁时,才学习《春秋》及各家解释《春秋》的著作。武帝建元元年招选贤良文学之士。公孙弘已经六十岁,以贤良的身份被征召入京,这时汉武帝心仪儒学,所以如公孙弘有儒学背景的人得以任用。但是很快他就把差事办砸了,他奉命出使匈奴,回来后向朝廷汇报,被认为无能,被臭骂一顿,公孙弘就借有病为名,免官归家。

 

过几年武帝又下诏书,征召博学贤良,当地又推荐公孙弘。公孙弘推让谢绝说:“我已经西去京城接受皇帝的任命,因为无能而罢官归来。希望改变推举的人选。”但当地官员坚决推举公孙弘,他就勉强去了,朝廷对所征召的上百儒士进行考试,公孙弘的对策文章,本来按等次被排在后边。但全部对策文章被送到皇帝那里,武帝把公孙弘的对策文章提拔为第一。原来公孙弘在考卷中大唱和谐论,“臣闻之:气同则从,声比则应。今人主和德于上,百姓和合于下,故心和则气和,气和则形和,形和则声和,声和则天地之和应矣。故阴阳和,风雨时,甘露降,五谷登,六畜蕃,嘉禾兴,朱草生,山不童,泽不涸,此和之至也。”从此公孙弘官运恒通,六十多岁后,从狱吏,放猪的经历,短短几年升任到丞相,可谓奇观。

 

公孙弘有儒雅美名,最突出是简朴不尚奢华,很多人攻击他虚伪,不过从其长年海边放猪经历来说,还真很难讲是虚伪,公孙弘位列三公后,仍生活简朴,盖布被,吃饭时不吃两种以上的肉菜。大臣汲黯攻击他说:“公孙弘处于三公的地位,俸禄很多,但却盖布被,这是欺诈。”皇上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有这样的事。九卿中与我好的人没有超过汲黯的了,但他今天在朝廷上诘难我,确实说中了我的毛病。我有三公的高贵地位却盖布被,确实是巧行欺诈,妄图钓取美名。但我听说管仲当齐国的相,有三处住宅,其奢侈可与齐王相比,齐桓公依靠管仲称霸。晏婴为齐景公的相,吃饭时不吃两样以上的肉菜,他的妾不穿丝织衣服,齐国仍治理得很好。如今我当了御史大夫,却盖布被,这是从九卿以下直到小官吏没有了贵贱的差别,真像汲黯所说的那样。况且我没有汲黯的忠诚。”武帝认为公孙弘谦让有礼,说话诚恳,不仅没怪罪,反到越发厚待他。

 

公孙弘每次上朝同大家议论政事,总是先开头陈述种种事情,让皇上自己去选择决定,向皇帝奏事,不被采纳,从不在朝廷加以辩白。他曾经与公卿们事先约定好了要向皇帝谈论的问题,但到了皇上面前,他却违背约定,而顺从皇上的意旨。汲黯在朝廷上责备公孙弘说:“齐地之人多半都欺诈而无真情,他开始时同我们一起提出这个建议,现在全都违背了,不忠诚。”皇上问公孙弘,公孙弘谢罪说:“了解我的人认为我忠诚,不了解我的人认为我不忠诚。”皇上明知他曲辨仍信用公孙弘。

 

在公孙弘当丞相期间,碰到危难的事,他就退缩,“淮南、衡山谋反,治党与方急。弘病甚,自以为无功而封,位至丞相,宜佐明主填抚国家,使人由臣子之道。今诸侯有畔逆之计,此皆宰相奉职不称,恐窃病死,无以塞责。”公孙弘请求辞职,汉武帝还不准,让他养病,保留相位,过一段风波过去,公孙弘病也好了,继续当他的和谐丞相,直到死在相位上。如果你认为汉武帝不会用人,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看来是成心任用这么个和谐丞相,造成太平景色,推行简朴风尚。而真正干事的人,他可是完全不拘一格,真正的知人善任,主父偃就是另一个和公孙弘极端相反的例子。

 

主父偃也是山东人,“齐临菑人也。学长短纵横之术,晚乃学易、春秋、百家言。游齐诸生间,莫能厚遇也。齐诸儒生相与排摈,不容於齐。家贫,假贷无所得,乃北游燕、赵、中山,皆莫能厚遇,为客甚困。孝武元光元年中,以为诸侯莫足游者,乃西入关见卫将军。卫将军数言上,上不召。资用乏,留久,诸公宾客多厌之,乃上书阙下。朝奏,暮召入见。”“是时赵人徐乐、齐人严安俱上书言世务,书奏天子,天子召见三人,谓曰:“公等皆安在?何相见之晚也!”於是上乃拜主父偃、徐乐、严安为郎中。偃数见,上疏言事,诏拜偃为谒者,迁为中大夫。一岁中四迁偃。”主父偃看来是有真才实学者,以至汉武帝早晨看见他的上书,傍晚就接见他,一谈之下,竟大叹相见恨晚。

 

《史记》记录了汉武帝召见主父偃,赵人徐乐、齐人严安三人的上书摘录,这些上书虽然都是从各种角度言征匈奴,消藩王等国务,但是都是以秦朝的历史教训为论据,而且对秦朝的兴亡叙述的特别精彩,贾谊在之前的名著《过秦论》看来影响了一代学人,后来者更从各个角度加以阐述,三人上书深深打动汉武帝,可见汉武帝成为有作为的一代英主,非常重视吸取历史经验,听得进不同意见。鉴于篇幅,我不可能全部摘引,仅抄录徐乐一段论述秦朝土崩瓦解原因的精彩章节,以供欣赏。

 

徐乐曰:
臣闻天下之患在於土崩,不在於瓦解,古今一也。何谓土崩?秦之末世是也。陈涉无千乘之尊,尺土之地,身非王公大人名族之后,无乡曲之誉,非有孔、墨、曾子之贤,陶朱、猗顿之富也,然起穷巷,奋棘矜,偏袒大呼而天下从风,此其故何也?由民困而主不恤,下怨而上不知,俗已乱而政不脩,此三者陈涉之所以为资也。是之谓土崩。故曰天下之患在於土崩。由是观之,天下诚有土崩之势,虽布衣穷处之士或首恶而危海内,陈涉是也。况三晋之君或存乎!天下虽未有大治也,诚能无土崩之势,虽有彊国劲兵不得旋踵而身为禽矣,吴、楚、齐、赵是也。况群臣百姓能为乱乎哉!此二体者,安危之明要也,贤主所留意而深察也。间者关东五穀不登,年岁未复,民多穷困,重之以边境之事,推数循理而观之,则民且有不安其处者矣。不安故易动。易动者,土崩之势也。

 

说这篇传记被忽视,原因之一是这里保存了总结秦朝兴亡教训的几篇好文章,因为读到这段“土崩论”印象深刻,所以横挿在这里,下面接着说主父偃。公孙弘临老当了官,成为和谐的琉璃鼠,这主父偃也是近老当了官,但确以亡命徒的架势大刀阔斧地干事,。他不久就向武帝建议行「推恩令」,即诸侯王除由嫡长子继承王位外,其他诸子都可在王国范围内分到封地,作为侯国,由皇帝制定封号。从此诸王封地、势力大大被削弱。主父偃的建议被武帝采纳,也被诸侯王所怨恨。当时汉武帝对主父偃的建议几乎言听计从,主父偃也红极一时,家门口常常宾客以千数,有人或说偃曰:“太横矣。”主父曰:“臣结发游学四十馀年,身不得遂,亲不以为子,昆弟不收,宾客弃我,我阸日久矣。且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吾日暮途远,故倒行暴施之。”这个主父偃抱着“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这种“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的精神当官,能不惹杀生之祸。

 

果然后来主父偃被派到齐国为相,因为严纠齐王和姐姐乱伦的私事,生把齐王逼得自杀,这引起诸侯的公愤,汉武帝本不想杀他,但在群情激愤的压力下,还是诛杀了主父偃,及其死,无一人收尸者,唯独洨孔车收葬之。汉武帝闻之,以为孔车长者也。司马迁在最后评说:“公孙弘行义虽脩,然亦遇时。汉兴八十馀年矣,上方乡文学,招俊乂,以广儒墨,弘为举首。主父偃当路,诸公皆誉之,及名败身诛,士争言其恶。悲夫!”当官是学公孙弘,还是学主父偃,司马迁没说,我也不知道。

 

写《汉书》的班固后来赞扬汉武帝的用人称曰:“公孙弘、卜式、儿宽皆以鸿渐之翼困於燕雀,远迹羊豕之间,非遇其时,焉能致此位乎?是时汉兴六十馀载,海内乂安,府库充实,而四夷未宾,制度多阙,上方欲用文武,求之如弗及。始以蒲轮迎枚生,见主父而叹息。群臣慕向,异人并出。卜式试於刍牧,弘羊擢於贾竖,卫青奋於奴仆,日磾出於降虏,斯亦曩时版筑饭牛之朋矣。汉之得人,於兹为盛。儒雅则公孙弘、董仲舒、儿宽,笃行则石建、石庆,质直则汲黯、卜式,推贤则韩安国、郑当时,定令则赵禹、张汤,文章则司马迁、相如,滑稽则东方朔、枚皋,应对则严助、朱买臣,历数则唐都、落下闳,协律则李延年,运筹则桑弘羊,奉使则张骞、苏武,将帅则卫青、霍去病,受遗则霍光、金日磾。其馀不可胜纪。是以兴造功业,制度遗文,后世莫及。”

 

从汉武帝用公孙弘和主父偃这种完全不同的人才上,班固之言不虚。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